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零八章坐鎮炎日島

第一千零八章坐鎮炎日島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3 03:24  字數:3023

從他被扯入虛空亂流算起,到今天,不過區區半年時間。8shuw.COM熱門扒書網

半年內,東夷人和三大鬼族聯手,已數次殺向天戮大6。

天戮大6的黑巫教,始終保持沉默,並約束教徒嚴禁走出黑巫教的活動區域,避免和東夷人生衝突。

炎日島,天劍山,血煞宗和寂滅宗的強者,聯合起來在天戮大6幻魔宗的地界,和東夷人展開廝殺。

此次不同以往,東夷人的三大族部,幾乎是傾囊而出!

這一次,東夷人不僅僅只是要在暴亂之地燒殺搶掠一番,而是真正想要將暴亂之地轟擊下來!

三大鬼族的殘存者,和東夷人沆瀣一氣,似暗中得到強大勢力支持,氣焰極為囂張。

暴亂之地剛剛平息的戰亂,因東夷人的到來,變得更加激烈。

此戰,天器宗、萬獸山皆是保持沉默,黑巫教更是不顧東夷人在天戮大6的暴行,對東夷人和三鬼族的肆虐視而不見。

只有和炎日島交好的天劍山,寂滅宗,還有血煞宗派遣強者參戰。

本來東夷人就要順勢侵入炎日島,關鍵時刻,角魔族和暗影族的強者,從幽冥大6趕來,才令東夷人的腳步停下。

如今東夷人和三鬼族族人,已牢牢霸佔了幻魔宗的地界,正在蓄勢,試圖先滅掉炎日島。

靜坐著的秦烈,以丹藥恢復著魂力,聽著拉普對於局勢的講述,臉色陰沉如水。

兩個時辰後。

秦烈霍然而起,道:「我去炎日島!」

「我陪你一道。」拉普表態。

「不,你就留在此地,好好體悟碎念晶內各族血脈奇妙。另外,幫我留意泊羅界的動靜,我想滕遠他們得知太陰殿、太陽宮十年內,就能趕到泊羅界的消息以後。必然也會驚慌失措。」秦烈沉吟了一下,又道:「神族欲要重返靈域的消息,不知怎的在各大域界散布開來。中央世界各大人族黃金級勢力,都心生不安,很多事情都開始提前了。」

「各大太古強族,也都惶恐不安,都在為此事籌劃。在一些太古強族內部。為此,甚至生了巨變。」

「這塊天地必將動蕩不安。」

拉普驚叫,「神族真要重返靈域?」

「我不知道。」秦烈搖了搖頭,道:「不過……神族真的如傳說中那般可怕。」

「你怎麼知道?」拉普愕然。

「我碰到一個神族女子,七階血脈,她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將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的破碎境武者屠戮乾淨。哦,還包括那些太古強族的族人,也都被所殺。」秦烈臉色凝重。

「你真見到神族族人了?」拉普震驚道。

「她很強,乎我想像的強大!」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氣。

當時,若非他領悟到古陣圖玄妙,以自身血脈刻畫出「破界」奇圖,將蒼曄的黑暗空間震碎。他絕對逃不出蒼曄的手心。

蒼曄的血脈,只是比他高出一階,並沒有修鍊其它駁雜靈訣。

而他,不僅僅有著六階血脈,還有著破碎境中期修為,精通天雷殛、血靈訣、寒冰訣、大地之力。

他的真實戰鬥力,比各族破碎境後期武者,可能還要稍稍勝出一籌。

然而。一向習慣越級戰勝地方的他,在面對蒼曄的時候,卻次生出深深的無力感。

他也終於明白,僅僅只差一階的血脈,雙方的戰力差距,竟如不可逾越的溝壑一般巨大。

想到這兒,他不由苦澀一笑。道:「以前我所碰到的對手,和她相比,全部都不算什麼。」

「等你血脈也突破到七階,應該和她有一戰之力。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拉普寬慰道。

點了點頭,秦烈道:「我去炎日島了。」

「好。」

兩人旋即道別。

……

炎日島。

天空中,一架架奇形怪狀的大型飛行靈器懸浮著,許許多多多的戰車,如碎石環繞在那些大型靈器周邊。

天上人影幢幢,身穿寂滅宗、血煞宗、天劍山服飾的武者,在四處走動。

海中,一艘白骨製成的巨船上,擺放著一口口棺材。

從所有棺材上都冒出縷縷森白屍氣。

苗家的苗風天,就在巨船船底坐著,以心神連通眾多屍妖,準備指使這些屍妖為炮灰,使他們在戰鬥中頂在最前方。

「這次東夷人真是瘋了。」船底,姜鑄哲皺著眉頭,頭疼的說道。

「師兄,你本來不是說不打算和東夷人為敵嗎?」靳燾道。

「東夷人如果僅僅只是來暴亂之地搶掠一番,我自然不會站出來。」姜鑄哲眼神突然陰沉下來,「可他們這次的舉動,分明是要轟下暴亂之地,而且還和鬼族暗中勾結!當年東夷人的確有恩與我,不過,我畢竟是暴亂之地的人,我們這一脈的血煞宗,根基也是在暴亂之地,我決不允許他們將影響我的大計!」

「沒料到秦烈死了,炎日島還有如此恐怖的能量,能夠讓天劍山、寂滅宗都出手,並且還能請動角魔族和暗影族族人。」苗風天感嘆。

「誰說秦烈死了?」姜鑄哲哼了一聲。

「他被天鬼族扯入虛空亂流,天鬼族的血脈天賦就和空間之力有關,他豈能在虛空亂流內逃過天鬼族的毒手?」苗風天道。

「這次戰鬥,你可看到天鬼族的三層魂壇現身?」姜鑄哲冷笑。

苗風天和靳燾都點頭。

「我猜測那幾個將秦烈扯入虛空亂流的天鬼族族人,恐怕早已變成屍骨。」姜鑄哲咧開嘴,笑容意味深長,「秦烈沒你們所想的那麼簡單。」

此言一出,靳燾和苗風天都是暗暗驚異。

「他的身份我不便多說,你們只需要記住一點——秦烈萬萬招惹不得!」姜鑄哲沉聲道。

「咦!」

就在此時,苗風天突然驚叫起來,眼中流露出濃濃異色。

他身上的屍氣倏地變得有些不受控制。

同時,他們頭頂的棺材蓋,紛紛被屍妖掀起。

一頭頭在棺材內修鍊的屍妖,竟全部從棺材內飛出來,就這麼懸浮在半空。

苗風天和姜鑄哲等人滿臉驚駭,全部從船艙內飛出,就在這艘巨船上巡視四方。

他們注意到那些屍妖都望向炎日島的傳送陣。

此刻,剛剛從邪嬰島回來的秦烈,倏一在炎日島現身,一道白蒙蒙光芒就從鎮魂珠內飛了出來。

屍之始祖身上無數細密的詭異線條漸漸隱沒體內。

這具屍骸,就在秦烈頭頂靜止不動,一縷衝天屍氣如狼煙衝上雲霄。

「那是,那是……」

苗風天震驚地看向他這邊,結結巴巴,一時竟說不出來話來。

反倒是姜鑄哲,愣了一下,陡然反應過來,失聲驚叫:「屍之始祖遺骸!」

「呼!」

苗風天已化為一道白芒沖掠而來。

一閃後,他就在秦烈身旁現身,眼瞳內異光爍爍,死死盯著屍之始祖。

「秦烈!」

「島主還活著!」

「島主回來了!」

分散在炎日島、灰島和血島的各方武者,聽到這邊的喧囂聲,都是神情激動,立即匯聚而來。

一道道身影如閃電在秦烈身旁凝鍊成人。

李牧,段千劫,許然夫婦,唐北斗,邪嬰童子,暝風老祖等魂壇強者率先現身。

之後,宋婷玉和唐思琪等炎日島武者,才眼睛泛紅而來。

「我早就說過,這小子福大命大,沒那麼容易死。」李牧長笑道。

「沒死就好。」唐北斗哈哈大笑。

秦烈看向眾人,臉上洋溢著笑容,道:「我在虛空亂流遊盪了一番,不僅活得好好的,還順勢突破到破碎境中期了,你們這邊情況如何?」

此言一出,他看到眾人臉上的笑容,都漸漸消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