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四十一章割地求和

第九百四十一章割地求和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9-01 02:30  字數:3605

在聞濱、楚妙丹眾人之後,三大家族的族人,也被血煞宗兩脈加炎日島的力量,還有暗影族給逐個擊殺。

短短時間,幻魔宗的宗門,已血流成河,屍骨成堆。

聚集到幻魔宗的三方勢力,除將岸、公冶濯兄弟見機快,及時以遁術瞬離以外,剩下的很少能逃生出去。

殺戮持續了一個時辰。

」小說「小說章節

一切平靜下來,雨凌薇望著遍地屍骨,臉色黯然,心情複雜無比。

「如果沒有秦烈和炎日島,地上的那些屍體,keneng就是我們。」沫靈夜站在她身旁,輕聲安慰,「聞濱等人早已背棄幻魔宗,在你一心以邪族為首要目標的時候,他們都將你當成目標。他們見利忘義,不識大體,在我們和炎日島不夠強盛的時候,三番五次進行刁難。這些人還活著,對你而言永遠都是隱患,會讓你重建幻魔宗的道路困難重重。」

雨凌薇輕嘆一聲,點了點頭,不再多說。

「雨宗主,這些靈器你收好。」秦烈揚聲道。

楚妙丹持有的「千幻寶旗」,還有能夠和「幻魔球」互通的幾枚「幻魔珠」,加上其它一些零零碎碎的靈器,一起飛落到雨凌薇頭頂。

那些都是幻魔宗獨有的靈器,只有配合幻魔宗的靈訣,才能發揮出威力。

隨著聞濱、楚妙丹等人的身亡,這些靈器都成了無主之物,最終自然又落入雨凌薇手中。

「多謝。」雨凌薇輕聲道。

秦烈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飛身往宋婷玉乘坐的流金火鳳而去。

唐北斗。澹邈。盧毅,還有邪嬰童子、拉普等人,相繼從遠方回來,每個人身上都洋溢著濃烈殺氣。

他們剛剛在追殺三大家族的殘存者。

「此戰過後,三年前曾逼迫寂滅宗交人的那些勢力,恐怕會寢食難安。」宋婷玉嫣然一笑。

「你是否還要繼續下去?」唐北斗皺眉詢問。

他看向秦烈。

盧毅眾人,也都將視線聚集到秦烈身上,想zhidao他下一步的決定。

「不了。」秦烈搖頭。道:「到此為止。」

唐北斗明顯鬆了一口氣,隨後說道:「聞濱等人,三大家族,還有黑巫教我也看不順眼。當年鬼族從三棱大陸走出時,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還有雨宗主率領的人,都曾前往三棱大陸助寂滅宗對付鬼族,只有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按兵不動。」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只想撿便宜。在人族遭受生死存亡的時候,竟然坐視不理。」

「這些人該殺。」

唐北斗看向秦烈。又道:「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這三方,雖然也有錯,不過在人族遇險之時,他們還是站了出來。而且,三鬼族還沒有被殲滅乾淨,還需要藉助於他們的力量,不宜將事情做絕。」

「此事告一段落。」秦烈點頭。

……

天枯大陸和天裂大陸中央,一片天鬼族盤踞的虛空中,許許多多浮空巨石上的塔樓,都爆碎了。

一千多具天鬼族族人屍身,橫七豎八地散落在那些巨石上,有的屍首分離,有的血肉模糊。

兩名一層魂壇的鬼族族人,在天劍山,萬獸山和天器宗強者圍攻之下,魂壇最終爆滅。

至此,這一股天鬼族族人,徹底被滅掉。

「布托和馬修那些人並沒有過來。」李牧看著滿地的屍身,眼中沒有憐憫,憂心忡忡地說道:「那幾人才是天鬼族的真正精銳。」

「他們從落日群島鑽入虛空通道以後,就消失不見了,根本就沒有回來。」燕白衣道。

馮毅,祁陽,王恩哲都聚集在此地。

他們本欲聯手將布托那些人全部消滅。

「剛剛從寂滅宗得來消息,另外一股留在三棱大陸的天鬼族族人,也被斬殺乾淨。」洛楠皺著眉頭,說道:「寂滅宗利用從炎日島購來的烈焰玄雷,將三棱大陸深處那些天鬼族形成的虛空通道,也給全部炸碎。就算是布托他們過去了,想要通過那些通道重回空間亂流域,恐怕也沒那麼容易了。」

「那布托他們躲在了何處?」馮毅面色深沉。

對他們所有人而言,布托都是心腹大患,沒有親眼看到布托死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是不安。

他們並不zhidao「天血神芒」的威力,不zhidao身中「天血神芒」以後的布托,幾乎不keneng再次恢復過來。

「爹,我剛得來一個消息,關於幻魔宗那邊的……」馮一尤突然道。

「什麼?」馮毅詢問。

馮一尤看向眾人,欲言又止。

「說!」馮毅哼道。

「聞濱,楚妙丹,還有師秀玲這些原幻魔宗的人,在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幫助下,已重新入駐幻魔宗。」馮一尤道。

「這個消息我們早就zhidao了。」馮毅不耐。

「就在兩個時辰之前,秦烈,血厲,姜鑄哲,還有雨凌薇他們也到了幻魔宗……」馮一尤道。

這時候,萬獸山的祁陽,天劍山的王恩哲等人,也都臉色微變。

三方勢力強者都暫時停下了交談,一道道驚疑不定的目光,齊齊落到馮一尤的身上。

馮一尤一縮脖子,垂著頭,道:「聞濱那些人被當場滅殺,魂壇紛紛爆碎,三大家族的族長……一個沒有逃脫出去。只有黑巫教的教主,和公冶濯兄弟,第一時間遁回黑巫教,縮在護教大陣內不敢出來。」

眾人紛紛變色。

「秦烈這是要秋後算賬了么?」祁陽表情有些苦澀。

「你們不要忘了,千年前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