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七十七章砍菜切瓜

第九百七十七章砍菜切瓜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7 12:30  字數:3057

全本小說下載地址六個太陰殿武者的死亡,令庄靜勃然變色,她看向秦烈的眼神,也充滿了冰冷厲色。

「幽月族的族人,竟然敢對我們太陰殿動手,簡直不可饒恕!」

那名一直口出惡言的太陰殿青年,像是被踩了尾巴的毒蛇,陰森的眼瞳中,閃爍著毒辣的仇視光芒。

「你死定了!你們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將會因為你今日的行徑,從而惹下禍端!」庄靜冷喝。

從始至終,他們就沒有平等對待過幽月族的族人,雖身懷幽月族血脈,可他們依然瞧不起幽月族的族人。

在他們眼中,秦烈這個低賤的幽月族族人,如此做法簡直是以下犯上,罪該萬死。

「或許……幽夜對幽月族的未來,會有新的打算。」

秦烈沒有將庄靜的威脅當一回事,只是皺眉看向「月之晶核」,望著內部幽夜的靈魂身影,暗暗深思。

太陰殿這些身懷幽月族血脈的新一代,對幽月族都如此輕視,不將他們放在眼中,那些太陰殿的老一輩……對幽月族的態度豈非更加不堪?

幽月族是否還有必要和太陰殿拴在一起?

「你替我殺光這些人,下次等你前往泊羅界,我會現身和幽甫談談。」幽夜以靈魂傳訊,「我會服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讓他們和太陰殿撇清關係。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幽月族能向神族宣誓效忠,希望能得到神族的庇護。」

「此事以後再。」秦烈回訊。

他已達成他的目的。

隨後,他將目光重新落到庄靜等人身上,又看向納吉和姬奇的潛隱之處,嘴角浮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血龍吟!」

一條血之靈力凝成的血龍,咆哮著,彷彿從他胸腔疾沖而出。

身長十幾米的血龍,身上血色鱗片清晰可見,嗜血的龍目內滿是兇殘暴戾。

與此同時。秦烈的眼瞳深處,可見一絲絲電流交織疾射。

「月之晶核」上,剩下的十來個太陰殿武者,本貪婪看向秦烈。試圖從他身上將幽月族聖器奪取。

此時,那條嗜血長龍一出,這些太陰殿武者都猛地驚叫起來。

「他不是幽月族族人!」

「他根本沒有施展幽月族的秘術!」

「他和我們一樣,至多也就擁有幽月族血脈!」

太陰殿武者反應過來。

然而,那些驚叫的太陰殿武者,沒有來得及動手,便突然眼神獃滯。

一絲絲青幽閃電,從他們的瞳孔內閃現,令他們的魂湖泛濫,真魂都被重創。

「你究竟是誰?!」庄靜失聲尖叫起來。

秦烈一連串的手段。囊括了寒冰、雷電、血之力量,卻偏偏沒有幽月族的血脈之力。

她再傻也知道秦烈絕非幽月族族人。

可秦烈偏偏身上烙著銀月印記,還持有幽月族的聖器,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預料。

「都要死的人了,也就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了。」秦烈洒然一笑。眼中一縷縷電芒暴射。

一縷縷附有雷霆閃電的精神念頭,從他瞳孔內飛射出去,攻向剩下的所有太陰殿武者。

心念一動,他以「雷池之水」催動疾雷遁,突然就在那不斷口出惡言的太陰殿青年身前浮現。

他笑著伸手按在那青年胸口。

「轟!」

一團璀璨雷球,從那青年胸口爆開,光芒奪目。

骨骼爆碎的聲音。由青年全身傳來,他被雷電光芒裹住,軀體被雷連續轟炸,真魂都徹底消亡。

不斷以疾雷遁在短距離瞬移,秦烈身如鬼魅,在剩下的太陰殿武者旁邊驀地浮現。

一團團碩大雷電球。在那些太陰殿武者胸口爆裂,一個個太陰殿武者就此死亡。

短短數十息,除庄靜以外,所有站在「月之晶核」上的太陰殿武者全部被殺。

那些慘死者,大多數都是破碎境中期。還有兩人和庄靜一樣,有著破碎境後期的修為。

兼修多種靈訣者,每一個境界的進階,都比只專修一種靈訣者慢。

修鍊的靈訣越多,境界突破的速度,就會變得越慢。

然而,精通多種靈訣者的戰鬥力,往往要比只修鍊一種靈訣者強大的多!

秦烈,精通寒冰、雷電、大地、血靈訣,身懷世間公認的最強血脈,肉身淬鍊遠遠超越同境界武者,他真正的實力,也絕非太陰殿那些破碎境初中期可比。

他在越境斬殺這些破碎境中期武者時,從頭到尾都神態輕鬆,沒有絲毫艱難感。

這讓破碎境後期的庄靜已心神驚顫。

「比我所想的還要棘手一點。」遠處悄悄觀望的修羅族納吉,臉色驚訝,低聲自語:「族老們的沒錯,經過兩萬年的發展蛻變,人族這個卑賤的種族,已經變得不容視。難怪……人族的氣焰越來越囂張,看來還真是實力提升了太多。」

修羅族一直都是太古強族之一,在太古時代已稱霸星空,統治著眾多星域。

靈域也時常被修羅族侵入攻殺。

古時期,修羅族肆虐靈域的時候,人族往往沒有半點反抗之力,被他們大面積屠殺。

他們一度認為人族是世間最為弱的種族。

神族成功將靈域統治後,修羅族也和神族數度交鋒,卻屢屢敗北被重創。

最終修羅族遁入他們的域界,在神族統治靈域時期,再不敢冒然踏入靈域。

在修羅族族人心目中,浩瀚星空中,也只有神族強過於他們,他們也一直認可神族星空霸主的地位。

最近這些年,人族取代神族,慢慢稱霸了靈域,還將腳跡往各大域界延伸,和修羅族也發生過衝突。

同人族交過手的修羅族族老,回去後,告訴他們人族已今非昔比,讓所有修羅族族人以後心人族。

只是,年青的修羅族族人,很多依然當人族弱不堪,沒有將人族放在眼裡。

納吉也是這類人。

直到今,看著秦烈和太陰殿武者的交戰,他才意識到族老的告誡沒有誇大其詞。

人族……的確已迅速成長起來。

「呼!」

又一次經過疾雷遁的瞬移,秦烈就在她身前一米處停下,伸手便要抓向庄靜的脖頸。

明明就在眼前的庄靜,在秦烈抓過來的時候,如井中月,水中花,倏地輕煙般消散。

秦烈一手竟抓空了。

等他意識到失手後,發現庄靜在數百米外慢慢凝形,一雙眼瞳閃爍著銀亮月光。

「我和他們不同,想要殺我,可沒那麼簡單。」庄靜冷聲道。

一件月光如水流淌的銀亮靈甲,將她全身覆蓋,靈甲上布滿神秘的紋線,傳來清涼的氣息。

下方的「月之晶核」內,一縷縷月能悄然飛逸出來,紛紛流向那靈甲。

庄靜的眼瞳深處,如有月亮緩緩升起,她整個人也釋放出純粹的月光。

「碧月寒刀!」

一柄薄如蟬翼的柳葉刀,如由月之精華凝鍊而成,上方有月能如水般盈盈潺動。

這柄柳葉刀從庄靜心口一點點飄忽出來。

柳葉刀的刀面上,秦烈的靈魂幽影,竟清晰浮現。

靈魂暴露的詭異感突然湧向秦烈心田。

「呼!」

那柄被庄靜稱呼為「碧月寒刀」的柳葉刀,化為一束月芒,流星般疾射而來。

「心!這是級靈器!」幽夜突然提醒。

「級靈器……」秦烈撇嘴。

一條雷電長虹陡然凝現出來。

一滴滴「雷池之水」,從秦烈穴竅內飛射而出,迅速匯入雷電長虹。

以雷魄刀形成的雷電長虹,突然電閃雷鳴,暴漲了數倍,化為近百米長,十米寬的雷電巨刃。

雷電長虹的光芒,將「碧月寒刀」上的月光,給完完整整遮住。

「破碎境,竟能凝鍊雷池之水,這是……雷帝傳承!」姬奇突然驚叫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