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三十六章掌控大局

第九百三十六章掌控大局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9 21:19  字數:3660

魯茲本欲出手對付布托,以他五層魂壇的境界,他幾乎一念之間,便能來到布託身旁。

然而,就在他臨近布托,已準備以暗影族秘術下手之際,突然看到姜鑄哲眼中一道鮮艷血光射出。

「天血神芒!」

魯茲突然尖叫著暴退。

他認出了這一道神芒的來歷。

同樣的,要對血厲痛下殺手的布托,突然覺察到眉心傳來刺痛之意。

他凝神一看,也看到一束神芒疾射而來,他還同時聽到了魯茲的尖叫。

「天血神芒……」

布托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眼神有些恍惚,直到那一束神芒如鋼針刺來,他才試圖以空間壁障禁錮。

他伸手一按,掌心中蕩漾出一圈圈空間波紋,那些波紋將他眼前的空間給凍結鎖定。

他自信那片凍住的空間足以將姜鑄哲眼瞳射出的鮮艷血芒攔住。

「噗!」

鋼針穿透冰牆般的異響,從面前那片空間傳來,一束血芒突然放大。

布托突然驚恐地以掌心迎向那一束血芒。

「咻!」

血芒瞬間飛逸向他手心。

霎那間,這一束血芒便融入他鬼族的血脈之中,來自於十五種太古強族的精血,從那血芒內突然爆發。

天血神芒以一種無法理解的方式,迅速同化布托的血脈,布托乾瘦如材的身子,忽然間就開始膨脹起來。

他像是一個被不斷吹氣的氣球,由條形,變成了圓滾滾的球形。

布托灰褐色的臉龐,已變成豬肝般的色澤,眼瞳脹大,身子如要爆炸一般。

「布託大人!」馬修失聲尖叫。

交戰的鬼族和人族強者,在布托等天鬼族強者到來後,全部都注意到這一塊。

他們看到血厲祭出七層魂壇,亡命的沖向布托,卻被布托鎖定在一片空間動彈不得。

也看到暗影族的魯茲,在虛空中陡然一現,旋即以更快速度消失。

他們都聽到了魯茲的那聲驚恐尖叫:天血神芒。

此時,眼見那一束神芒,從姜鑄哲眼瞳中飛入布托掌心,而布托軀體立即膨脹,所有人都被驚動。

秦烈也神情一變。

幽影地宮的時候,姜鑄哲也以同樣一束血芒射向他,當時他也生出大禍臨頭的恐懼感。

關鍵時刻,深藏在他眉心之中的鎮魂珠,突然間浮現出來,將那一束血芒給化為虛無。

姜鑄哲當時如被反噬,眼角有血跡顯出,隨後就莫名其妙放棄了對九階邪龍的吸食,突然就帶著靳燾等人離開地宮。

一直到現在,秦烈都想不通,為什麼姜鑄哲會將到嘴的肥肉捨棄。

這次看到布托被一束血芒逸入掌心,他立即注意起來,目光全部聚集在布託身上。

布托乾瘦如材的身子,不斷膨脹著,如隨時都會爆炸。

隨後,一滴滴鮮血,從布托渾身毛細孔內,一點點地滲透出來。

布托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慘叫,全身不住顫抖著,隨著他身體的抖動,他膨脹的身子又一點點收縮。

然而,更多的鮮血,卻從他身上滴落出來。

猛地一看,彷彿有蓬蓬血雨從布託身上落下,那場景極為詭異。

秦烈以心神感知,發現布托體內磅礴的生命血氣,竟然以驚人速度流失著。

馬修等天鬼族族人,一起將布托圍在中央,試圖去幫助布托。

一個有著二層魂壇的天鬼族族人,將左手按在布托背後,想要阻止布托體內的異常。

「不知死活。」虛空不知名之處,傳來魯茲一聲陰森森的冷笑。

旋即,那個伸手按在布托背後的天鬼族強者,突然也凄厲慘叫起來。

他在慘叫時,身子也急劇膨脹,不斷地顫抖著。

這般持續了一會兒,他全身也開始滴落血水,身子又迅速收縮。

他的癥狀變得和布托一模一樣。

兩人身上的生命精氣,隨著血水的滴落,在迅速流逝著。

只是一會兒功夫,布托的四層魂壇,似乎又收縮成了三層。

「帶我走!帶我回去!」布托聲音顫慄的嘶吼道。

馬修駭然失色。

只是略一猶豫,他便取出一根骨杖,以骨杖推著布托,他們這些遠道而來的天鬼族族人,甚至沒有和柏格森和安德魯打個招呼,便又一次鑽入虛空甬道。

被地鬼族、青鬼族寄予厚望的布托,還沒有來得及展現強大的手段,就如喪家之犬般落荒而逃。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又齊齊聚集到姜鑄哲身上。

釋放出那一束神芒的姜鑄哲,眼中妖異的血光,分明變得暗淡不少。

他似乎也消耗了大量的血之力量。

在眾人的注視下,姜鑄哲疲憊的笑了笑,道:「我只能做這麼多了。」

話罷,他沖靳燾點了點頭,說道:「你們留下來繼續對付邪族,我需要立即覓地恢復。」

沒有多說什麼,姜鑄哲化為一束血光,瞬間從眾人視線中消失。

幾乎同時,被布托以空間之力禁錮住的血厲,猛地掙脫了束縛,突然就能活動起來。

恢復行動後,他看了一眼秦烈,說道:「你另外安排了強援?」

「不錯。」秦烈點頭。

「這邊交給你沒問題吧?」血厲問。

「沒問題。」秦烈語氣輕鬆。

「拜託了。」血厲點了點頭,沒有和別人講話,忽然朝著姜鑄哲的方向追去。

靳燾勃然變色。

「我只是和姜鑄哲單獨談一談,不希望任何人打攪。」血厲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靳燾冷哼一聲,才準備追過去,突然收到姜鑄哲的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