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三十二章血債血償

第九百三十二章血債血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7 10:07  字數:3140

天際烏雲翻湧,一輛輛獸骨製成的戰車,在雲海內不急不緩行進著。

那些戰車中間,有三架同樣以獸骨淬鍊而成的巨大飛行靈器,近千米長,彷彿完整的古獸骸骨。

許多青鬼族和地鬼族的族人高高站在那些獸骨上方。

「天黑前應該就能到達落日群島。」柏格森說道。

下方,許多小型的戰車,在沿途海島上遊盪,搜查著可能存在的生命氣息。

就在三日前,還有眾多黑鐵級勢力、青石級勢力的武者,還在那些海島上出沒。

聽聞邪族即將殺來的消息以後,那些勢力的武者,一部分向更遠的海域逃竄,另一部分,則是聚集在落日群島。

「底下不用搜查了,活動在附近的人族武者,以前都是幻魔宗的依附者。幻魔宗被我們破滅以後,他們就已經對我們深深地懼怕,只要聽到我們要來,一定會遠遠躲避。」地鬼族的安德魯,枯瘦如鬼爪的左手,握著一截白嫩的手臂,一邊「喀嚓」的咀嚼著骨頭,他一邊陰惻惻評價:「自從寂滅宗做了縮頭烏龜,這片天地的人族武者,就再也沒有人能抵擋我們的腳步。」

「這個卑賤低劣的種族,還是和當年一樣膽怯,沒有真正的勇者。」巴勒姆嘿嘿笑道。

「神族遁回域外星空,我們就沒有了天敵,只要給我們足夠的時間發展,我們鬼族也會是浩瀚天空一方強族!」柏格森野心勃勃。

「我們繁衍後代需要大量的肉食,那些人族武者的身軀,會是我們新生後代的食物。」安德魯咧開嘴,猙獰怪笑,道:「我們必將踏著人族的累累白骨走向至強道路!」

眾多三大鬼族強者也是怪笑不迭。

血煞宗。

血厲,沫靈夜,雪驀炎,還有雨凌薇和血煞十老。皆是神情凝重。

他們已將所有門人從四方聚集過來。

「血大哥,你可有把握應付一個三層魂壇的鬼族強者?」漠峻肅然道。

「沒問題。」血厲眼睛通紅。

他身上有著刺鼻的血腥味向外蔓延,周邊的所有血煞宗武者,還有雨凌薇等幻魔宗的殘存者。都不自禁地想要離他遠一點。

那些血腥味,令附近的人嗅到之後,有些心慌意亂。

「你沒事吧?」沫靈夜關切地問道。

這次血厲從幽冥戰場的血之絕地返回以後,身上氣息變得更加不穩定,眼中時時刻刻都閃爍著血光。

她很清楚,血厲過於求快的融合血之始祖魂壇,已在不知不覺間被血祖的殘留魂力影響。

她心裡有點為血厲擔心。

「放心,只要炎日島那邊肯出全力,有唐北斗配合,加上眾多烈焰玄雷。我們此戰未必就會輸!」血厲聲音沙啞道。

「怕就怕布托會來。」雨凌薇嘆息。

血厲眼瞳內血光濃郁,如要有血水從眼眶滲出來,他給人的感覺也越來越危險,「布托真要過來,我也有把握纏住他一時三刻!」

眾人都是神情一驚。

他們已經知道布托重鑄了四層魂壇。有著虛空境初期的實力,在現今的暴亂之地幾乎是無敵存在。

天器宗和萬獸山那邊,也只敢縮在護宗大戰,不敢和布托正面交鋒。

他說有把握纏住布托一陣子,明顯鎮住了眾人,讓大家驚喜起來。

「有一點你們一定要注意。」血厲深深吸了一口氣,似在極力嘗試平靜下來。「一旦我拼盡全力去纏住布托,你們一定要立即離開,有多遠逃多遠!那時,你們千萬不要管我,也不要靠近我,更不要在事後尋找我!我若死了。自然一了百了。如果我僥倖活了下來,記著,讓秦烈過來找我,那時恐怕只有他能控制我。」

「血大哥!」洪博文尖叫起來。

沫靈夜和雪驀炎臉色蒼白。

就在此時,一名血煞宗武者匆匆進來。將一封書信遞給沫靈夜。

還處在巨大惶恐當中的沫靈夜,接過信,只是看了一眼,便禁不住失聲驚叫起來。

「怎麼?」血厲皺眉。

沫靈夜將那封信默默地給他。

血厲接過後,凝神一看,發現信上寫了一行話:師兄,師妹,我去打頭陣了。

「是誰送來的?」漠峻奇道。

「姜鑄哲。」沫靈夜臉色複雜無比,「他可能已經向那些邪族動手了。」

「什麼?!」

所有血煞宗武者,此刻都尖叫起來,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雨凌薇則是一臉若有所思。

半響後,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血厲深吸一口氣,說道:「通知炎日島一聲,我們血煞宗先行一步,不等邪族進攻了。」

話聲一落,他棄下所有人,化為一束血光衝天而去。

此時天色剛剛黑下去。

幾乎同時,同樣由姜鑄哲親筆書寫的一封信,也落到秦烈手中。

信上也是寥寥一行字:小子,之前在幽影地宮欠你的帳,我現在償還。

「是誰?」艾迪問道。

秦烈神情複雜,看向鬼族過來的方向,說道:「姜鑄哲去狙擊邪族了。」

血厲所化的血光,從血煞宗方向衝天而起,一閃而逝。

「血厲前輩!」只是一眼,秦烈便知道那一縷血光,正是血厲所化。

「宋小姐詢問您的意思,是等候邪族過來,還是和姜鑄哲、血煞宗主動出擊?」葛榮光在旁邊恭敬地問道。

「殺過去!」秦烈喝道。

旋即,他以心神呼喚八具神屍,自己已凌空而起。

他在剛剛從灰島飛上天空之時,那些早已在島下靜候他命令的神屍,如八座神山從海水底下浮出來。

八具神屍飛天而起。

夜色下,他隨後便靜靜坐在為首神屍的肩膀上,和神屍一同向血厲消失的方向而去。

「咻!咻咻咻!」

一道道血光,從前方血煞宗的海島上升天,沫靈夜,漠峻,洪博文等人都沒有藉助于飛行靈器,急匆匆飛上天空。

灰島的那邊,一團熾烈火焰如夜空內的烈日,也猛地冒了出來。

隨後,這團熊熊燃燒的火焰,也是迅速往邪族的方向衝去。

盧毅,澹邈,還有那些依附炎日島的涅槃境和破碎境武者,也都衝上了天空。

夜晚的落日群島,天空一下子變得光芒耀目,許許多多達到破碎境的武者,身上裹著五顏六色的光焰和光罩,都默默向邪族前來的方向衝去。

「秦烈!」

血煞宗那邊,沫靈夜和漠峻、洪博文等人,一看八具神屍升空,凝神一找,就看到了秦烈坐在為首的神屍身上。

血煞宗的這些首腦瞬間激動起來。

「島主!」

「那便是秦島主!」

「最強壯神屍肩上的那個黑髮青年,就是炎日島的島主——秦烈!」

炎日島,灰島,還有血島這邊,後來加入的那些武者,也都振奮起來。

霎那間,無數道天上和底下的目光,一起聚集到秦烈的身上。

秦烈突然已萬眾矚目。

「諸位,我在此立誓,肆虐暴亂之地三年的邪族,從今天起,將會遭受滅族之災!」秦烈在神屍肩膀上,以震耳欲聾的洪亮聲音暴喝,「我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

一時間,從落日群島的各個島嶼,都傳來聲嘶力竭的回應聲。

更多的戰車,船隻,飛行靈器紛紛騰空而起。

如意境,通幽境,萬象境,甚至開元境的武者都逐個登上戰車參戰。

血島上,魯茲看向神屍肩上的秦烈,目顯異彩,沖身旁艾迪道:「塔特的消息真的可靠?以前他在中央世界的時候,當真是個庸才孬種?」

艾迪也同樣費解,說道:「以他在泊羅界和此地的表現來看,他絕不會是碌碌無為之輩,不論是心性還是氣魄,就連境界和智慧都非常出眾。我實在不明白,當年在中央世界,他為什麼會是那樣?」

「看樣子其間一定有你我所不知的原因。」魯茲肯定道。

「應該是那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