|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一十二章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第一千一十二章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4 20:55  字數:2501

炎日島。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秦烈從李牧等人口中,將局勢真正了解透徹以後,心情也沉重起來。

東夷人三大部族,此次幾乎是全軍出動,加上三鬼族的殘餘強者,還有覺醒的伊斯坦,對方實力的確極為驚人。

不單單如此,根據段千劫的說法,在東夷人之中還潛藏著不少身份不明的強者。

那些人皆是三層魂壇左右的境界修為!

雙方的戰力,本來還算是勢均力敵,但在那些未知身份武者加入以後,東夷人在數次戰鬥中反而佔據優勢。

若非有暗影族和角魔族的族人,關鍵時刻到來,要不是魯茲能震懾地鬼族的伊斯坦,他們或許很早之前就崩潰了。

即便有暗影族和角魔族到來,幻魔宗……依然失守。

由此可見對方實力多麼的強盛。

得知真實狀況,秦烈眉頭深鎖,一直思量著對付東夷人的方法。

就在他還沒有找到解決之道時,在炎日島東方一片海島坐鎮的魯茲,帶著艾迪匆匆而來。

「東夷人和鬼族強者,去了黑巫教的重地,應該和將岸有了默契。」魯茲倏一過來,將拋出重磅炸彈,「沒意外的話,黑巫教……有可能和對方走到一塊兒,聯合東夷人和鬼族攻向炎日島。」

秦烈臉色一變,「你確定?」

「我去天戮大陸境內遊盪了一圈,從黑巫教護教大陣的方向,感知到地鬼族伊斯坦的龐大靈魂動靜。」魯茲也是神情嚴峻,「黑巫教之中,除了將岸之外,另外一股更加恐怖的氣息。那氣息……不像人類。」

「那是第一巫蟲。」李牧嘆道。

眾人紛紛愕然。

「第一巫蟲奪舍了巫祖,在黑巫教化身巫祖,以比血厲還要快的速度,正在融合巫祖的魂壇。」李牧似早已知曉此事。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本以為黑巫教和第一巫蟲,會因為暴亂之地的身份。將東夷人和鬼族當成敵人,沒料到……」

「三年前,我就想要去黑巫教挑戰將岸,然後趁機滅掉第一巫蟲。可惜當時布托正在肆虐暴亂之地。」段千劫也是暗暗後悔,道:「本以為將岸和第一巫蟲活著,將來布托無人可敵的時候,暴亂之地還有他們可以依仗一下,所以我沒有前往。萬萬沒想到,將岸和黑巫教居然會和東夷人走到一起。」

「伊斯坦和我勢均力敵,那個第一巫蟲……應該也有虛空境的戰力。」魯茲看向秦烈。面露難色,「可惜幽冥大陸那邊局勢也很緊張,我若要將戈登邀請過來,那邊未必能支撐住。」

「我們還需要一個虛空境的強者。來抗衡第一巫蟲,不然會很艱難。」許然說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看向艾迪,說道:「勞煩你去一趟泊羅界,前往魔龍族駐紮之地,請九階邪龍卡爾弗特前來一趟。」

艾迪點頭,道:「現在就去?」

「宜早不宜遲。」秦烈道。

艾迪很果斷,就在眾人注視下,立即往傳送陣而去。

與此同時,魯茲又道:「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我們不宜主動出擊,等他們前來吧。」

「好。」秦烈應承下來。

隨後,他來到炎日島和血島之間的海域,想了一下,開始以靈魂意識呼喚神屍。

不久後,八具擎天古神般的神屍,從海底深處浮升出來。

神屍如巨柱立在碧藍的海面上。

飛身落到為首的神屍肩膀上,秦烈取出封魔碑,以手指摩挲著碑面,臉色漸漸沉靜下來。

李牧、段千劫還有唐北斗等人,遠遠看著將神屍召喚出來的秦烈,輕聲唏噓。

「暴亂之地突生如此巨變,對他而言……壓力未免太大了一點。」李牧輕聲一嘆,「他還這麼年青,即使天賦再驚人,畢竟目前只有破碎境修為。而東夷人,鬼族,還有那些暗中作亂者,都是強者如雲。」

「他已習慣將炎日島的重擔扛在自己身上。」段千劫臉色冷峻,道:「這些年來,血煞宗,幻魔宗,炎日島,幾乎都是在他的推動之下平穩前行。沒有他在,血煞宗不可能有今日的風光,幻魔宗應該已滅亡,炎日島……也絕不可能達到今天的高度。」

「的確難為他了。」炎魔唐北斗也感嘆道。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暗影族的魯茲,深深看向秦烈,低沉地說道:「在他身上,寄託了太多人的希望,不單單是我們。想來……你們也多少知道一點他的情況,他這次重新站起來,就註定要承擔更多的重壓,而且他還必須全部扛下來。」

李牧,段千劫,還有唐北斗都驚異地看向魯茲。

「以後,他需要面臨的挑戰和兇險,會比如今還要多,還要恐怖,他要儘早適應這一切。」魯茲意有所指道。

李牧等人,聽著魯茲這番,都齊齊沉默。

三人眼中流露出思索的目光。

「對他來說,將來會有更為廣闊的舞台,即便在暴亂之地一時失利,他終究還是會站起來。」魯茲看向眾人,說道:「然而,對你們而言,這次暴亂之地一旦淪陷,你們……從此將顛簸流轉,從此失去家園。」

李牧眾人臉色都深沉起來。

「你們都有更進一步的可能,你們身後的勢力,還有炎日島,有足夠的實力向你們提供築造第四層魂壇的龐大靈材。」魯茲深吸一口氣,「這種令人窒息的壓力下,乃是最佳突破契機,你們若能抓住這個機會突破自我,暴亂之地從此將會發生蛻變。」

李牧,段千劫,唐北斗,眼中都閃爍出一絲亮光。

神屍肩上,秦烈指尖鮮血迸出,一條清晰地血線,在封魔碑的碑面上蜿蜒行進。

八具神屍,蘊藏著無盡奇妙,在吞食眾多血肉之軀後,這八具神屍已有著堪比二層魂壇武者的實力。

秦烈一直知道,這八具神屍的殘魂,消泯在浩瀚星空內。

他的鮮血,以神族秘術激發封魔碑,能形成古老的呼喚。

在那種呼喚之下,八具神屍的殘魂,將會從星空內游離出來,能逐漸的融入神屍體內。

如今,在東夷人、天鬼族和某個未知身份勢力的強大壓力下,他又嘗試以精血,通過封魔碑來召喚神屍殘魂。

然而,就在封魔碑的碑面上,那奇妙陣圖初成,在他開始激發秘術之時。

從他眉心之中,突然飄忽出一具墨玉般的屍骸,這屍骸屬於魂之始祖。

人族五大始祖之中,魂之始祖,公認為五祖之首,也是五祖中最為神秘的一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