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零四章歸程

第一千零四章歸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10-01 05:05  字數:3077

陣陣轟鳴從大地深處震蕩而出,一條條深幽溝壑,隨著大地震動撕裂開來。

天穹深處,七彩神光遊盪著,利刃般切碎著天幕。

天崩地裂的奇變,突然就在秘境內發生,令那些剛剛進入者駭然失色。

秦烈和庄靜兩人,身如虹光,從那些人當中一閃而過。

「那女人才進來,這麼急著離開,一定是此地的動靜引起!」

途中,各族族人,陡然反應過來。

他們還在發愣的時候,修羅族的納吉,也是從他們身旁電閃而過。

「秘境要崩碎了!」有人厲聲怪叫。

一時間,所有進入秘境者,都是勃然變色。

他們也急匆匆逃向空間之門。

最前方的秦烈,在庄靜的指引下,一眼看到一扇光芒交匯的空間通道。

沒有絲毫猶豫,他一頭鑽入其中,從身後即將崩潰的秘境遁出。

在他之後,庄靜,納吉,還有各族族人相繼逃了出來。

「你是誰?你不是後來的進入者!」

一名木族族人出來後,立即盯住秦烈,臉上流露出厲色。

十來名不同種族的族人,也注意到秦烈,神情皆是凝重起來。

「你在秘境內得到了什麼?」

「那些死在秘境內的各族族人,可是出自你之手?」

「秘境為何突然崩潰?」

他們沖著秦烈質問。

就連納吉,也是眼神怪異,心中似乎也在斟酌著。要不要對秦烈下手。

秘境內。各族族人的屍身。令納吉有些驚悸。

他越來越覺得秦烈實力神秘莫測,沒有自信能從秦烈手中討到便宜,所以暗暗猶豫。

離開那即將炸碎的秘境,秦烈神情放鬆下來,淡然一笑,說道:「那些人的死和我無關,他們被秘境內重重幻境影響,互相殘殺。最終同歸於盡。我進來的時候,他們已死了個精光,我只是……從他們身上拿了一些空間戒而已。」

「空間戒?」木族的族人,臉色一寒,喝道:「將我木族族人身上之物歸還給我們!」

「把我們海族的空間戒交給我們!」

「那些東西屬於我們!」

剩下的各族族人叫嚷道。

秦烈嘿嘿怪笑,看了納吉一眼,說道:「修羅族的空間戒,我也拿了幾枚,你是否也想要奪回?」

納吉眼睛閃爍了一下,然後乾笑了兩聲。說道:「我和煉都他們不同路,對他們身上的空間戒。我可沒有興趣。」

他還是決定不招惹秦烈。

「沒興趣就好。」秦烈笑了笑,看向那十來名各族族人,道:「你們都要索回那些空間戒?」

十來名異族紛紛點頭。

「也好。」秦烈眼神一冷。

絲絲極寒氣流,從他體內狂涌而出,就在虛空亂流內凝成一塊塊晶瑩寒冰利刃。

寒冰利刃,綻放出炫目冷光,隨著他心神御動,陡然疾射四方。

洶湧寒流,有著凍結血脈,令魂魄都要化為冰屑的恐怖寒力。

在寒冰利刃飛旋間,以秦烈為中心,周邊空間如變成神葬場內的冰之禁地。

一個冰瑩晶亮的寒冰世界突然凝成。

那些異族,神體都傳來「喀喀」怪響,在慢慢結成堅冰。

秦烈眼神冷峻,將寒冰元府內的滂湃寒力,盡情釋放出來。

十來名異族族人,隨著寒冰氣流的洶湧蔓延,最終都化為晶瑩冰雕。

無一人幸免於難!

「冰帝傳承!這是冰帝的極寒之力!」庄靜禁不住失聲尖叫,「你,你不但修鍊著雷帝傳承,竟然還精通冰帝的靈訣力量!老天!」

三帝之中,雷帝和冰帝的傳承力量,她在秦烈身上全部感知到。

這個發現令她對秦烈的身份愈發驚異。

「主人,你……難道是三帝的共同傳人?」庄靜睜大眼問道。

「冰帝……」納吉也是微微變色。

人族的三帝,在異族中也是聲名遠播,身為修羅族的戰士,他也聽族老說過人族三帝的威名。

秦烈精通雷帝的傳承之力,已經讓他大為震驚,如今又聽庄靜說秦烈還修鍊冰帝的力量真諦,這讓納吉愈發駭然。

「你怎麼過來的?」秦烈沒有答話,而是望著庄靜,詢問道:「我要返回靈域,能否通過你的途徑?」

「我的途徑?」庄靜一呆。

「我要借用你過來的空間通道。」秦烈道。

「這……恐怕不過太方便。」庄靜苦笑,道:「我通過太陰殿的空間通道進來,在我們進來的入口處,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都凝鍊了空間通道。此地和別的虛空亂流不同,不能容許破碎境以上境界武者過來,所以在入口處駐守著各方魂壇強者。」

「所有人族族人都已死光,你我一旦走出此地,在入口處必然會被人族各方豪強攔下來追問。」

「我的身份……自然沒問題,可你呢?」

庄靜深深看向他,道:「主人,你怎麼進來的?」

秦烈陰沉著臉,說道:「我是被天鬼族族人陷害,不慎被拽入虛空亂流的,我不知道該如何以虛空通道重返靈域。」

「天鬼族?」庄靜愕然,「他們不是早已滅絕了嗎?神族降臨靈域後,就開始清掃鬼族,他們理當被殺光才對啊。」

關於三大鬼族一事,秦烈並不想費口舌解釋,道:「這麼說,在入口處駐守著中央世界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強者?」

「八大黃金級勢力,還有如太陰殿、蒼炎府一樣的次一級黃金級勢力,都有魂壇強者在那兒等候。」庄靜肯定道。

秦烈暗暗皺眉。

他前來虛空亂流,純粹是意外,如今他已得到三祖遺骸,並且令五大虛渾之靈開始蛻變,自己也突破到破碎境中期,且凝結了第二心臟。

他在虛空亂流內已得到了太多奇物,他也弄清楚了一點自己的身份奧妙,此時只想儘快返回靈域。

可惜,他並沒有一條安全的虛空通道,不想接受中央世界那些強者的反覆盤問。

他怕那些人將他的真實身份給識破。

就在他煩愁不已的時候,修羅族的納吉,突然說道:「你可是沒有返回靈域的辦法?」

「你有辦法?」秦烈不耐道。

納吉沉吟了一下,說道:「我反正回不了修羅界了,不過……我可以去另外一個域界,那個域界生活的也是修羅族族人。他們那兒,有能夠和靈域連通的空間之門,只是連通的地方不是靈域的中央世界,而是一個離靈域中央世界極為偏僻的另一方天地,那個地方……好像叫做什麼暴亂之地。」

「暴亂之地?!」秦烈心神一震。

納吉點了點頭,「我要過去的域界,屬於修羅族的一個分支,他們和靈域暴亂之地一個叫寂滅宗的白銀級勢力有來往。但他們那邊的虛空通道,只能達到暴亂之地,去不了中央世界,不知能否幫到你?」

「暴亂之地?」庄靜皺了皺眉頭,說道:「那裡離中央世界非常遙遠,在中央世界人族黃金級勢力眼中,那裡只能叫做化外蠻夷,似乎連和中央世界直接連通的空間傳送陣都沒有。去了那邊,想要返回中央世界,不知道要耗費多長時間。」

她一直認為秦烈也是中央世界的人,以為秦烈想要返回的地方,就是靈域的中央世界。

「你真能帶我回到暴亂之地?」秦烈吸了一口氣,道:「你不是說你是修羅族的叛逆嗎?那個和暴亂之地連通的域界,會允許你借用空間之門?」

「我是修羅族的叛逆,但那個域界……是我的家鄉,在哪裡會有人願意幫我。」納吉道。

秦烈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說吧,我需要付出什麼代價。」

「代價……」納吉眼睛一閃,怪笑了一聲,說道:「我暫時還沒有想好,等我想好再說吧。」

「也行。」秦烈點頭。

「跟我來吧。」納吉在前引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