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七十四章月之晶核

第九百七十四章月之晶核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5 22:50  字數:3871

秦烈乘坐著封魔碑,小心翼翼穿行於一個個虛空通道間,一顆心始終懸在半空。

五個虛渾之靈,身上閃爍著五彩光芒,也時刻都在警惕著。

自從踏入這片未知區域,他便緊張起來,總覺得兇險無處不在。

事實……也的確如此。

不知過了多久,他開始看到大量的古屍漂浮在空間中,那些古屍隸屬於不同種族,有古獸族的古獸,有近千米長的巨龍,還有修羅族的戰神,幽冥界的邪神,更有一些連他都不能一眼認出的種族生靈。」小說「

眾多古屍,經過虛空『亂』流扭曲混『亂』之力的多年腐蝕,已沒有一絲一毫的價值。

屍骸身上沒有一點點能量波動,就像是億萬年的朽木,彷彿稍稍碰觸一下,就會變成飛灰。

然而,這些屍骸的出現,卻讓秦烈愈發不安。

那些屍骸體型巨大,有的古獸雖已腐蝕的沒有一絲能量,可身上分明有著天然的紋絡。靈域974

那意味著古獸已掌握了天地中某種力量的本源精髓。

還有一些魂壇碎片,如灰白『色』的碎石,也靜靜懸浮在空中。

五大虛渾之靈,有著「魂壇吞噬者」的稱呼,他們經過那些魂壇碎片時,竟沒有大肆吞吃。

甚至於,秦烈從他們的靈魂中,感知到厭惡的情緒。

這意味著那些魂壇碎片同樣沒有價值。

各類太古生靈的屍骸,粉碎的魂壇,一個個虛空通道。恐怖的能量風暴。滅魂的罡風。流光碰撞的爆炸……這片空間遍布著未知之謎。

秦烈,打足十二分精神,就在此地緩慢穿行。

「呼呼呼!」

一個黑魆魆的虛空通道內,突然傳來洶湧的波『盪』,那洞口如巨獸蠕動的嘴,給人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就在這片區域穿行的秦烈,猛然停下,警惕地看向洞口。

「嗚嗷!」

一聲聲嘶吼咆哮。從洞口傳來,伴隨著飛濺的能量光芒。

「咻!」

數十秒後,一個渾身浴血的身影,從那虛空通道飛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高足足有三米,眼瞳為十字星形狀,皮膚生有天然角質甲殼般的修羅族族人。靈域974

此人身披純黑戰甲,那戰甲一片片,如一朵詭異的黑『色』妖花在他胸口盛開。

一滴滴鮮血,從那些花瓣般的黑『色』甲片上滑落,鮮血內充斥著狂『亂』暴虐的氣息。

「唔!」

他沖向虛空通道。一眼看到不遠處的秦烈,十字星般的眼瞳之中。突然閃出殘忍的光芒。

「好一個鮮嫩的獵物!」

猙獰怪笑著,這個修羅族的年青戰士,已轟然往秦烈掠來。

霎那間,他胸口那朵妖花般的戰甲,一片片花瓣便化為鋒銳的利器。

漫天黑『色』花瓣,像是幽幽彎刀,釋放出純黑的光芒,如花瓣落雨般向秦烈淹沒而來。

靜坐在封魔碑上的秦烈,臉『色』平靜,皺眉看著漆黑花瓣的飄落。

待到那些花瓣離他只有三米時,秦烈深幽的眼瞳之中,突然浮現一抹血腥之『色』。

一個血淋琳的巨大利爪,如遠古凶獸的蹄足,在秦烈頭頂陡然凝鍊而出,瞬間抓向飄落的那些黑『色』花瓣。

「嗤!嗤嗤嗤!」

金屬碰擊的冰冷光澤,從黑『色』花瓣上幽幽閃現,一片片花瓣被泣血鬼爪划過之後,上方都留下了明顯的抓痕。

但黑『色』花瓣並沒有如預想般粉碎。

秦烈禁不住輕咦一聲。

那名年青的修羅族戰士,十字星般的眼睛深處,也浮現出驚異的光芒。

「破碎境初期,竟然有此實力,還真是令人意外。」他嘀咕了一句,臉『色』變得愈發陰沉冷冽,「族老還真是沒有說錯,經過兩萬年的發展蛻變,人族……已變得絕不容小視了。」

漫天飄落的黑『色』花瓣,突然間重聚起來,形成一朵碩大的黑『色』妖花。

黑『色』妖花就高高懸在秦烈頭頂上方。

突地,一股極為強力的吸吮力,從妖花之心釋放出來。

秦烈沉落在魂湖內的真魂,在此刻倏然變得不受控制,如要被妖魔的巨口給吸出來。

修羅族的年青戰士,咧開嘴,殘忍的『舔』了『舔』唇角,貪婪地說道:「聽說人族的血肉最為美味,今天終於可以嘗嘗了。」

可就在他話音方落,他臉『色』驀地一變,竟禁不住尖叫起來。

秦烈頭頂天靈蓋處,一團團雷霆閃電凝鍊,形成一片雷電之力狂暴的雷霆海洋。

絲絲青幽電流,如逆向的瀑布,倒卷而上,洶湧沖入黑『色』妖花之心。

妖花之中,那動『盪』的狂『亂』靈魂,被「噼里啪啦」的雷霆閃電湧入,發出惡鬼痛泣的咆哮聲。

妖花內的戰魂被瞬間重創!

他再看秦烈之時,發現秦烈依然老神在在,端坐在一塊無字墓碑上一動不動,嘴角甚至還噙著淡然笑容。

只是,秦烈的眼瞳,卻赤紅如血,如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殺戮和血腥。

這個年青的修羅族,深深盯著秦烈,看了好一會兒,突然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看來這不是一個好獵物。」

這般說著,他伸手一指,那黑『色』妖花就化為一道黑芒,重新隱沒向他。

一閃後,黑『色』妖花又變成了黑『色』的戰甲,和他強壯的身影完美契合。

他旋即轉身離開。

當他意識到秦烈這個獵物,比想像中難纏,而他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短時間無法解決戰鬥之後,便果斷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