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八十章夙怨

第九百八十章夙怨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8 22:30  字數:2955

秦烈雖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但是通過他這段時間的了解,他知道韓茜的弟弟韓磊,在當年的事情中曾扮演著什麼角色。

韓茜和韓磊,在「九重天」本沒有什麼驚人的背景,韓茜以前的天賦雖然不錯,可「九重天」一開始並沒有傾盡所有栽培她。

那件事沒有發生前,韓茜和韓磊姐弟的家族,只是依附著「九重天」的一個白銀級勢力。

據華羽池所說,韓磊以前一直刻意巴結他,一心希望韓茜能得到他的青睞。

韓茜……也是因為韓磊的特意的引薦,他才會認識。

在他面前,韓茜故作驕傲,採取欲擒故縱的手段,本意也是想通過他搭上秦家的關係,從而希望他們的家族,還有他們姐弟能得到「九重天」的垂青。

當年的他也是鬼迷心竅了才會痴迷韓茜。

隨著秦家越來越強勢,各大頂尖黃金級勢力,密謀要算計秦家,便借用了韓茜這個棋子。

原本對他無比諂媚的韓磊,還有故作清高的韓茜,被「九重天」的那些老輩稍稍誘導了一下,就答應了陷害他。

帶話給他,讓他去韓茜廂房的那個人,正是韓茜的親弟弟他以前的「狐朋狗友」韓磊。

結果,韓茜說他試圖強暴自己,失手殺了他。

不久後,秦家瘋狂報復「九重天」,導致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紛紛參與。

秦家也因這個導火索崩解。

韓茜和韓磊姐弟,經過此事一舉成為「九重天」的耀眼人物,尤其是韓茜。更是被「九重天」傾盡財力物力栽培。

韓茜也的確爭氣。得到「九重天」的傾心栽培。她驚人的天賦和能力得以展現,迅速嶄露頭角。

她的美貌,血脈的快速突破,境界的提升,還有處事的手段,讓「九重天」的那些老怪都為之側目。

「九重天」的那些老人真正意識到她的確是可造之才。

她最終成為「九重天」最耀眼的一顆新星。

她所在的家族,也因為她水漲船高,在「九重天」有了一席之地。

韓磊。以前只是中央世界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根本不入華羽池這些人的法眼。

隨著他姐姐的強勢崛起,他也從「九重天」大大受益,通過「九重天」的幫助成功突破到破碎境後期。

之後一些年,韓磊遇到華羽池的時候,也不再那麼小心翼翼,儼然也把自己當作一號人物了。

可惜他的天賦畢竟遠遠不及他姐姐韓茜,不論韓茜如果關照他,他的境界就定格在破碎境後期,已許久許久沒有突破的跡象。

這次他會隨著「九重天」的武者踏入此地。也是希望能尋到突破的契機,邁過破碎境這一道門檻。

聽聞以前亦步亦趨跟隨在自己身後。處心積慮想要依仗自己翻身,卻在最後和他姐姐一同暗算自己的韓磊,也進入了此地,秦烈立即起了殺心。

「你和韓磊有仇?」庄靜眼神驚訝。

「我和他的過節很深。」秦烈哼道。

「我也極其厭惡此人!」庄靜撇了撇嘴,「他要不是有個好姐姐,就憑他,想要突破到破碎境後期幾乎不可能!這個人,在面對地位比他高的人時,極盡諂媚奉承。但在對向那些身份不如他的人時,表現的極其齷齪噁心,此人真的是非常的低賤無恥!」

庄靜提起韓磊時,如在說一堆狗屎,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厭憎。

似乎……她曾吃過韓磊的虧。

秦烈眼神玩味地望著她,「他對你做過什麼?」

庄靜打了個激靈,然後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說。」

秦烈點頭沉默。

他不講話,庄靜不由地驚懼起來,旋即意識到秦烈已得到他想要的一切消息。

接下來……

「我……想活下去。」庄靜哭喪著臉,顯得可憐兮兮,「只要能活下來,隨便你讓我做什麼,我……什麼都願意。」她露出一個討好的媚笑。

秦烈不由多看了她一會兒。

比起藺婕來,她容貌其實差了一籌,姿色只是中上,看起來顯得柔靜,可在她認為佔據上風的時候,咄咄逼人的氣勢卻令人大跌眼鏡。

這是一個心機很深,但也非常識時務,懂得審時度勢的女人。

「你想活命?」秦烈眯著眼。

庄靜連連點頭,「只要能活下去,我什麼都願意!」

「那好。」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你放開靈魂,我要以秘術在你真魂當中,留下一道烙印。」

「好!」庄靜非常痛快地應承下來。

秦烈的眼瞳之中,也漸漸泛出血色漣漪,一縷縷猩紅的血色光芒從中飄逸而出。

血色光芒慢慢往庄靜眼睛鑽去。

在那些血色光芒,就要逸入眼睛時,庄靜臉上流露出恐懼之色,一霎後,她便毅然決然收起所有靈魂意識的反抗。

那一縷縷血色光芒也就毫無阻礙地深入她腦海。

「血之禁魂術!」

隨著秦烈的心念變動,那些血色光芒遊盪著,如微不可見的細線,迅速纏繞向庄靜從魂湖內浮出來的真魂。

絲絲血線很快就在庄靜的真魂紮根。

當所有血線消失在庄靜真魂,在她和秦烈之間,已多了一條無形的聯繫。

通過「血之禁魂術」,他能死死控制住庄靜,只要庄靜膽敢反叛,他心念一動,就能讓庄靜的真魂消隕散盡。

這些做完,秦烈說道:「你很聰明,我留著你或許還有用。」

留在庄靜體內剩下的一半雷電力量也被他收了回去。

庄靜恢復了自由身。

「行了,你該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