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七十一章靜修

第九百七十一章靜修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4 16:25  字數:2993

秦烈逃離許久後,馬修才慢慢從烈焰印記的灼熱痛苦中走出。

兩名天鬼族的族老,帶著精神萎靡的布托,突然從遠方裂開的一道空間縫隙閃出來。

布托面無血色,眼瞳中不再有攝人光澤,給人一種行將朽木的感覺。

「殺死了沒有?」布托問話。

「沒有,他……從我手中逃離了。」馬修神情沮喪,「他血脈突破到六階了,六階的血脈沸騰起來,令我體內的烈焰印記形成了更加恐怖的不滅焰火。」

布托失望地看著他,說道:「我被天血神芒消融了血脈,已經很難恢復過來。在我之後,你是天鬼族最強之人,你要是不能殺死這個擁有神族血脈的小子,我們天鬼族恐怕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對方……只要他的性命?」馬修詢問。

「他們承諾,只要我們能弄死這個小子,我們天鬼族就能以附庸的身份,變成他們的一部分。」布托流露出強烈的渴望,「他們還答應我們,以後時機成熟了,還會幫助我們拿下暴亂之地!」

「他們只要秦烈死?」馬修再次確認。

「不錯,他們只要秦烈的性命!就連東夷人,這趟配合我們前來,其主要目的也是為了奪取秦烈的性命!」布托道。

「我明白了。」馬修點了點頭,一咬牙說道:「當年這傢伙曾經以靈魂通過三棱大陸進來,我對他的靈魂氣息一直記憶猶新,如果我願意付出一點代價……在虛空亂流內,我還是能找到他!」

「我們天生適應此地環境,你要是無法在虛空亂流殺死他,讓他回到靈域就更加沒機會了。」布托沉吟了一下。沖身旁兩名天鬼族族老吩咐道:「一會兒,你們送我回去,跟著馬修一起行動。靈域中央世界的那個勢力,明確告訴我。只有我們殺死秦烈。才會接納我們!」

「可是您情況不是很妙啊。」一人急道。

「沒事,我只是失去了血脈之力。死倒是死不了。」布托哼道。

「好,我明白了。」

隨後,兩人將布托從那一道空間縫隙,送回東夷一處秘地靜養。

他們則是一起站到馬修身旁。

「為了種族的生存。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到他,以他的人頭來換取我們的未來!」馬修厲聲道。

旋即,他便施展天鬼族的秘法,眼睛,鼻子,耳朵,嘴角。七孔都流出了長長的血跡。

馬修臉色變得極為猙獰可怖。

他的感知力瞬間強了數十倍!

「找到了!」

眼瞳中,邪光一閃,馬修尖叫起來。

三名天鬼族的族老,在虛空亂流當中。如魚兒進入大海,可以用本能避過大多數的兇險,以跨越空間般的速度飛馳。

……

封魔碑如一葉輕舟,在空間之力扭曲混亂的虛空亂流飛逝著,秦烈靜坐在碑面上,臉色深沉。

五大虛渾之靈,像是一盞盞明燈,也在他身旁的碑面上聽著。

封魔碑下方,另一面的碑面上,七道神光如靈蛇蜿蜒扭動,似在不斷感知著方位。

坐在碑面上,秦烈和虛渾之靈保持著靈魂的交流,從而知道此地兇險重重。

他們之所以要全部浮現出來,是為了保護秦烈,防止秦烈被人襲殺。

初始時,秦烈還覺得他們過於危言聳聽,不認為他在虛空亂流內,會被人輕易劫殺。

直到……他碰到第一個生靈魂魄。

在一片霧茫茫的區域,他坐在封魔碑上,就要瞬息穿過之時,他看到那片區域內有一縷縷幽影蠕動。

他當時以為這是虛空亂流的陰魂。

然而,在臨近之時,他從那些幽影的身上,覺察到滂湃的生命能量。

他立即意識到那是強大生靈的魂魄。

人族,境界突破到涅槃境,如果能找到一道空間縫隙,就能以純靈魂的形態進入虛空亂流。

其他的種族,等靈魂強大一定程度,也能靈魂脫離肉身,以純靈魂形態前來。

很多生靈,都會藉助於虛空亂流奇特的環境,來淬鍊靈魂。

這麼做,一方面是令靈魂更加強大,更能適應天地間的嚴酷環境,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以後進行星空旅行做準備。

他在那霧蒙蒙區域,所見到的一縷縷幽影,並不是陰魂,而是強大生命種族的純靈魂。

那些靈魂也是有血有肉,只是血肉之軀並沒有進入虛空亂流,而是留在他們生活的域界,亦或是留在靈域。

他們應該是藉助於那片獨特的區域在淬鍊靈魂。

秦烈駕馭著封魔碑,到達那片區域時,那些至少是涅槃境級別的靈魂,有幾道突然變得猙獰如惡鬼,猛地撲殺而來。

只不過,就在他們快要臨近秦烈之時,猛地覺察到就在秦烈的身旁,還蹲著五道小小的身影。

那五個虛渾之靈,彷彿為虛空亂流最為難惹的存在之一,這些純靈魂的傢伙,一見秦烈身旁竟然有五個虛渾之靈,當即亡命般重新逃了回去。

他們立即鑽入那片霧蒙蒙的空間再也不敢露面。

那次經歷讓秦烈意識到,在虛空亂流中,不但要小心天災,還要小心人禍。

虛渾之靈,這種奇詭的生命體,在虛空亂流之中變得很活躍,而且他們能規避種種兇險,告訴秦烈何處可去,何處有著可能會令他魂飛魄散的兇險。

當他們飛出後,秦烈突然覺得,自己一下子變得安全許多。

飛馳中,他不斷碰到那些以靈魂在虛空亂流修鍊的強大生靈,那些生靈很多不友好,都會嘗試要襲殺他。

但每每臨近,感知到虛渾之靈身上的氣息後,就立即惶恐而逃。

這般行進了一段時間,秦烈甚至可以放下心來,以靈石和補充魂力的丹藥,就在封魔碑上吸收力量恢復自己。

本來充斥著無窮兇險的恐怖之地,因為五大虛渾之靈的存在,變得只是不斷消耗著他的力量。

他在以靈石,丹藥來修鍊時,驚奇的現,在這沒有一絲天地靈氣的虛空亂流,他破碎境的心境,竟無比的平和寧靜。

彷彿,在破碎境這個層次,來虛空亂流修鍊有著很大的幫助。

這個現讓他暗暗振奮。

之後一段日子,他便一直靜坐在封魔碑上,不去管外界的變化,也不管封魔碑的去向。

他甚至不用管無處不在的兇險……

他只是靜下心來修鍊。

五大虛渾之靈,就像是虛空亂流的主人,有他們在身旁,許許多多能令他魂飛魄散的恐怖之地,都被輕而易舉避開來。

也沒有任何幽影靈魂膽敢接近。

在虛空亂流內,他竟極為安然的修鍊了很久很久,忘卻了困擾他的所有事情。

某一天,他依然沉溺在忘我修鍊中,卻被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驚醒。

睜開眼,他看到前方一個巨大的風暴漩渦,如太古巨獸般蠕動著,如要吞咽一切。

風暴漩渦內,有流光碰撞爆炸,有「隕魂礫」如沙石般飛舞,還有冰寒鋒利的空間之刃。

漩渦內,他還看到幾道身影旋轉著,嘶吼著,似在拚命掙扎。

那些身影和他一樣為純粹的血肉之軀。

一直風馳電掣的封魔碑,就在那風暴漩渦旁邊,慢慢停了下來。

五個虛渾之靈,也似在打量著前方巨大的風暴漩渦,似在感知著什麼。

「小友!救命!救我們一命!」

一個靈魂念頭,從那風暴漩渦內傳來,靈魂波動極其詭異。

「我們是靈域中央世界姬家的族人!朋友,只要你肯救我們一命,我們姬家絕不會虧待你!」

見秦烈沒有動靜,他繼續傳訊,顯得更加急切。

「中央世界,三大家族的姬家……」秦烈沉思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