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零一章跟我走吧!

第一千零一章跟我走吧!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29 22:42  字數:2997

秘境中,各族族人盡數死亡,只剩秦烈和黑暗家族的蒼曄還在。

「神族,黑暗家族,蒼曄……」秦烈暗暗心驚。

自從知道各族族人進入虛空亂流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尋神族當年遁離之路,要尋找神族潛藏的重寶,他就有一種預感——可能會碰到神族族人。

他早有思想準備,然而,從蒼曄的口中確定了神族身份後,他依然感到震驚。

從神族遁出靈域,至今已有兩萬年,這兩萬年靈域再沒有神族的族人活動跡象。

周邊一個個域界,神族也銷聲匿跡,再也沒有出現。

各大強族都認為神族恐怕再也不會回來。

神族稱雄靈域的時代,經過兩萬年時間的沖洗,變成了久遠的傳說。

如今漸漸在靈域坐穩霸主之位的人族,那些年青的族人,都對神族感到陌生,也不認為神族真有傳說中那麼強大。

尤其是,身懷神族血脈的他,在中央世界的表現太過於令人失望,變成各大黃金級勢力強者眼中的笑柄。

他的存在,令眾人覺得神族並不可怕,覺得傳說……是被刻意誇大了。

人族不斷征伐別的域界,和各個強族發生衝突,實力越來越強大,已生出驕橫猖狂之心,不再將所謂的太古強族放在心上——包括神族。

只有曾經和神族有過交鋒,只有那些最為古老的家族,才知道神族多麼的恐怖。

就連秦烈,也只是在血脈覺醒之後,通過血脈的奇妙才逐漸意識到神族的厲害。

這個名叫蒼曄,來自於黑暗家族的女人,真正將血脈之力催發,以無邊黑暗淹沒大半個秘境,吞噬光明,令所有倖存者死亡的狠辣兇殘手段,讓秦烈知道他的判斷沒錯。

——神族依然是天地間最強大的種族!

「若不是你身懷烈焰家族血脈,你會和他們一樣,也會被我血脈內的黑暗之力絞碎真魂而亡。」蒼曄淡然道。

猙獰面具下,她一雙眼睛變得深幽神秘,如隱藏著無窮奧秘。

「你究竟是誰?你的神族血脈來源於烈焰家族的誰?還有,你屬於人族哪個家族?」她隨後問出一連串問題。

「我還想問你。」秦烈眉頭深鎖,心中掀起洶湧波浪,「在你們神族,難道沒有關於我身份的記載?你不知道烈焰家族的一個……女人,曾經和人族一個姓秦的男子結合,孕育出一個孩子?」

通過種種線索,他如今可以確認他乃秦家人,知道秦山是他爺爺,秦浩是他父親。

可他並不知道他母親的身份。

通過體內的烈焰家族血脈,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母親為神族烈焰家族族人。

他本以為在神族有著關於他的身份記載。

他以為能通過神族族人,來確知自己的身份,弄清楚他母親是誰。

「據我所知,我們從靈域遁離之後,就沒有和這邊的各族再有聯繫。」蒼曄眼瞳幽幽,「在我們神族的記載之中,也沒有烈焰家族族人和人族結合的任何消息,你的存在……或許僅僅只是一個意外。」

「一個意外。」秦烈一怔。

「當年,並非所有神族族人,都全部從靈域撤離,也有極少數神族族人,遁出了靈域天地,潛藏在一些極為隱秘的域界。」蒼曄沉吟著,說道:「或許,你的父親誤入某個隱秘域界,和烈焰家族的一個女人有了交集,從而有了你。」

她以一種奇異的目光盯著秦烈,又道:「你竟然不知自己母親是誰?你的父親,你的母親,難道不曾告訴你關於你的身世奧妙?」

秦烈臉色深沉,並沒有答話。

「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蒼曄再問。

「沒什麼,總之……我不知道以前的事情。」秦烈語氣生硬。

「雙魂共生」一事,他不想告知任何人,所以沒辦法給出合理解釋。

「你不知道你的身世奇妙,我也不知,不過……只要你跟我前往神族聚集之地,烈焰家族的族人通過檢測你的血脈,應該能確認你母親是誰。」蒼曄停頓了一下,道:「跟我走吧。」

「不!」秦烈立即拒絕。

如果蒼曄知道他的存在,就意味著神族……也知道他,那麼便是神族和秦家有著默契,他的出生也是經過神族認可的。

蒼曄不知他的存在,並且說他的出生僅僅只是意外,那麼他便沒有得到神族的承認。

沒有得到承認,不被認可的他,一旦去了神族聚集地會發生什麼?

他是否會當成人族的小白鼠對待?

神族,向來驕傲自負,當年又是被人族為主力驅逐,他的人族身份……會不會惹來神族的暴怒?

「由不得你做主。」蒼曄眼神一沉,冷哼道:「你既然身懷神族血脈,就必須給我回去弄清楚,我們一定要先知道你母親是誰,然後再決定如何處置你!」

秦烈臉色驟然一變。

下一刻,又是無邊黑暗洶湧而來,將他所在空間淹沒。

蒼曄顯然看出了他的不配合,加上時間緊迫,臨時的空間之門要不了多久就會崩潰,所以她不願繼續囉嗦。

她要強行擄著秦烈,將其帶回神族聚集之地,通過秦烈血脈來確認他的真實身份。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觸覺,嗅覺,味覺,視覺,聽覺,感知力又慢慢消失。

那種浩瀚蒼穹只有一人存活的孤寂感,又滿溢心頭,令他生出絕望無奈。

他知道蒼曄已動用血脈之力。

和之前不同,蒼曄的黑暗血脈這次分明將他當作了目標,無邊黑暗洶湧而來時,一團團充斥著恐怖能量的氣流,如棉團將他裹住。

「我不會跟你走!」秦烈暴喝。

他也竭盡全力催動血脈的蛻變天賦。

霎那間,他一頭黑髮變得赤紅如血,雙眸如岩漿潭火焰熊熊,一簇簇神秘的烈焰符文從他皮層內閃爍而出,火光熠熠。

無盡黑暗,在他血脈凶狂爆發之際,也無法將那些烈焰火光全部吞沒。

黑暗吞沒烈焰之火時,更多的火焰神文,從他體內湧現而出。

「嗷!」

咆哮著,秦烈又運用血脈內的燃燒天賦,他如身化噴涌的火山,一條條狂暴烈焰光河,從他體內飆射出來。

將他裹住的黑暗棉團,隨著那些狂暴烈焰光河的飆射,紛紛炸裂開來。

「六階血脈,恢復,燃燒,蛻變,竟然都是罕見的天賦。」黑暗中,蒼曄喃喃低語,似顯得極為驚詫,「就連我那堂弟,六階的血脈,也沒有能覺醒如此罕見實用的天賦,看來你母親的來頭不小。」

黑暗中,秦烈已傾盡全力來釋放血脈,並且以天雷殛形成一個個奪目的雷電球。

藉助於微弱的亮光,那些雷電球紛紛落向蒼曄的方位,並在即將碰觸時狂暴炸裂。

一瞬間,濃濃黑暗中,有零星電光一閃而逝。

「六階的血脈,還以人族之身納天地靈氣,另外修鍊到破碎境中期,懷各種不同靈訣,很不錯。」蒼曄不斷品頭論足。

雷電球,冰棱寒晶,泣血鬼爪,不同的靈訣,都在此刻湧現出力量,藉助微光朝著蒼曄瘋狂轟擊。

蒼曄竟無視那些狂轟濫炸,從黑暗中一步步走來,眼神中還帶著戲謔之色。

「我黑暗血脈的天賦,名叫暗獄,暗獄能融入任何秘境域界,形成一個獨立的黑暗空間。」

「在這個黑暗空間中,我就是域界之主,制定黑暗規則,以黑暗規則扭曲一切力量靈訣。」

「除非你能脫離這個黑暗空間,否則,在暗獄之中,你就無法傷害到我。」

這般說著,蒼曄已到了秦烈眼前。

她伸出手,掌心無數黑色鎖鏈如妖花般張開來,牢牢將秦烈纏繞住。

……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