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五十九章十五大至強血脈!(

第九百五十九章十五大至強血脈!(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10 20:11  字數:2962

好些年沒見,秦烈和凌峰等人,就在這個不大的凌家鎮內,一邊遠遠看向凌語詩,一邊隨意攀談。

「你們倆血脈幾階?」秦烈問道。

「我在四階。」凌峰呵呵一笑,說道:「我血脈覺醒的較慢,不如二小姐那麼厲害。」

「你血脈也在五階?」秦烈驚訝看向凌萱萱。

「這有什麼好稀奇的?」凌萱萱自然而然地說道:「在七煞谷的時候,我血脈就覺醒了,我和我姐姐一樣,早就從血脈獲知了神妙。我姐姐因為修鍊更加刻苦,來到幽冥大陸以後,所以比我厲害一點,已經有了階的血脈。」

「你們血脈有何天賦?」秦烈又問。

他對陰冥族的血脈頗為好奇,根據他這段時間的了解,他知道陰冥族的族人,一旦血脈突破到十階,就能蛻變成邪神。

邪神,相當於人族域始境的存在,有著許許多多無法想像的神通。

暗影族,角魔族,還有鬼目族,其實都不算是太古強族,並不被浩瀚星空各大強族認可。

然而,陰冥族卻不一樣,幾乎所有的強大種族,都視陰冥族為至強之一。

他們的血脈,也被認為極為珍貴強大,為頂尖的血脈之一。

從混沌血域,他獲知了關於「完美之血」的知識,知道就連當年的神族,都對陰冥族的血脈極其重視,將陰冥族血脈作為凝鍊「天血神芒」十五種血脈的一種。

熔煉「天血神芒」的十五種血脈。都是最為強悍的血脈,龍族。巨人族,古獸族,修羅族,這些公認強大的種族,都是十五種血脈的一份。

還有一些較為生僻的種族,在當年和神族交戰之後,漸漸沒落,已在遠離靈域的域界潛隱起來。

陰冥族作為十五大頂尖血脈之一。必然有神奇之處,他因此對凌萱萱、凌峰的血脈充滿了好奇。

「我的血脈是玄冥聖火。」

凌萱萱紫色眼眸,浮現出深幽的暗光,她輕輕抬起左手,雪白的手心內,一簇淡紫色火焰悄然凝鍊出來。

這一簇紫色火焰,不斷變幻著形態。一會兒美若盛開的花朵,一會兒像是凝成了幽魂惡煞。

火焰的氣息,也一會兒炙熱,一會兒變得幽冷森寒,充滿了神秘。

「我在七煞谷的時候,就修鍊火焰靈訣。可能當年師傅就是覺察到我適合修鍊火屬性法決。在我血脈覺醒後,我能從血脈內另外獲取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可以融合我修鍊的火焰靈訣。」

「我在血脈突破到五階之後,進入了陰冥族的混沌血域,然後就知道我的血脈為玄冥聖火。」

「這種血脈火焰。如果能夠在玄陰冥海修鍊,提升會更加快一點。」

凌萱萱說道。

秦烈眯著眼。凝神看著她掌心的那一簇紫色焰火,說道:「你的血脈之火,對靈魂也有很強的燃燒性。」

「是呀。」凌萱萱驕傲地挺了挺"shuxiong",說道:「以我從混沌血域得來的知識來看,玄冥聖火慢慢進階,最後能焚滅魂壇強者的靈魂本源。」

秦烈暗暗震驚。

摸著下巴,他沉吟了一下,又看向凌峰,「凌大哥,你呢?」

「我的血脈和兩位小姐相比弱了很多。」凌峰乾笑了兩聲,說道:「目前為止,我只覺醒了一種血脈天賦,叫做甲盾。」

這般說著,他也催動血脈之力。

隨後,在他身上,便覆蓋了一層天然角質甲胄,那是一種墨黑色的硬甲,如龜殼一般布滿了天然紋理,似蘊含著神秘。

「甲盾形成以後,大多數強大的靈訣,落在我身上都會變得殺傷力有限。」凌峰解釋,「它也不影響我的靈活性,甚至還能讓我更加強大一點,但卻沒有其它的神秘用途。至少……目前是這樣。」

「凌峰,你也不要妄自菲薄,等你血脈突破到五階,或許甲盾就會不一樣。」凌承志勸慰道。

「嗯,是這樣的,姐姐的血脈在初期的時候,並沒有太過於厲害。」凌萱萱也說道:「但她血脈突破到階以後,就忽然變得不一樣,彷彿能牽引人的靈魂。上次那個五層魂壇的關洲,就是被姐姐施展秘術後,靈魂突然間失控,反而被戈登大人殺傷。」

「語詩的究竟天賦是什麼?」秦烈愕然。

「涉及到最神秘的靈魂。」凌承志深吸一口氣,臉色凝重,「具體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戈登大人,還有塔特大人,都說她的天賦非同小可!」

秦烈暗暗吃驚。

他曾經聽拉普說過,和靈魂有關的血脈天賦,極為的稀罕,往往都是非常強大。

靈魂,為所有生命種族的本源,能影響靈魂的血脈天賦,一定是最為恐怖的那一類。

這時候,他下意識看向格雷、魯茲等人,這才發現他們看向凌語詩的目光,如看著一塊未經雕琢的稀世美玉。

他突然就明白,格雷這趟之所以會承認凌家族人身份,不是因為他,也不是因為格雷的弟弟拉普,而是因為凌語詩本人!

也在此時,凌語詩身上所有異常波動平息下來,她長長睫毛扇動著,似要慢慢醒來。

秦烈停下了和凌峰等人的交談,和他們一同走向凌語詩,就在那些幽冥界強者旁邊站定。

「語詩的血脈……是否極為罕見強大?」秦烈向拉普求證。

拉普重重點頭,說道:「以我對血脈的認識來看,凌小姐的血脈,會是第二個能令陰冥族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的至強血脈!她若是將來血脈蛻變到十階,她會比三千年的尊邪神還要可怕,甚至可能比他們五個加起來都要強!」

此言一出,秦烈和凌家族人都是大吃一驚。

「真有這麼厲害?」秦烈駭然。

「很久之前,陰冥族只是幽冥界一個小小的種族,遠遠不如角魔族、暗影族和鬼目族強大。直到一個陰冥族的族人,他的血脈覺醒之後,能夠和幽冥界兩大奇地的玄陰冥海形成聯繫,並且能夠從玄陰冥海獲取源源不絕的力量,他也是第一個將血脈蛻變到十階的幽冥界族人。」

拉普深吸一口氣,以充滿敬意地語氣說道:「因為他的出現,陰冥族變成了幽冥界的皇族,而陰冥族血脈……也被公認為十五大至強血脈之一!在他之後,陰冥族的族人,才能蛻變到十階!」

「他開創了陰冥族和幽冥界的一個時代!」

「而凌小姐,則是另外一個血脈天賦,和兩大奇地之幽魂獄相通,並且血脈特徵也完全一樣的陰冥族族人!」

「凌小姐將來若能突破到十階血脈,她能開創一個新的時代,能帶領幽冥界扭轉天地!」

話到這兒,不單單是拉普,連戈登、魯茲和格雷三個幽冥界頂尖強者,也都神情激動。

「你對血脈的認知還真是驚人。」秦烈讚歎。

「我畢生的,就是希望完善角魔族,暗影族和鬼目族的血脈,讓三大幽冥界的強族,也能蛻變到十階的血脈!」拉普喝道。

秦烈深深看向他,心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卻沒有當即說出來。

這時候,凌語詩也真正醒來,她看向眾人,淡然一笑,說道:「我沒事了。」

「您的傷?」戈登不放心的問道。

「全好了。」凌語詩笑著說。

「我代表鬼目族,見過女皇殿下!」格魯突然單膝著地,以幽冥界的禮儀鄭重行禮,「我回到鬼目族後,會說服那些族老,令整個鬼目族認可女皇殿下在幽冥界至高無上的身份!」

「你為什麼突然這樣?」凌語詩大為不解。

格雷認真道:「因為我今天才知道,您會為整個幽冥界帶來驚天動地的變化!」

……

ps:祝大家秋快樂,然後,弱弱地求一下月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