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五十章贏得尊重

第九百五十章贏得尊重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4 16:37  字數:3627

「我代表不了神族,所以我不能答應你什麼,也無法承擔助你對付陰影生命種族的責任。」

秦烈望著幽夜,心中泛起一絲不安,對幽夜所說的陰影生命種族,還有陰影暗界有了一種極深的忌憚。

按幽夜所說,陰影生命在一點點侵蝕著天地,早晚有一天能發現靈域。

等陰影生命到達靈域,這個生活著許許多多生命種族的域界,可能會生靈塗炭,連域界本身也會被同化,變成再也沒有日月星辰,不見光亮的永恆黑暗之地。

幽夜的描繪,相當於末日的到來,讓他壓力頓增。

「我希望你能替我引導幽月族。」幽夜又道。

「此事以後再說。」秦烈搖了搖頭,暫時擱淺他的請求,「我要收回月淚了。」

幽夜之魂,聽他這麼一說,慌忙逸入九滴月淚。

此時,天上的月亮,已從九變八。

泊羅界的下半夜由此開始。

過了一段時間,許然、童真真和林涼兒,在滕遠等人的陪同下過來。

童真真和童嫣間的談話,顯然告一段落,童真真臉色黯然,似乎沒有從九階朱雀那兒,得到她想要的承諾。

「秦烈,我們最近在攻打炎族,沒有時間收集更多靈材進行交易。」尼維特咧開嘴,怪笑著,說道:「等你下次過來的時候,巨人族和黑獄族的傢伙,應該會親自和你談一談。巨人族和黑獄族也想通過你的途徑,將他們那邊出產的靈材和你交換。」

秦烈點頭,「沒問題。」

許然和童真真忽視一眼,心裏面雪亮,知道秦烈通過泊羅界,將會為炎日島帶來巨額財富。

生活在泊羅界的古獸族,分明也極為信任秦烈,未來秦烈若是在暴*之地遇到解決不了的麻煩,滕遠、尼維特這些人甚至會親自過來相救。

一旦他和巨人族、黑獄族也達成交易,這兩方也會自然而然地成為炎日島的盟友,將來也會是炎日島助力。

兩人看著秦烈,心中暗暗吃驚,知道單單依仗著泊羅界,暴*之地就沒有任何一股勢力能遮掩炎日島的鋒芒。

將來,就算是天鬼族的布托能恢復過來,想要肆虐暴*之地,也要看秦烈是否同意。

「我有急事回墟地,你們呢?」秦烈問。

「自然一同回去。」許然笑道。

「嗯。」秦烈往秘境之門而去。

數分鐘後。

一行人從泊羅界重返招魂島,剛在黑曜石宮殿前站定,許然就問道:「上次……寂滅宗寫了一封信給你,關乎聯姻的,你怎麼看待?」

林涼兒冰晶般的眼眸,射出一束冰棱般的寒光,不知道是針對許然,還是針對秦烈。

「炎日島和寂滅宗的友情,不需要聯姻來多此一舉。」秦烈淡然道。

許然苦笑,「聯姻,不單單是因為鞏固雙方的友誼,也是,也是……」希望能獲取神族血脈這事,他還是沒有好意思說出來。

「這事以後不要談了。」秦烈搖頭。

許然內心一嘆,也不再多說什麼,不久便和童真真告辭,只說以後還需要麻煩秦烈,他們可能還會來泊羅界找古獸族那三大巨頭。

秦烈一口答應下來。

林涼兒猶豫了一下,說道:「將來你如果和蒼炎府對上,朱雀一族,還有我,包括泊羅界的那些古獸族強者,應該都會出手相助。」

秦烈眼睛微亮,點頭表示明白。

「我一直都在寒冰島。」丟下這麼一句話,林涼兒也悄然離開。

也在同時,拉普突然著急地現身出來,問道:「秦烈,我給你煉製的那兩滴鮮血,你有沒有服用?」

他似乎一直在附近,很著急想要和秦烈講話,但因許然三人沒走,他才沒現身。

「都還在。」秦烈一臉詫異,「怎麼?那兩滴鮮血有問題?」

「沒問題。」拉普深吸一口氣,臉色肅然,道:「可不可以給我一滴鮮血?我,我要急用!」

二話沒說,秦烈取出一滴鮮血,直接交到拉普手中。

「這滴鮮血……不會用在外人身上。」拉普以一種奇異的語氣說道。

「秦烈,我們準備離開墟地,馬上前往幽冥大陸。」艾迪從遠方走來,說道:「我們在等你回來,向你告別以後,我們就會過去了。」

「可是塔特來了?」秦烈沉喝。

艾迪輕輕點頭,說道:「幽冥大陸那邊情況不太好,我們必須儘快過去,不然……」後面的話,艾迪沒有說下去。

「帶我去見兩位統領!」秦烈眼神冷峻。

魯茲為暗影族的統領,塔特,當年則是角魔族統領,三千年前兩人便是三大強族的響噹噹人物。

艾迪驚訝地看了秦烈一眼,想了想,說道:「他們都在招魂島。」

隨後,在艾迪和拉普的帶領下,秦烈來到那片覆蓋著濃濃冥魔氣的區域,也見到了魯茲和塔特。

不但如此,尤莉亞等暗影族的魂壇強者,也都一個不少,赫然全部在列。

之前被安排在七目島的那些暗影族年青族人,也被他們召集過來,聚集在一座放大後的白骨冥靈壇周圍。

魯茲和塔特,還有那些暗影族魂壇強者,都是臉色深沉,使得此地氣氛頗為凝重。

看到他過來,魯茲、塔特才勉強一笑,由塔特說道:「沒料到你竟然將暗影族,從泊羅界給成功帶了回來。本以為,你最多將暗影族在泊羅界的消息帶回來,然後我們另外想辦法,將他們接引過來……」

塔特由衷讚歎:「不愧是尊者的孫兒。」

他已經知道秦烈將太陽宮和太陰殿連接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