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四十二章慶賀

第九百四十二章慶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1 02:30  字數:3569

炎日島。

許許多多興奮的面孔,在島上各個區域飲酒作樂,每一個宮殿都是歡聲笑語。

三大鬼族潰敗,聞濱等始終針對炎日島的幻魔宗門人,也被一併擊殺。

曾經侵入過這塊土地的三大家族,族長全部慘死,將岸敗逃進宗門秘地不敢露頭……

一連串振奮人心的消息,讓那些最初加入炎日島,還有後來加入的武者,都激動不已。

成立不久的炎日島,已穩穩變成暴亂之地最頂尖的勢力之一。

在三大家族覆滅,幻魔宗實力銳減之後,炎日島成為能夠和寂滅宗,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相提並論的大勢力。

對這些炎日島武者而言,沒有什麼比這個事實,更加讓他們慶幸自己做出的決定——成為炎日島的一份子!

寬敞的大殿中,秦烈,宋婷玉,唐思琪,墨海,等等炎日島的核心成員,也在歡聲交談。

十幾米長的方形桌台上,擺滿了新鮮水果,靜心製作的美食,還有不同種類的美酒。

李牧、段千劫兩人進來時,發現秦烈眾人已面帶几絲醉意,兩人相視一笑,便將王恩哲等人的求和條件給出。

「什麼?」宋婷玉美眸如星辰亮了起來,「天劍山要將赤瀾大陸,天運大陸和流雲大陸割讓給我們?」

秦烈也是神情一震。

「這三塊大陸乃是天劍山的求和條件。」李牧笑著點頭。

「萬獸山和天器宗那邊,將離墟地較近的五塊大陸,也給割讓出來。」段千劫補充。

眾多炎日島的武者。愣了一下。紛紛怪笑起來。

「他們不希望再起戰端。」李牧看向秦烈。認真地說道。

「我本來就沒有打算繼續大動干戈。」秦烈聳了聳肩,神色輕鬆,「不過能有意外之喜,那自然最好。」

一旦魯茲等暗影族族人,通過塔特遷移向幽冥大陸,他這邊魂壇強者就立即變得不夠看。

那時,他便沒有向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開戰的實力。

他本來就是想從長計議。

「你在幻魔宗搞出來的動靜太大了。聞濱等人慘死,三大家族族長魂壇爆碎,這睚眥必報的狠勁,令他們真的害怕了。」李牧微微一笑。

知道秦烈本就無心向那三大勢力馬上下手,他也暗暗鬆口氣,覺得並沒有看錯秦烈。

「各位都在啊?」

許然夫婦,帶著沈魁,雷閻,還有沈月也從外面過來。

一行寂滅宗武者也都走入大殿。

「這些是寂滅宗的朋友。」秦烈起身,向墨海、姚泰、馮蓉這些熱介紹。

「歡迎各位遠道而來。」墨海等人忙起身行禮。

「既然大家都在。不妨將一些事情攤開來明說。」許然一笑,瀟洒地說道:「以目前的形勢來看。三大鬼族已折騰不出風浪,被滅族也是早晚的事。」

眾人紛紛點頭。

「經過三大鬼族一番肆虐,人族各方勢力都元氣大傷,幻魔宗……更是一蹶不振,三百年都不一定能恢復過來。」許然看向眾人。

「三大家族的族長,被你們斬殺,他們的族人在之前就被地鬼族滅掉不少。沒意外的話,從今往後,三大家族都休想重新在暴亂之地站起來。」

「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傷,魂壇強者也都隕滅不少。」

許然停頓了一下。

所有人都流露出深思的表情。

「暴亂之地需要稍稍平靜一段時間。」許然誠懇地說道。

一時間,李牧,寂滅宗眾人,都下意識看向秦烈。

不知不覺間,秦烈已變成能改變暴亂之地局勢的最關鍵人物,他心態的變化,可能會讓這塊天地再燃戰火,也可能讓這塊天地恢復平靜。

不論是寂滅宗,亦或者李牧,都希望人族能休養一段時間。

他們也都想秦烈收手。

「炎日島不會再動干戈。」秦烈承諾。

寂滅宗來人暗鬆一口氣。

在秦烈身後,站著五層魂壇的魯茲,還有十幾個暗影族魂壇強者,這一股力量足以橫掃暴亂之地任何白銀級勢力。

寂滅宗都無法抗衡。

所以秦烈的態度,對整個暴亂之地而言,都是最至關重要的。

「血煞宗那邊……是什麼一個情況?」許然又問。

「當年血煞宗的覆滅,乃黑巫教牽頭,三大家族為內應,不過……其餘勢力也都有所參與。」沈魁眉頭深鎖,表情凝重起來,「今日的血煞宗,分成姜鑄哲和血厲兩脈,這師兄弟拋棄前嫌之後,令血煞宗又變成暴亂之地最強勢力之一。尤其是姜鑄哲,他連布托都能重創,實力已深不可測,誰也不知道他還有多少底牌。」

「我更加擔心血厲。」李牧嘆道。

許然也輕輕點頭,道:「血厲……已分明被血祖魂壇影響太深,將來他一旦失去自我,入了魔,他興許比姜鑄哲還要令人頭疼。」

「那座七層魂壇,他只要再有突破,多領悟一層魂壇之謎,他就會是暴亂之地最可怕的那個人。」李牧道。

「血煞宗要是不肯罷休,非要追究下去,這片天地的動蕩恐怕還會繼續。」沈魁憂心道。

「這對師兄弟,除了對你以外,好像誰的賬都不賣。」李牧深深看向秦烈。

秦烈沉吟了一會兒,道:「我會勸說他們。」

李牧一笑,點了點頭,欣慰道:「我這一生做的最正確的事情,就是當年在冰岩城的時候,讓你成為我那小鋪子的學徒。」

秦烈一躬到底,「沒有李叔,我早已死在冰岩城,也走不出赤瀾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