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四十八章共同敵人!

第九百四十八章共同敵人!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3 14:31  字數:3015

「朱雀界被攻佔了?」

童嫣紅艷艷的臉上,流露出驚容,顯得有些難以置信。

數萬年來,她一直率領一部分族人生活在泊羅界,很少關注外界的變化。

但因太陰殿和太陽宮有秘境之門連通泊羅界,她還是多多少少zhidao一點靈域中央世界的情況,她離開的朱雀界,比起泊羅界還要炙熱難耐,她不認為六道盟的人族武者,能適應朱雀界的嚴酷環境。」小說「小說章節

「朱雀一族,在朱雀界實力要提升三成,而且遍布著火山炎海,那些人族怎麼能攻破朱雀界?」童嫣表情凝重。

「大人,看來你當真是太久沒有了解靈域中央世界了。」童真真嘆了一口氣,解釋道:「六道盟多了一個同盟,這個同盟叫做蒼炎府,乃是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蒼炎府的所有人族武者,都修鍊火焰力量,傳言……府主獲得了部分炎帝傳承,已擁有六層魂壇。六道盟就是和蒼炎府聯手,破開了朱雀界的火焰晶壁,殺入了朱雀界。」

「如今,我們朱雀界已成為蒼炎府的修鍊寶地,那些精修火焰力量的人族武者,將我們朱雀界當成自己的家園了。」

「蒼炎府!」童嫣咬牙沉喝。

她雖離開朱雀界多年,可畢竟還是朱雀一族,聽說朱雀界被鳩佔鵲巢,所有朱雀都被迫離開,她突然怒火中燒。

秦烈在一旁聽著,神情淡然,心中不起波瀾。

浩瀚星空中。不同種族間的廝殺和爭鬥。從沒有一刻停息。

最早之前。人族孱弱,在靈域被各族欺凌,被鬼族當成肉食對待,被許多太古強族每每在祭祀先輩的時候,當成活祭品,一次屠殺成千上萬族人。

神族強盛時,肆虐八方,令靈域百族臣服。

百族驅逐神族以後。也是大殺四方,在星空內很是驕狂過一段時間。

如今人族強盛,開始逐步蠶食百族,侵蝕他們的域界空間。

這個世道,任何一個種族一旦弱小,就會被強族當成目標來攻佔。

種族之間的爭鬥永遠不會休止。

經歷了那麼多事情,秦烈漸漸看開,算是洞徹了天地間殘酷的競爭規則。

「秦烈,你和幽冥界的種族似乎關係很緊密,我沒有說錯吧?」童真真突然問。

這趟在落日群島現身的魯茲等暗影族族人。招魂島的拉普,都說明秦烈和幽冥界有著默契。

她通過寂滅宗的關係。稍稍打聽了一下,還探知到秦烈和角魔族同樣早有聯繫。

種種跡象表明,秦烈和幽冥界的種族,一定有著超常的關係。

「bucuo。」秦烈沒有否認,微微一笑,說道:「怎麼突然提起這事?」

「蒼炎府臨近幽冥大陸,最近幾年來,他們已數次和幽冥大陸發生衝突。」童真真眼瞳深幽,停頓了一下,仔細觀察秦烈的神情。

她看到秦烈突然皺起了眉頭。

「據我所知,幽冥大陸出現了陰冥族的女皇,她如今統帥著角魔族和暗影族族人,正在和蒼炎府作戰。」童真真繼續道。

秦烈臉色漸漸陰沉起來。

「她的處境並不好。」童真真輕嘆一聲。

「怎麼不好了?」秦烈主動詢問。

「幽冥界三大強族,角魔族和暗影族信服她,視她為陰冥族女皇,擁護她在幽冥大陸的尊貴地位。」童真真話鋒一轉,道:「可是鬼目族的族人,並不承認她的身份,說她為人族和陰冥族的混血,不夠資格統領三大強族。今日的幽冥界,鬼目族才是最強大的勢力,他們沒有派遣強者去幽冥大陸助戰,還處處制衡她,讓她無法從幽冥界獲取豐富的資源。」

「幽冥界盛產各類稀罕靈材的奇地,一個是玄陰冥海,一個是九幽魂獄,這兩個寶地都被鬼目族把守著。」

「鬼目族不把這兩個地方開放給她,她就無法獲取大量的材料,增強角魔族和暗影族族人的實力。」

「那些跟隨她的陰冥族族人,也沒辦法很haode修鍊下去,不能給她太多助力。」

「這是內憂。」

「外患就是蒼炎府。」

「蒼炎府臨近幽冥大陸,三千年前差點被幽冥界三大強族覆滅,他們一直仇恨幽冥界的種族。」

「今時今日,蒼炎府已蛻變成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又和六道盟為攻守同盟,比起五尊邪神全部隕滅的幽冥大陸,實力只強不弱。」

「我聽說,在最近的一戰中,陰冥族的女皇……還受了重傷。」

話到這兒,童真真不再多言,只是深深看著秦烈。

她清晰地看到,從秦烈的眼中,繚繞著一簇簇憤怒火焰。

她馬上明白她猜對了,她突然就意識到如今坐鎮幽冥大陸的陰冥族女皇,就是當年在赤瀾大陸消失的凌語詩。

被玄天盟、八極聖殿視為異類的凌家族人,就是現今在幽冥大陸,被角魔族、暗影族擁護的陰冥族幽冥界的皇族。

「秦烈,其實我們有共同的敵人。」童真真又道。

「六層魂壇的人族強者,我未必就會輸!」童嫣哼道。

「蒼炎府背後還有六道盟。」童真真一嘆。

童嫣臉色一變,突然沉默下去。

「有句話……我一直想問。」童真真看向秦烈。

沒吭聲的許然,這時候,也深深看向秦烈,目光頗為複雜。

「你想問什麼?」秦烈沉聲道。

「三百年前,稱霸靈域中央世界的秦家,突然瘋狂屠殺九重天的武者,戰鬥極短時間波及到各大域界,最終引來輪迴教,星辰殿,六道盟,還有敖家、陸家五大頂尖黃金級勢力討伐。」

「秦家雖強,卻抵不過六大同等級黃金級勢力的聯手轟擊,最終家主秦浩魂壇爆碎,不知所蹤。」

「秦家這個龐然大物也轟然倒塌。」

童真真停了一下,繼續道:「傳言,矛盾的源頭……是因為六重天的韓茜,殺了秦家之主的獨子秦烈。」

「你和那個秦烈……有沒有什麼關係?」

「沒有,我不認得他,那是三百年前的事,和我無關。」秦烈搖頭。

「哦,這樣啊。」童真真拉長聲音,顯然並不是真的相信秦烈所說,「我只是覺得,要是幽冥大陸和秦家有關,他們或許不用懼怕六道盟。秦家當年雖轟然崩塌,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傳言秦家族內很多強者,都悄悄遁入了別的域界潛隱起來,就連老家主也銷聲匿跡,始終不曾現身。」

她和秦烈對話時,童嫣,滕遠,尼維特等人,都驚疑不定地望著秦烈。

這些古獸族的九階強者,通過秦烈的眼神,便能看出秦烈一直言不由衷。

但他們並未說破。

「炎族這邊先停一停,有什麼話,你們回去再說吧?」滕遠問道。

唐嫣和尼維特一起點頭。

隨後,在古獸族三大巨頭的命令下,眾多古獸族的族人紛紛從炎族領地離開。

秦烈也隨同他們返回秘境之門所地。

回到古獸族,他便孤身一人在秘境之門所在的山洞待著,任由童真真、林涼兒和九階朱雀交談。

時間匆匆流逝。

等九個月亮,一起在泊羅界的夜空滿月時,他從洞內走出,沐浴在皎潔月光下。

肩上的銀月印記釋放出明熠的光芒,如牽引著月華,將其匯入印記之中。

以心神感知,他看到銀月印記內,九個月亮滴溜溜旋轉著,貪婪吸收著月能。

他取出以尼維特精血煉製的兩滴神異鮮血,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立即吸收煉化。

尼維特就在附近,他擔心血液內的氣息,會讓尼維特發現魯茲陰了他一記,免得給魯茲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他決定回到墟地後,立即抓緊時間,將那兩滴鮮血煉入血脈。

……未完待續……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