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六十章招攬

第九百六十章招攬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0 20:11  字數:3519

?

秦烈在幽冥大陸又待了幾天。

之後,他從魯茲手中,拿到一張羅列了種種修鍊靈材的單子——那是幽冥大陸緊缺的各類資源。

藉助於白骨冥靈壇,他從幽冥大陸重返招魂島,開始著手安排一些事務。

「尊者不希望你過早涉及幽冥大陸的事情。」招魂島,塔特一臉為難,「你這麼幫助幽冥大陸,尊者早晚知道我放你過去了,我怕尊者會責怪於我。」

「此一時彼一時。我現在換個名字,換個身份,大搖大擺出現在中央世界,除了那些域始境的老傢伙,也沒人能認出我來。」秦烈滿不在乎,隨口說道:「域始境的老怪,可不是輕易能看到的。就算是我遇到,只要我沒有出格的表現,他們也不會以恐怖的靈魂洞察力,將我給仔仔細細的觀察一番,那我就不會暴露身份。」

「尊者是不希望出現萬分之一的意外。」塔特嘆道。

「沒事,我會謹慎一點。」秦烈勸慰道。

沉吟了一下,他又說道:「你在招魂島等候一段時間,我會安排炎日島將所缺的材料送過來。另外,我會去一趟泊羅界,問清楚九階朱雀的態度。」

「好。」塔特點頭。

秦烈旋即前往邪嬰島。

這幾年一直待在灰島,幫助灰島煉器師傳授煉器之道的邪嬰童子,恰恰在邪嬰島。

聽聞他過來,邪嬰童子從修鍊之地趕到,一來便開門見山地說道:「秦烈,我們需要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

秦烈愣了一下,「什麼意思?」

今時今日,邪嬰童子將自己當成為炎日島的一份子,盡心盡責幫助炎日島的煉器師成長,深得墨海、姚泰、唐思琪的尊敬。

墨海甚至私下裡向秦烈請示,是否需要將古陣圖的奧妙,也開放一部分給邪嬰童子。

由此可見墨海已將邪嬰童子當成自己人。

邪嬰童子本人,當年因為和羅翰鬥爭失敗,被迫離開天器宗。

他這一生最大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在暴亂之地形成另外一個煉器師為主的勢力,全方面壓制天器宗。

他從炎日島看到了夢想實現的可能性。

於是他不遺餘力的幫助炎日島,將自己當成炎日島煉器師的導師,力圖助炎日島顛覆天器宗掌控暴亂之地煉器一道的規則。

只是,因為他本身出自天器宗,加上心性陰暗,曾造下浩大殺孽,秦烈還有些不放心。

古陣圖為炎日島強大的核心,不是真正放心的人,秦烈不願意開放。

對邪嬰童子,他還在暗中考察,還在猶豫要不要真正吸納此人。

「炎日島的空間傳送陣,和墟地的空間傳送陣,都是中型的,傳輸距離有限。」邪嬰童子解釋,「炎日島的空間傳送陣,能傳送到臨近的幻魔宗,能傳送到墟地。墟地的,能夠到達寂滅宗,也勉強能到天滅大陸,但也僅限於此。」

「這兩座空間傳送陣,無法直達天枯大陸,還有天戮大陸,要去這兩個大陸,還需要中轉一下。」

「我們炎日島如今已是暴亂之地最強的白銀級勢力之一。」

「沒有一座自己的大型空間傳送陣,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秦烈眉頭一動,道:「你能建造大型空間傳送陣?」

邪嬰童子扯了扯嘴角,臉上分明有著傲然之色,「幾乎所有暴亂之地的大型空間傳送陣,都出自我老師之手。在這片天地,目前有能力建造大型空間傳送陣的,除了我那好師兄,便只有我了。」

秦烈神情一震,也來了興緻,「大概需要耗費多少靈材?」

「總價值千萬地級靈石的靈材。」邪嬰童子舔了舔嘴角,顯得有些興奮,「以前的炎日島,恐怕拿不出這麼龐大的材料。不過,自從你和泊羅界有了交易,我們這幾個月賺取的靈石已是天文數字。如今,我們完全有足夠的財力,在我們炎日島建造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

「大型空間傳送陣,是否可以連接暴亂之地所有類似的陣法?」秦烈認真問道。

邪嬰童子點了點頭,說道:「一旦築造成功,我們炎日島能夠和暴亂之地五塊大陸連通,甚至……能和東夷人的空間傳送陣連接起來。當然,前提是他們需要開放,容許我們連通。」

「東夷人……」秦烈摸著下巴,想了一會兒,又道:「能否連接更遠的陸地?譬如……靈域的中央世界?」

塔特留在招魂島的白骨冥靈壇,也是一座空間傳送陣,那座空間傳送能直達幽冥大陸,而暴亂之地和幽冥大陸的距離,遙遠到需要經過一次次空間傳送中轉。

他隱約能感覺到,塔特持有的白骨冥靈壇,還有幽冥大陸那座空間傳送陣,恐怕出自他爺爺之手。

那是最頂尖的空間傳送陣,似能在整個靈域使用,不過數量極為稀少。

他很清楚,塔特和整個幽冥界的族人,都極為依賴那兩座空間傳送陣。

也就是說,那座空間傳送陣,不可能永遠留在招魂島。

他若想和幽冥大陸隨時時刻保持聯繫,就需要建造一座,能夠和幽冥大陸互通的超大型空間傳送陣。

他期待地看向邪嬰童子。

在他的目光下,邪嬰童子眼中流露出苦澀,「就算是我師傅,也只能建造出連通整個暴亂之地的大型空間傳送陣,那種超大型的,能夠和靈域中央世界連接起來的……我師傅也沒有那個能力。所以,他也沒有傳授給我們相關的知識,我恐怕無能為力。」

秦烈心中有些失望。

「不過……」邪嬰童子深深看向他,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