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七十五章神器的進化能力

第九百七十五章神器的進化能力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6 23:49  字數:3024

銀月印記內部,一幅幅神秘的古陣圖,組成巨型奇陣。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陣法核心,用來凝鍊儲藏月能之處,突然有九條銀亮溪流匯入進來,那是最為純凈的月能。

滾滾月能,通過溪流般的長河,從外界流淌進來。

霎那間,用來存納月能的核心,便泛濫成河,隨著月能的流入,小河逐漸變得幽深寬闊。

秦烈凝神看向身下。

淚滴般的月淚,已融入那巨大的晶體,如巨鯨吸水,將晶體內蘊藏的月能吸入印記。

曾是幽月族族長,如今為「月淚」器魂的幽夜,化為一縷模糊幽影,懸浮在秦烈眼前,靈魂傳來極為洶湧的波盪。

「這是何處?怎會有月之晶核?」他驚喜若狂道。

秦烈端坐在封魔碑,臉色深沉,道:「虛空亂流內一處兇險重重的禁地。」

「虛空亂流!」

幽夜駭然失色,隨著銀月印記內月能的充盈,他那模糊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晰明顯,如一縷殘魂就要凝成實體。

「你區區破碎境的修為,怎敢冒然進入虛空亂流?還有,這處……區域空間之力極為扭曲混亂,你怎能適應?」

幽夜顯得難以置信。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他從模糊不清的形態,變得清晰凝實。

在「月之晶核」內滂湃月能的幫助下,幽夜這個器靈似獲得了巨大的益處,短短時間內,就超過他之前在泊羅界凝成的形態。

「月之晶核……為月之核心?」秦烈不答反問。

幽夜連連點頭,道:「月之晶核就是月亮的晶核,也是月亮之心,是釋放月能的源泉!」

「這裡的月之晶核?」秦烈再問。

「應該是一個月亮爆碎之後。其中一塊炸碎的月之晶核,但這塊晶核已經不小,對月淚,對我……都有著巨大的幫助!」幽夜動容道。

秦烈點頭。道:「那你盡量從中將月能剝離出來。」

「放心。我會將這塊月之晶核內的所有月能,全部都給抽離出來。一絲不剩!」幽夜振奮道。

「哦?」秦烈目顯異色,「你能將所有月能全部抽離?」

腳下的「月之晶核」有數十里寬闊,一眼都看不到盡頭,內部蘊藏的月能恐怕難以計數。幽夜竟狂言要抽離所有月能,這讓他覺得不太現實。

「以前的月淚當然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如此恐怖的儲藏能力,但是……經過那東西的淬鍊,月淚已蛻變成神級靈器!神級靈器的強大之處,要遠遠超越以前的月淚!別說僅僅只是這麼一塊月之晶核,就是十塊。百塊類似的月之晶核,我也能全部抽離月能!」幽夜一臉狂熱。

秦烈也是暗暗震驚。

他知道幽夜所說的「那東西」,指的是鎮魂珠,經過鎮魂珠的淬鍊。幽月族的聖器「月淚」發生驚人蛻變,升華到神級靈器。

顯然,他對神級靈器的認識還比較有限,不知道這種級別的靈器究竟有多大的神奇。

「這塊月之晶核內的所有月能,全部被月淚吸收,也不能令月淚往前進化一品。如果,能有十塊,亦或者更多的月之晶核,月淚……或許能蛻變到神級二品層次。」幽夜喃喃自語。

秦烈眉頭一挑,「現在月淚僅僅只是神級一品?」

「雖沒有專門評測過,但我乃是器靈,以我的感知來看,月淚……只是勉強達到神級靈器的範疇。它至多也就神級一品,只有吸納更多的月能,器靈也發生蛻變,它才能更進一步,升華到神級二品。」

幽夜看向秦烈,認真地說道:「幾乎所有的神級靈器,都有進化的可能,隨著器物本身的變化,器靈的強大,靈器的品階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進化,這是神級靈器才有的奇異能力,月淚雖為低階的神級靈器,可也具備這個能力。」

「器物竟然也有進化的能力?」秦烈深深為之震驚。

「如果有可能,請你在此地儘可能找尋月之晶核,和這塊月之晶核一樣大的,再找到十五塊左右,月淚……興許能進階一品!」幽夜誠懇地說道:「月淚烙印著你血脈靈魂的印記,它和你早已融為一體,它的強大,也就是你的強大!」

「我儘力吧。」秦烈回應。

隨後,幽夜便停止交流,集中靈魂力量勾連九滴月淚,盡全力從這塊「月之晶核」內吸收月能。

秦烈注意到,這塊銀燦燦的「月之晶核」,在月淚隱沒之後,外沿的光澤逐漸黯淡。

彷彿,「月之晶核」邊沿處的月能,已被抽離掉。

「虛空亂流,各族屍骨,炸碎的月亮……此地究竟隱藏著多少秘密?」

秦烈眉頭深鎖,臉色陰沉如水,以靈魂意識延伸向遠處,試圖捕捉到生靈的靈魂氣息,找到一個能詢問的智慧生命。

他意識到此地絕對不同尋常。

只是,他是隨著封魔碑的指引,被一路帶到此處,可封魔碑並不會講話,不會告訴他這裡的奇妙。

不知此地的奧妙,他就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也就不知道能夠在此地得到什麼東西。

這讓他有種瞎子摸象的感覺。

「前面!前面有極為強烈的月能波動!老天!是月之晶核!一塊巨大的月之晶核!」

一個女子的狂喜聲,從遠方傳了出來,不多時,就見一道道身影浮現出來。

那些人有男有女,十五人左右,皆是破碎境的修為。

他們身穿光鮮亮麗的甲衣,身上有著太陰殿的彎月標誌,只是看了一眼,秦烈便知道這些人為太陰殿的武者。

「咦?有人!」

一個分明有著幽月族血脈的女子,錐子臉,柳葉眉,眼睛幽冷,突然飄忽而來。

她身後一眾太陰殿的青年男女緊緊跟隨。

「請問你是那一方的朋友?」

她走向秦烈這一塊,語氣初始很客氣,幽冷的眼睛閃爍著,從頭到腳打量著秦烈的衣著。

她試圖從秦烈的身上看到各大家族和勢力的標誌。

太陰殿在中央世界,僅僅只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這次能進入,也是因為星辰殿的面子,不然他們還不夠資格。

她很清楚,能夠前來此地的人族族人,皆是中央世界各大豪門。

所以她很謹慎。

然而,待到她走進以後,發現秦烈只是孤零零一人,且境界似乎也只有破碎境初期,她眼睛立即流露出隱藏很深的殺機。

「我是太陰殿的庄靜,你知道我們太陰殿修鍊的靈訣,還有血脈,都很依賴月之能量。這塊月之晶核……對我們來說非常珍貴,還請你能割愛。」她鞠身一禮,看起來還算是誠懇,似在請求秦烈高抬貴手,將月之晶核讓出來。

「太陰殿,庄靜……」秦烈眯著眼,說道:「你可識得藺婕?」

「藺婕?」庄靜愣了一下,旋即撇嘴,眼中有著一絲輕蔑不屑,「她算是我小師妹,可惜出身不太好,所以被發配到泊羅界。最近因泊羅界的秘境之門破碎,她恐怕一百年都回不了中央世界,等太陰殿重新打開泊羅界的秘境之門,她可能……早已經化為一堆枯骨了。」

「你或許不知道,泊羅界的幽月族在我們的支持下,才能和黑獄族抗衡。一旦沒有我們的幫助,那兒的幽月族註定會滅亡,他們應該渡不過一百年的。」

「不過和我們太陰殿交好的幽月族,不單單只是泊羅界一支,那邊的幽月族即便全滅,也影響不了太陰殿。」

「這樣啊……」

秦烈拉長聲音,微微一笑,說道:「我從泊羅界而來,你看我身上的銀月印記,是否看出點什麼?」

這般說著,他可以將肩上的銀月印記露出來,好讓庄靜能清楚地看到。

眾多太陰殿的青年男女,凝神一看,臉色都悄悄變了。

「你是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庄靜眼神漸漸冷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