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五十二章另一個凌家鎮

第九百五十二章另一個凌家鎮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6 05:08  字數:3099

五座巍峨入雲的山峰,在秦烈眼前呈現出來,那五座山峰和他當年在幽冥界所見的魔神山脈極其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此處的五座山峰,要比他曾在幽冥界見到更加壯觀高聳。

據他所知,在幽冥界三大種族的族地,有著眾多類似的魔神山脈,每一座魔神山脈內部,都有著五尊邪神的分身。

他在角魔族生活的山脈中,還真的見到邪神的分身蘇醒,高宇甚至還得到了其中一位邪神的傳承。

時隔多年,在幽冥大陸深處,他又見到類似的山脈,自然而然想起和莽妄、宋婷玉闖蕩角魔族魔神山脈的情形。

「這裡的五座山峰,內部……可有邪神分身?」秦烈突然問道。

「我們在嘗試重聚邪神主身。」塔特神情肅穆。

秦烈愕然,「邪神……真的還有復活重生的可能?」

塔特重重點頭,「五尊邪神並非真正的隕滅,他們破碎的靈魂,一旦重新聚集起來,他們就能恢復靈魂智慧。有了靈魂,以他們的生命精血,他們能重新衍生出血肉骨骼,這樣就能復活過來。」

「生命精血能衍生出血肉骨骸?」秦烈駭然。

塔特深深看向他,微微一笑,說道:「最神秘的太古強族血脈,往往都有以精血重鑄血肉軀體的天賦,邪神體內流淌著陰冥族的高貴血脈。他們的一滴生命精血,只要能獲得龐大的血肉精氣,以靈魂慢慢淬鍊,就能重新築造軀體。」

「你體內流淌著神族血脈,你如今擁有恢復天賦,等你血脈提升到一定程度,恢復天賦將蛻變到自愈,繼續蛻變後,就會變成重生天賦!」

「恢復,只會讓你迅速恢復體力,讓你的傷口能迅速縫合,傷勢快速恢復。」

「自愈,會讓你指頭,耳朵,腳趾被斬斷後,還能再次生長出來。」

「重生,則是在你肉身爆滅以後,以生命精血重新煉製出血肉軀體。」

指著五座山峰,塔特繼續說道:「那些落在我們三大強族的魔神山脈,內部都有邪神分身,他們的分身……就是以邪神的生命精血煉出來的軀體。」

「五尊邪神,能夠從分身中獲取生命之力,從而在戰鬥中擁有更強的戰鬥力。」

「對我們的這五尊邪神而言,重煉一具血肉軀體,其實並不難。難的是……將散落在天地間的碎魂,給一點點重聚起來。」

「只有靈魂全部重聚,邪神才能真正蘇醒,才能入駐分身,經過秘術一番煉製,就能將分身變成新的主身。」

魯茲淡然一笑,也隨意地說道:「你不必大驚小怪,以你的最強神族血脈來看,等你的血脈突破到九階,你也會擁有重生的天賦。」

「重生天賦,肉身爆滅後,以生命精血為本源,以龐大生命精氣為力量,能重新煉成血肉軀體……」秦烈思索著,眼中閃爍著絲絲電芒。

他下意識將血肉豐碑喚出,握著這塊被暴*之地稱呼為「封魔碑」的血肉豐碑,回想著八具神屍,每次戰鬥後,都在吞吃血肉來儲藏血氣,他漸漸意會過來。

神葬場的六大靈體,也是被血肉豐碑吸入其中,被煉化掉。

隨後,從血肉豐碑內滴出最為精純的六大靈體鮮血,那些鮮血和無垢魂泉融合,加上他的靈魂和鮮血,最終被鎮魂珠煉成虛渾之靈。

他每每能夠通過血肉豐碑,來獲取龐大的血氣,用來修鍊血靈訣。

「未來,血肉豐碑內龐大的血肉精氣,不但能夠令我在交戰之時,迅速補充生命精氣,幫助血脈恢復。甚至於,還能通過血肉豐碑的浩瀚血氣,令我在軀體爆碎後,重塑肉身體魄!」他神情一震。

「秦烈,凌家族人如今就生活在山脈中。」塔特道。

秦烈深吸一口氣,慢慢平復心境,臉色重新平靜。

一行人往山脈深處而來。

「塔特大人!」

「見過塔特大人!」

不時有角魔族的族人,從一個個山谷走出,沖著塔特行禮。

「大統領!魯茲大統領!」

突地,一個尖利的聲音,由另外一個山谷傳來。

那個山谷中,乃是一群暗影族族人修鍊,其中一人看到魯茲上,立即激動的手舞足蹈。

「大統領回來了!」

很多暗影族的族人,紛紛尖叫起來,然後就見許許多多暗影族的武者狂奔而來。

「拜見大統領!」

在秦烈眾人前方,數百米暗影族的族人,跪伏在地,崇敬的望著魯茲。

「都起來。」魯茲抬手,微微一笑,「三千年了,我們終於從泊羅界回到這裡,回到我們曾經輝煌過的幽冥大陸!」

眾多暗影族族人振臂高呼。

「咦!秦烈!」

一個角魔族族人的尖叫聲,從遠處傳來,正是庫洛。

隨後,被秦烈親自送往幽冥大陸的庫洛,庫魯,多羅,還有很多角魔族的族人,也都顯現出來。

那些人臉上都流露出驚喜交加的笑容。

山脈更深處,凌家族人也聞訊而來,凌峰,凌萱萱,凌承志等等秦烈熟識的人物,也都悄然浮現。

那些人倏一看到秦烈,都是轟然一震,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烈也是不斷深呼吸,才讓自己能保持鎮定,遠遠沖那些人喝道:「好久不見!」

他注意到,除了那些上了年齡的凌家族人,其餘的青年少年孩童,都已全是紫發紫眼。

這些凌家族人,來到幽冥大陸以後,血脈顯然都相繼蘇醒了過來。

一頭短髮的凌峰,鋼針般的頭髮,也是深紫色。

他遠遠望著秦烈,兩手握拳,肩膀輕輕抖動著,虎目中爆射出攝人精光。

凌萱萱輕輕咬著下唇,紫色眼瞳中,已有淚水泛溢而出。

突然間,眾多角魔族和暗影族的族人,都慢慢停止了叫嚷嘈雜。

「你先去見他們吧。」塔特輕聲知會秦烈一句,說道:「凌小姐受了傷,在神殿內靜養,不宜隨處活動。我想,她應該也希望能馬上見到你。」

「我和你一起過去。」拉普道。

秦烈點了點頭,旋即不再多言,和拉普一起往凌家族人所在的山脈深處而來。

沿途,角魔族和暗影族的很多族人,因不知他的身份,都在竊竊私語。

「他是尊者的孫兒!」塔特臉色一沉。

「我們就是被他從幽冥界帶入赤瀾大陸,又從赤瀾大陸前來幽冥大陸,沒有他,就沒有我們。」庫洛向周邊那些不同族部的角魔族族人解釋。

那些人肅然起敬。

「是他前往泊羅界,將我們從泊羅界帶回靈域,沒有他……我們這一支暗影族族部,已在泊羅界被滅掉。」艾迪向暗影族族人解釋。

眾多暗影族的族人,也是猛然一震,看向秦烈的目光立即充滿了敬意。

於是,在這些角魔族、暗影族族人驚異的目光下,秦烈一路來到凌家生活的山脈。

山脈深處,建造著一座和當年的凌家鎮,幾乎一模一樣的小鎮。

凌峰等凌家族人都站在鎮口。

秦烈來到後,發現所有凌家的族人,全部聚集在鎮口,一起在迎候他的到來。

凌承志看著他,流露出一個感慨萬千的表情,輕聲道:「秦烈,你終於回家了。」

在他們所有人的心中,秦烈,永遠都是凌家鎮的一份子。

看著這些熟悉的人,看著一模一樣的凌家鎮,秦烈胸口也有些堵,「是啊,我回家了。」

話罷,他的視線越過眾人,落到凌家小姐應該在的那棟樓閣。

「小姐不在凌家祖樓。」凌峰伸手指往另外一個方向,眼神複雜道:「小姐一直都在那兒。」

秦烈扭頭,看了一眼,轟然巨震。

凌峰手指的位置,應該是他以前在凌家鎮的時候,所生活的小石屋。

如今,在那個位置,也有著一模一樣的小石屋,和以前凌家鎮那個石屋沒絲毫差異。

……

ps:三更,求一張月票!!!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