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五十四章血脈之爭!(求月票

第九百五十四章血脈之爭!(求月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6 05:08  字數:2952

幽冥大陸北部,有一座名為炎帝城的巨大城池,這座城池乃蒼炎府的主城。

炎帝城中央,由天炎晶為主材建造的宏偉宮殿深處,兩名身高體擴的中年男子,在一面兩米高的棱形鏡子前,恭敬地等候著。

不多時,從那棱形鏡子內,突然浮現出一簇簇熾烈火焰。

火焰中漸漸湧現強烈的空間波盪。

「呼!」

一個全身燃燒著火焰的雄偉身影,突地從鏡子內走出,站到那兩人身前。

「恭迎府主!」兩人齊聲道。

蔡燦看向兩人,身上火焰如靈蛇,一條條收入體內,道:「還沒有拿下幽冥大陸?」

兩人垂著頭,一人道:「屬下無能。」

「只是暗影族和角魔族,以你們兩人的境界力量,怎會遲遲不能將幽冥大陸攻破?」蔡燦皺眉。

他很清楚這兩個屬下的強大實力,一人擁有四層魂壇,一人五層魂壇都已築造出來,多年來和他並肩作戰,從未令他失望過。

幽冥大陸沒有鬼目族到來,以暗影族和角魔族的實力,按道理應該不是兩人對手。

蔡燦不清楚幽冥大陸什麼地方會比較棘手。

「陰冥族那個名叫凌語詩的女人,血脈蛻變到六階,靈魂充滿了神秘。她以血脈催動九幽秘術,能營造出類似於幽冥界『九幽魂獄』般的靈魂深淵。」五層魂壇的關洲,臉色沉重,說道:「我上次釋放出魂壇,本來可以重創角魔族的戈登,卻因為那女人的九幽秘術,使得我魂壇突然不受控制,差點反被戈登重創。」

「陰冥族不愧是幽冥界的皇族,他們的血脈極為可怕,有著能扭轉靈魂的神秘力量。」四層魂壇的萬潼。也流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彷彿也吃過大虧。

蔡燦眼神深沉。

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道:「陰冥族血脈的確可怕,那個女人將來血脈如能突破到十階。她會變成幽冥界的新一代邪神。每一個幽冥界的邪神,都擁有域始境的戰鬥力,當年幽冥界全盛時期,五尊邪神震懾八方,就連中央世界頂尖黃金級勢力,也輕易不敢招惹。」

「補天宮能將五尊邪神轟殺,也付出了極為慘痛代價,一千年都沒有恢復過來。」

「六道盟能在這些年的爭鬥之中,和補天宮有來有回,還是因為補天宮被幽冥界的五尊邪神傷的太厲害。」

關洲和萬潼愈發驚異。

「不能讓陰冥族強盛起來。」蔡燦沉吟了一下。說道:「每一個陰冥族的族人,血脈突破到十階,都能發生蛻變。」

「那女人……似受血脈反噬,也受了重傷。」關洲突然道。

蔡燦點了點頭,道:「她如今血脈只有六階。強行以血脈之力催動九幽秘術,乃傷人傷己的做法。」

「府主你已從朱雀界回來,由你坐鎮,我們應該能輕易拿下幽冥大陸。」萬潼道。

「我要先去一趟六道盟,等我從六道盟回來,會著手處理這些幽冥界的傢伙。」蔡燦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們近期好好準備。」

萬潼點頭表示明白。

關洲多問了一句。「府主,你著急去六道盟所為何事?」

蔡燦的臉色,一下子沉重起來,「六道盟,星辰殿,還有九重天掌控的那些域界。一些邊沿未知虛空,似有神族出沒。」

關洲,萬潼都是一愣,「神族?」

對於已銷聲匿跡近兩萬年的種族,關洲和萬潼都有些陌生。神情也顯得有些不在乎。

「你們不會知道這個種族有多麼的可怕。」蔡燦深吸一口氣,說道:「這兩萬年來,人族各大頂尖黃金級勢力,沒有一刻敢懈怠。在神族當年消失的虛空,常年都有各大黃金級勢力強者巡視,生恐神族會突然再次降臨。」

「他們不是被我們趕跑了嗎?」關洲道。

「我們?」蔡燦眼神有些苦澀,「當年乃是人族聯合百族,還有眾多域界的強者,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才逼神族遁出靈域。神族離開後,我們人族最頂尖的強者,幾乎死了八成。其它太古強族的巔峰存在,也隕滅了一大半。我們雖然勝了,其實是慘勝,要是神族當年真鐵了心戰到死,勝負如何還猶不可知。」

「他們真如此可怕?」萬潼駭然失色。

「因為有神族出沒的蹤跡,如今中央世界所有黃金級勢力,都已緊張起來。」蔡燦停頓了一下,說道:「越是古老的家族和勢力,越是恐懼神族,連姬家都開始收縮人員,短時期不準備繼續在別的域界征伐下去了。」

「姬家可是太古時代就存在的人族古老家族啊!」關洲驚叫。

「所以我必須先去六道盟,弄清楚真實的狀況,然後才會回來處理幽冥界的傢伙。」蔡燦道。

……

「銀線天蛇的生命精血,蘊含一種升華血脈的奇異力量,就是藥力比較猛烈,融合時會非常痛苦。」

石屋內,拉普看向秦烈和凌語詩,神情肅穆。

「我通過添加一些葯汁,已盡量減弱銀線天蛇精血內的不穩定藥力,不過……我還是不確定你們能否承受。畢竟,這兩滴精血,來自於九階的銀線天蛇。而你們,血脈一個在六階,一個在五階。」

「我需要這滴精血來恢復傷勢。」凌語詩堅定地拿起一個玉瓶。

秦烈咧嘴一笑,說道:「從我有意識起,我就在和痛苦做鬥爭,我就不信區區尼維特的一滴精血能奈我何!」

「我祝你們能順利融合這兩滴血。」拉普說道。

秦烈和凌語詩相視一笑,同時擰開瓶塞,將九階銀線天蛇的生命精血滴在掌心。

那兩滴鮮血,如強硫酸一般,一落入兩人掌心,就突然冒出濃煙。

兩個血洞幾乎瞬間在他們掌心浮現。

旋即,那兩滴尼維特的鮮血,一下子就和他們的血脈融在一起。

下一刻,這個小小的石屋當中,便傳來兩人無法遏制的痛苦嘶叫聲。

凌家鎮的鎮口,魯茲,塔特,還有角魔族的九角戰士戈登,突然間現身。

他們面色凝重地看向一行人。

這是一群鬼目族的族人。

為首一人,擁有九個眼睛,他第九個眼睛,生長在腦袋上,閃爍著碧綠色的冰冷光芒。

「格雷!你來做什麼?」

比塔特還要強大一籌的角魔族強者戈登,擁有九個角,這相當於人族虛空境強者的實力,他和魯茲等人站在一起,堵在凌家鎮鎮口。

「來看看老朋友不行?」鬼目族的格雷,看向魯茲,說道:「聽說你從泊羅界回來,我很吃驚,特意來看看你。」

「哦,那謝謝了。」魯茲不在意地說道。

「拉普!」格雷朝著凌家鎮,突然怒吼一聲,「三千年了,你都躲藏在何處?為什麼從不肯回去?」

「大哥?」拉普臉色一變。

他本欲觀察著秦烈和凌語詩的一舉一動,卻因格雷的一聲怒喝,嚇得一哆嗦。

「女皇在融合九階銀線天蛇的生命精血!你不要大吵大嚷!」戈登怒道。

「她是你們認為的女皇,我們鬼目族可不承認她的身份。」格雷哼了一聲,說道:「真正的陰冥族族人,一出生就是紫發和紫眼,體內流淌著紫色鮮血。這些凌家人,根本就是竊取了陰冥族血脈的人族,他們和那些中央世界頂尖黃金級勢力的人族,分明就是同一種人!他們是人,不是我們的皇族,你們是不是眼瞎了?」

凌家鎮鎮口,暗影族,角魔族和鬼目族的頂尖強者,在凌家血脈一事上,進行著激烈爭吵。

格雷不認可凌家族人的身份,所以從頭至尾都沒有支持過他們和蒼炎府的戰鬥,而且嚴令族人前來幽冥大陸。

……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