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八十九章讓步

第九百八十九章讓步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23 18:23  字數:3160

庄靜很清楚,幽月族所謂的聖器,以靈域中央世界器物的等階劃分,應該是屬於天級靈器的等階。

天級靈器和神器有著本質區別。

天級靈器,沒有器魂,從煉製成功那一刻起,品階就已經定格。

神器,不但有著器魂,還擁有一次次進階的神奇能力。

一件神器,初始可能僅僅只是神級一品,然而卻能通過器魂的強大,通過各類稀缺材料的溫養,從而提升自己的品階。

進化蛻變的能力,是神器所獨有的!

除此之外,神器比天級靈器還有種種奇特的地方,威力也遠遠超出天級靈器所能發揮的極限。

庄靜有著幽月族血脈,也知道幽月族有著五大聖器,但她卻從未聽過幽月族持有神器!

此時,眼見器魂幽夜浮現,她開始懷疑秦烈持有的「月淚」,是否就是幽月族的一件聖器?

「我自然有讓她活下去的理由。」秦烈沒有理睬庄靜的驚呼,眯著眼,吩咐幽夜:「你只需要將此地月之晶核內的月能吸收乾淨就行了。」

「她活著可能會危害到泊羅界我幽月族族人性命!」幽夜反駁。

「此次事了,我會帶你去泊羅界,讓你和那些幽月族族人談談。」秦烈沉吟了一下,首次向幽夜做出承諾,「只要你和幽月族的族人,宣誓向我效忠,我會將月淚的那些傳承交還給幽月族。」

「向你效忠?」幽夜愕然。

「我代表中央世界曾經的巔峰黃金級勢力——秦家!」秦烈以靈魂傳訊。

「秦家……也不足以讓我們效忠,只有曾稱霸天地的神族,才有資格讓我們幽月族臣服!」幽夜道。

「那你們幽月族就準備滅族吧。」秦烈不耐道。

從始至終,幽夜都固執地認為只有神族,才能幫助幽月族報仇雪恨。

幽月族生活的暗月界,還有眾多幽月族的族人,都被陰影暗界的陰影生命給侵蝕殘殺。

他始終覺得只有神族才能幫助他們對抗陰影生命。

可惜,身懷神族血脈的秦烈,從未見過任何一個神族族人,也無法給幽夜什麼承諾。

一番話講完,秦烈不顧幽夜的反駁,強行以心神向幽夜傳遞命令。

他是「月淚」的器主,身為器魂的幽夜,根本無法反抗他的靈魂命令。

因此,幽夜只能飛向最近的一塊月之晶核,通過「月淚」來吸取內部的龐大月能。

「主人,他……是器魂?」這時候,庄靜才兩眼放光地問道。

秦烈漠然點頭。

「那……你持有的器物,真的就是神器了?」庄靜驚呼。

「算是吧。」秦烈又道。

「神器,竟然真是神器……」庄靜眼中閃爍著奇異星光,喃喃道:「就連修鍊月之力量的太陰殿,也沒有這種以月能為核心的神器,而你卻掌握著神器,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秦烈沒有講話。

剛剛蘇醒的那些記憶,讓他還有些恍惚,幽夜的固執,也讓他暗暗煩躁。

他在思量著應該通過何種方法,才能讓整個幽月族的族人,和太陰殿撇清干係,轉而向他、向秦家投誠。

「神器有著進階的能力,這裡的月之晶核……應該就是它進階的關鍵之物吧?」庄靜喋喋不休的詢問。

秦烈皺著眉頭,盯著她深深看了兩眼,突然問道:「要想讓幽月族叛出太陰殿,有沒有什麼簡單直接的辦法?」

「幽月族?」庄靜眼中絲絲光束流動,她認真想了一會兒,說道:「方法有很多,但最簡單直接的辦法,無非兩種,要麼以利益誘導,要麼……以武力壓迫。當然,如果兩者能夠結合起來,那效果會更加顯著。」

「利益誘導,武力壓迫……」秦烈心神一動。

他開始認真考慮庄靜的建議。

過了一會兒,追殺那些修羅族同族的納吉,去而復返,滿臉歉意的過來,沖秦烈和庄靜鞠身作揖,道:「剛剛我有些失態,差點傷到兩位,還請不要記在心上。」

「你差點害得我靈魂崩潰!」庄靜咬牙切齒。

「不好意思,實在是不好意思,我終於將暗魂獸的骷髏頭顱補全,一時興起……有些得意忘形了。」納吉滿臉堆笑道。

「那個暗魂獸的頭骨,好像是一件了不得的東西,它在你們修羅族很有名氣?」秦烈隨口問道。

納吉沉默了一下,道:「我手中的暗魂獸頭骨,本是十階的暗魂獸,它的頭骨極為珍貴罕見!」

秦烈微微點頭,道:「十階的暗魂獸,衍生出多少靈魂出來?」

「十萬靈魂!」納吉沉聲道。

「十萬?」秦烈駭然。

納吉重重點頭,「暗魂獸進化到十階以後,就至少有十萬靈魂。十萬靈魂,就在小小的頭顱中永無休止的爭鬥,舊的靈魂湮滅,新的靈魂誕生,周而復始,這是我們修羅族最神秘的奇獸!」

「十階的暗魂獸多少?除了十萬靈魂,它還有什麼奇特之處?」秦烈再問。

納吉嘿嘿一笑,搖了搖頭,說道:「即便我被修羅族遺棄,恐怕終生無法得到族人的認同,我也不能將暗魂獸的秘密告知外人。」

見他不欲多說,秦烈也沒有繼續追問,道:「按照我們的約定,你收集日之晶核,我採集月之晶核。」

「很公平!」納吉點頭。

隨後,他便沒有再說什麼,而是飛身落向一塊日之晶核。

一簇簇黑色火焰,如蓮台一般,從他身下浮現出來,將他的身子托浮著。

他就這麼落到那塊日之晶核。

那些黑色火焰,如某種詭異的植物紮根在日之晶核,竟然真的在抽取日之晶核內的太陽炎能。

秦烈看了一會兒,也沒有看出什麼所以然,旋即喚出封魔碑,坐在碑面上以靈石修鍊。

一絲絲精純的靈力,從靈石內飛逸而出,順著他的筋脈湧向他丹田靈海。

他在抽取靈力來充盈靈海的時候,心神寧靜,臉色專註。

他並沒有動用絲毫的血脈之力。

然而,不知因何原因,臨近的一塊塊日之晶核內,竟有點點火星,彷彿受到他的吸引,居然螢火蟲般飛舞出來,雨點般落到他身上。

那些火星,一落下來,忽然就消失不見。

修鍊中的他,稍稍以心神感知,便發現那些火星竟如水滴一般融入他血脈。

這讓他暗暗驚訝。

初始的時候,火星只有一點點,不算是繁多。

但在他修鍊了一陣子後,他如形成了強烈的磁場,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火星飄飛出來。

不多時,就見點點火星,如天河內燦燦繁星,數百萬之多,紛紛朝著他飛逸。

這讓庄靜禁不住掩嘴驚呼。

離他較遠的納吉,也正在吸收日之晶核內的炎能,此時也被他身上的異常驚動。

納吉睜開眼,臉色漸漸沉了下來,駕馭著黑色火焰般的蓮台來到他面前。

「朋友,你這樣是不是有點過分?」納吉哼道。

秦烈停止修鍊,那些漫天而來的火星,突然如逆流的河,又飛向那一塊塊日之晶核。

「你我早有約定,月之晶核歸你,日之晶核歸我。」納吉眼神陰沉,「可你現在又是怎麼一回事?你一邊以器物吸收月之晶核的月能,又以某種秘術,將日之晶核內的太陽炎能也給收集起來,這樣不太好吧?」

「我要一塊,就當你以暗魂獸骷髏頭內的邪惡精神力量,令我和庄靜靈魂受創的補償。」秦烈指向一塊較大的日之晶核碎片。

「只是一塊?」納吉臉色稍緩。

「就一塊。」秦烈點頭。

納吉眼睛閃爍了一下,看了看他,又望了一眼庄靜,心中衡量以他的實力,能否將秦烈和庄靜斬殺。

十來秒後,納吉點了點頭,放棄了那個念頭,道:「那一塊歸你。」

他看不透秦烈。

就算是拿到完整的暗魂獸頭骨,面對秦烈,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勝出,所以他不敢冒險,只能選擇割肉來滿足秦烈的胃口。

向來驕傲的他,從沒有想過會對以往看不起的人族讓步,可今天他的確讓了一步。

……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