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八十三章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第九百八十三章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21 05:20  字數:3698

?

「你真是陰冥族族人?」關晾表情凝重。

一眾蒼炎府武者,也都緊張起來,似知道陰冥族的厲害。

秦烈輕笑一聲,扭頭望向納吉、庄靜的位置,道:「還不出來和我一起滅殺他們?」

「還有人!」萬彬驚呼。

蒼炎府武者順勢看向納吉所在之地。

修羅族的年輕戰士納吉,心中暗罵了一聲,被迫從月之晶核後方現身。

「修羅族!」關晾臉色一變。

所有蒼炎府武者也都表情嚴峻。

他們深知修羅族為太古強族之一,且天性嗜戰,每一個修羅族族人都戰鬥力非凡,極為難纏。

多年來,人族開闢一個個未知域界時,和修羅族有過不少摩擦。

今日的人族雖已稱雄靈域,但在和修羅族的交鋒中,並沒有佔到太大的便宜。

所以人族向來將修羅族當成勁敵對待。

「你們人族間的事情,我可不想理會。」在關晾等人注視下,納吉嘿嘿一笑,乾淨利落撇清和秦烈間的關係,「我只是路過此處而已。」

他這麼一說,關晾等人暗暗鬆了一口氣,他們也並不想和修羅族族人血戰。

——他們擔心納吉身後有著更多修羅族戰士。

「路過……」秦烈啞然失笑。

他立即意識到納吉這是要捨棄自己,不想因為自己和蒼炎府馬上燃起戰火,納吉……顯然不看好他。

「你呢?」他旋即看向庄靜。

太陰殿的庄靜,心中將秦烈祖宗十八代都咒罵了一遍,臉上卻勉強擠出笑容,「你掌控著我的生死,你想要我怎麼樣,我只能服從。」她不是納吉,不能撇清和秦烈的關係,只好認命。

「太陰殿的庄靜!」關晾眉頭一皺,「你是為了月之晶核而來?」

庄靜苦笑不語。

「你我之間並沒有利益衝突。」關晾眼睛閃爍了一下,說道:「把你那些太陰殿的同門師兄弟喚來,此地的月之晶核你盡可採取,我們蒼炎府只要日之晶核。」

他理所當然的認為庄靜和太陰殿的進入者一起過來的。

蒼炎府和太陰殿都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這趟過來的武者數量相差不太大,他並不想和太陰殿斗個你死我活。

尤其是太陰殿所要的僅僅只是月之晶核。

「沒有其他人了。」看了看秦烈,又看了看關晾,庄靜說道:「所有太陰殿武者都已被殺,而我……則是他的俘虜。」

庄靜點向秦烈。

此言一出,那些蒼炎府的人,看向秦烈的目光突然多了一絲複雜難明的意味。

他們開始思量秦烈真正的身份。

莫不成……此人真是陰冥族的族人?

「庄靜,我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是生,還是死,你自己把握。」秦烈突然道。

話音一落,一縷縷血光從庄靜的真魂之中飛逸出來,一離開庄靜的眼瞳便陡然消散。

霎那間,靈魂被禁制掌控的感覺,便消失不見。

庄靜百分百肯定她已恢復了自由。

值此關鍵時刻,秦烈竟解開了對她真魂的掌控,如此變化令庄靜忽然蒙住了。

「能否活下去,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選擇對了,你可以繼續活,錯了……那你就去死。」秦烈眼神冷酷。

庄靜突然緊張起來。

按照她原本的想法,自然是期望秦烈被蒼炎府斬殺,她不但能恢復自由,還有奪取幽月族的聖器。

她從未想過秦烈竟會解開對她的靈魂禁錮。

她本來認為秦烈不堪一擊,絕非蒼炎府之敵,招呼她出來也只是將她當作炮灰犧牲。

這時,秦烈竟解開對她的禁錮,給她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這讓她開始重新考慮整件事情。

「幫他殺蒼炎府,還是幫蒼炎府……殺他?」

庄靜的眼中,流露出焦灼的眼神,最懂得審時度勢的她,第一次為眼前的局勢感到迷茫。

「我等你作出決定。」秦烈冷漠道。

關晾和蒼炎府的武者,也都沉靜下來,也看向庄靜。

不知為何,先前在他們眼中還不值一提的秦烈,在此刻突然令他們感覺到了壓力。

修羅族的納吉,也收斂了笑容,臉色陰沉,眼神捉摸不定。

他生出他可能做出了錯誤決定的想法。

一陣長時間的沉默後。

庄靜深深吸了一口氣,猛一咬牙,突然取出「碧月寒刀」,徑直向一名離她最近的蒼炎府開刀。

一道碧月長虹劃破長空,周邊兩塊「月之晶核」內流水般的月光,突然被牽引出來,瞬間融入碧月長虹。

「噗!」

利器砍到骨頭的聲音,從那名蒼炎府武者身上傳來,隨後一聲鬼哭狼嚎的慘叫也轟然響起。

「賤人!你這是在找死!」萬彬怒吼。

「沒料到太陰殿的庄靜居然如此糊塗!」關晾冷笑不迭,揮手道:「給我殺!」

一眾蒼炎府武者,忍耐了許久,終於紛紛出手。

也在此時,先前和秦烈撇清關係的納吉,經過一番天人交戰,居然也咬牙沖了過來。

「朋友,剛剛只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我既然邀請你過來滅掉蒼炎府的傢伙,豈能坐視你們獨自應戰?」納吉哈哈大笑。

以理智的目光看,他應該繼續等,等修羅族的那些傢伙到,等修羅族和蒼炎府廝殺後收拾殘局。

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何犯傻沖了出來。

他只是憑藉秦烈關鍵時刻對庄靜靈魂禁制的解除,還有庄靜那令他驚奇的選擇,所以認為秦烈應該不僅僅就這麼點能耐。

他本能的認為秦烈會帶給他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