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七十章虛空亂流

第九百七十章虛空亂流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3 19:14  字數:3070

外界。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塔特等人,眼睜睜看著秦烈被空間洞口吞沒,看著那洞口癒合消失。

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塔特,艾迪,尤莉亞、唐北斗等人,無人精通空間之力,也沒人突破到虛空境。

這讓他們根本不能撕裂空間,沖入虛空亂流內,將秦烈給帶離出來。

因此,塔特等人聚集到秦烈消失之地,都是臉色深沉。

「你們殺光這些東夷人!我立即將此事稟報尊者!」塔特沉聲道。

艾迪和尤莉亞點頭。

唐北斗咆哮著,彷彿燃燒的火人,瘋狂衝殺柯禺。

雨凌薇,澹邈和盧毅,也配合著艾迪、尤莉亞對東夷人大開殺戒。

「嘿嘿!沒有用的,天鬼族一定會殺死秦烈!」森野咧開嘴,獰笑著,叫嚷道:「而且,就算是你們再次請動那個虛空境強者,也無法拿我們東夷人如何!」

「三鬼族從暴亂之地遁走,受到靈域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的庇護,只要虛空境強者膽敢在東夷人境域出現,那個黃金級勢力必會插手!」柯禺也大笑起來,「炎魔!你應該知道在東方火獄繼續往東,那片遼闊無邊的疆域屬於誰吧?」

唐北斗臉色一變。

也在此時,塔特取出一根木雕,神情凝重地以靈魂溝通。

以秦山模樣繪刻而成的雕像,眼睛內突然閃爍出深幽光澤,一道靈魂念頭傳遞而來,「塔特,急著找我所為何事?」

「尊者,少主……少主被天鬼族和東夷人暗算,被吸入了虛空亂流。」塔特以靈魂回訊。

他手中的木雕。閃亮的眼睛內,竟流露出令人心悸的光芒。

「天鬼族和東夷人?」木雕內傳來魂念。

塔特急忙點頭。

「知道了。」繼續有魂念從木雕內傳來,「不用擔心,烈兒不會有事。虛空亂流那邊……我會作出安排。」

塔特暗暗鬆了一口氣。

「盡最大力量擊殺東夷人!」又有命令傳來。

「東夷人和天鬼族的族人。似乎……都在中央世界找到了靠山。」塔特請示。

「不用理會,儘管去殺。」木雕傳話。

「明白。」塔特點頭。

旋即。他將木雕小心翼翼收好,沖唐北斗說道:「殺!不用管東夷人和天鬼族後面有誰,放開來殺!」

「好!」唐北鬥眼中都有火焰燃燒。

艾迪等人,也毫不留情。盯著東夷人大開殺戒。

這一批東夷人,也只是領頭的一部分,總人數不超過四十,其中很多都是涅槃境的武者。

他們的大部隊還未跟隨過來。

在塔特鐵了心要血洗東夷人以後,四大相當於不滅境後期的強者,加上雨凌薇、澹邈和盧毅,立即全力動手。

東夷人馬上開始慘叫連連。

……

虛空亂流。

永恆死寂的灰茫茫空間。沒有一絲天地靈氣,卻充斥著混亂扭曲的力量。

傳言,虛空亂流在每一個域界的外層,呈圓環將一個個域界環繞著。

強大的生靈。想要不藉助於虛空通道,直接遁出腳下的域界,必須要穿過奇詭的虛空亂流。

很多強者想要翱翔域外,想要進入浩瀚無際的星空,卻往往在飛出域界,在域界和浩淼星空之間的虛空亂流內喪生。

虛空亂流乃是域界和星空之間一層天然的壁障。

這片空間之力混亂扭曲之地,有著太多太多未知兇險,就連達到虛空境的存在,肉身直接在這片天地走動都可能會不慎魂滅。

一般而言,只有境界突破到涅槃境以後,才敢以靈魂在虛空亂流內遊盪。

不滅境的強者,會逐漸熟悉虛空亂流的混亂之力,能夠較為安全的以靈魂來往虛空亂流。

但是,不滅境的強者,若是冒然以肉身形態出現於虛空亂流,也會面臨著肉身化為煙灰的危險。

而且,不滅境的強者,幾乎不可能破開虛空亂流頂層的空間晶壁。

也就無法真正從一個域界沖離出去,無法以肉身直達浩瀚星空,也很難進行不可預知的星空旅程。

只有虛空境,才有能力穿越虛空亂流,並撕裂空間晶壁,從而徹底脫離一個域界的桎梏。

秦烈,只有破碎境的修為,卻在天鬼族和東夷人的暗算之下,肉身直接降臨虛空亂流。

他在拚命遠離降臨之處時,非常強烈的感覺到,他的靈力,生命精氣,還有魂力,在虛空亂流內扭曲混亂力量的一點點流失著。

似乎,只要在這個恐怖的天地,即使什麼都不做,一動不動,靈力,生命精氣和魂力都會被混亂扭曲之力消耗。

他要遠離馬修,就必須動,這讓他力量的消耗變得更加迅捷。

很快地,他就感覺到疲憊,覺得魂力和靈力也損耗的厲害。

「嘭!」

在他不遠處,一束束不知名的流光突然碰撞,那片區域驟然發生毀天滅地的波動。

一個個太陽顆粒般的光耀從中炸裂出來。

以靈魂稍稍感知了一下,秦烈便已臉色發白,他敢肯定那片爆炸的區域,形成的恐怖波動,比他當初以烈焰玄雷摧毀太陽宮的秘境之門時產生的爆滅之力,還要可怕十倍!

就算是虛空境的強者,如果處在那片爆炸點,也百分百會肉身化為血肉齏粉。

或許,就連靈魂祭台,都可能因此碎裂。

「呼呼呼!」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看到遠處有灰黃色的颶風吹拂,那些颶風之中,參雜著許許多多能讓靈魂消散的「隕魂礫」。

「隕魂礫」乃天級六品的靈材,這東西乃是一些邪魔靈器內的殺手鐧,只要是有著靈魂的生靈,一旦被「隕魂礫」給沾上,靈魂就會如煙霧,記憶散亂,慢慢連魂魄都會消散。

這是一種專門對付靈魂的邪毒靈材。

以前,他只知道這種靈材,卻不知道這些靈材如何收集。

來到虛空亂流,看著那灰黃色颶風內,如沙粒般的「隕魂礫」,他馬上明白這種惡毒材料來源於何處了。

他趕緊遠遠避開颶風行進的方向。

他很清楚,連不滅境的靈魂,都經受不住「隕魂礫」大面積的侵蝕,更何況是他的靈魂?

虛空亂流,充斥著無處不在的流光爆炸,滅魂的颶風,空間利刃的切割,還有天然形成的毀滅性奇陣。

這些皆是要命的兇險。

秦烈在其中疾馳著,一路心驚肉跳,有幾次差點魂飛魄散。

這般沒有方向的狂沖了一陣子,他越來越覺得身心疲憊,靈力和魂力也都消耗的厲害。

他意識到如果不能找個地方恢復,要不了多久,他就會被混亂扭曲的力量滲透血肉魂魄。

這裡沒有天地靈氣,他只有藉助於靈石,藉助於能恢復魂力的丹藥,才能將消耗的力量補充。

「血肉豐碑!」

他率先喚出封魔碑,以之前獲取的秘術,嘗試著從中吸取血肉精氣。

「咻咻咻咻咻咻咻!」

然而,就在封魔碑在虛空亂流浮現的瞬間,七道神光猛地從碑面內飛逝出來。

七道神光如鎖鏈,像綿長的靈蛇,在虛空亂流扭動著,如觸手般探查感知著什麼。

秦烈震驚地看著封魔碑。

當年,他在三棱大陸的時候,曾以靈魂稍稍感知過虛空亂流的存在。

那時,他並不是如今日般肉身降臨。

這時候,封魔碑浮出,不等秦烈作出反應,它竟有了異常變動。

就連先前被他收入鎮魂珠的五個虛渾之靈,也在封魔碑內射出七道神光之後,又一次主動從他眉心漂浮出來。

五個虛渾之靈靜靜落在封魔碑的碑面上。

「呼!」

突地,停滯不動的封魔碑,朝著一個方向飛了過去。

秦烈禁不住驚叫起來,急忙衝到封魔碑的碑面上,如坐船般坐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