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三十九章天血神芒!

第九百三十九章天血神芒!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31 01:33  字數:3200

血島。

秦烈向血煞宗做出承諾後,前來找魯茲,一方面要暗影族陪同他走一趟天戮大陸,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過魯茲,了解一下「天血神芒」。

他先前注意到,魯茲在提起「天血神芒」的時候,表情很奇怪。

魯茲很詫異他竟然不知道「天血神芒」,彷彿……他就應該知道「天血神芒」。

「天血神芒乃是神族當年的傑作。」魯茲目光深幽道。

「神族傑作?」秦烈訝然。

魯茲點了點頭,當著艾迪和尤莉亞的面,說道:「神族稱霸靈域,令百族臣服以後,曾想要融合各大太古強族的血脈,形成所謂的『完美之血』,想要讓神族變成更加完美的種族。」

「他們想要將各大太古強族血脈內的奧妙,全部變成神族血脈的一部分,想要融合各大血脈的神奇天賦。」

「可惜,他們融合了十五大太古強族的血脈以後,並沒有創造出『完美之血』,而是陰差陽錯,造出了『天血神芒』這種可怕的東西。」

「融合十五種太古強族血脈的『天血神芒』,不但不是『完美之血』,還能將所有太古強族的血脈消融掉。」

「幾乎任何的強大種族,不論何種境界的存在,一旦鮮血被『天血神芒』滲透,血脈內的力量就會完全被消泯。」

「別說是那個布託了,就算是虛空境後期,甚至域始境的存在,巨龍族,古獸族,修羅族,夜叉族,海族,巨人族。這些種族的強者沾上『天血神芒』,也會被融掉血脈之力。」

「對很多太古強族而言,血脈,是他們唯一的力量。」

「失去了血脈。他們將變得脆弱無比,會被隨意宰殺。」

魯茲一臉的心有餘悸。

「這也是為什麼看到『天血神芒』以後,連我……也不得不惶恐暴退的原因。要是我沾上了那一束神芒,我會和布托一樣,全身鮮血都會流淌,所有血脈之力會徹底消失。」

他的一番講述,讓艾迪等人也是悚然變色,對那「天血神芒」充滿恐懼。

「你身上流淌著神族血脈,你竟然不知道這東西的恐怖之處?」魯茲很是詫異。

秦烈皺著眉頭,思量了一會兒。說道:「我對自己的情況不是特別了解。」

魯茲和艾迪等人忽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疑惑,他們通過塔特那邊的消息,已知道秦烈在靈域的中央世界,曾遭受「死亡」的大禍。

他們暗暗猜測秦烈對過去所知不清。應該和那一次「死亡」有關,這讓他們對秦烈的過去反而愈發好奇。

「那個姜鑄哲,要麼和神族有所牽連,要麼……通過神族遺物獲知了天血神芒。」尤莉亞判斷。

秦烈心神一動。

葬神之地秘境,最初的時候,就是姜鑄哲發掘,也是他通過天器宗向各大白銀級勢力釋放消息。組織了那次試煉會。

最後,姜鑄哲還真是在葬神之地現身,試圖將那些太古生靈遺骸全部收走。

只是被他破壞了行動。

經尤莉亞這麼一說,秦烈認為姜鑄哲能得到「天血神芒」,一定是在葬神之地發現了什麼奇妙。

他不認為姜鑄哲能夠和消失兩萬年的神族有所牽連。

因為,就連他自己。身懷神族血脈,也並沒有被神族任何的族人找過。

「幾年前,我和姜鑄哲一同進過一個名為神葬場的地方,那是神族用來磨礪後裔的地方……」他簡單解釋了一番。

尤莉亞恍然,隨後說道:「那他一定是在裡面發現的天血神芒。」

「天血神芒和烈焰玄雷一樣。是一次性消耗品,數量極為稀少,而且應該只有神族的強者才懂得煉製。」魯茲摸著下巴,仔細想了想,說道:「姜鑄哲本人絕對無法淬鍊,因為煉製天血神芒需要十五大太古強族的血脈,他萬萬不可能弄到。或許,在姜鑄哲的手中,僅僅只有那麼一束天血神芒,所以也不必太過緊張。」

「不,他應該不止一束。」艾迪道。

魯茲詫異地看向他。

「幽影地宮的時候,這個傢伙曾以天血神芒對秦烈動手,結果……那一束天血神芒化為了虛無,他自己反而遭受了反噬。」艾迪說道。

魯茲旋即驚異看向秦烈。

「的確有這麼一回事。」秦烈點了點頭,說道:「事後……姜鑄哲反應很古怪。他本來野心勃勃要煉化九階邪龍,以他當時的力量,的確可以成功,結果他突然放棄了,莫名其妙就離開了。」

「恐怕只有他本人知道怎麼一回事了。」魯茲道。

關於「天血神芒」一事,眾人又談論了一會兒,發現還是沒有頭緒。

他們隨後中止這個話題。

「你們大概什麼時候離開?還有,如何離開?」秦烈詢問。

「等塔特過來,我們離開一事,他應該會有安排。」魯茲道。

「走之前,幫我將能解決的麻煩解決掉。」秦烈一笑。

「那是當然。」魯茲爽快應承下來。

……

幻魔宗。

聞濱,楚妙丹,還有師秀玲、雎睿婕等人,帶著數百名幻魔宗的門人正式入駐。

將岸,公冶濯和公冶清兄弟,加三大家族的族長,都現身於此。

兩百多具青鬼族的屍身,被堆在中央廣場上,被烈火「噼啪」燃燒著。

「多謝將教主。」聞濱在火堆旁邊,沖將岸拱手道謝,誠懇道:「沒有將教主出手,我們這些人逃脫不了鬼族的追殺,也沒有重返宗門的可能。」

楚妙丹和師秀玲等人,也都是垂著頭,臉上流露出敬畏之色。

將岸擺擺手,神情冷漠,說道:「只要以後幻魔宗和我們步伐一致,一切都好說。」

「以後自當唯將教主馬首是瞻。」聞濱恭恭敬敬。

他很清楚,失去了嵇青鵬這個三層魂壇的長輩,加上這些年被青鬼族衝擊的損失慘重,幻魔宗再也不可能是黑巫教的對手。

另一邊,血煞宗和炎日島日漸強盛,即便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們也不得不和黑巫教走到一塊兒。

「雨凌薇還活著,她和沫靈夜私交甚好,她若是……重返宗門,我們如何是好?」楚妙丹憂心問道。

「雨凌薇?」將岸搖了搖頭,輕藐道:「她只有二層魂壇,這幾年和青鬼族交鋒,還受了不輕的傷勢。而你們不但有我們黑巫教,還有三大家族在後面撐腰,有什麼好怕的?」

「我怕……炎日島的秦烈。」楚妙丹苦笑。

「秦烈」這個名字一出,在場的所有人,突然間沉默了。

連將岸也不由自主皺起眉頭,臉色深沉,不知道想些什麼。

對所有人而言,秦烈彷彿都是一座大山,壓在他們的胸口,讓他們喘息都困難。

今時今日,攜異族強者重返炎日島的秦烈,以雷霆萬鈞之勢,將鬼族肆虐暴亂之地的局面逆轉過來。

秦烈的璀璨光芒已令所有強者都為之黯淡。

即便強如將岸,也在楚妙丹提起秦烈以後,頓覺壓力重重。

「秦烈和雨凌薇並無交情,不見得會為她出頭。另外,最近人族在合力追殺鬼族,他應該不會這時候找上門來。」將岸沉默了一會兒,又道:「他真要過來,我和他交涉,頂多……將幻魔宗割讓一半給炎日島就是。」

他分明不想和秦烈正面衝突。

割讓一半幻魔宗領地給炎日島,已經是退卻的態度,這說明他不會為了幻魔宗和秦烈撕破臉開戰。

「如果只是一半領地,我們也就認了,怕就怕……」聞濱嘆息。

「他的胃口應該沒那麼大。」將岸搖頭。

「希望如此。」師秀玲也滿臉苦澀。

她當年和雨凌薇關係還算不錯,只是因為不滿雨凌薇處處照顧血煞宗,不滿血煞宗和炎日島一點點侵蝕幻魔宗的利益,才最終和聞濱等人走在一塊兒。

誰也預料不到,短短几年時間,曾經要依附幻魔宗鼻息生存的炎日島,已變成令幻魔宗都需要仰望的存在。

她心中充滿了悔恨。

「呼呼呼!」

一輛輛巨大的飛行靈器,從遠方雲層中浮現,慢慢朝著幻魔宗壓迫而來。

聞濱抬頭一看,臉色瞬間就變了,「是他們!」

……

ps:這章補欠~~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