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三十章血肉豐碑!

第九百三十章血肉豐碑!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5 19:43  字數:3380

知道了寂滅宗和天劍山的態度,在對付三大鬼族上,秦烈便真正有了把握。

他相信這一股勢力足以抗衡鬼族。

「三棱大陸還有不少天鬼族族人在活動,一旦布托被重創,亦或者被擊殺,寂滅宗會第一時間攻入那邊。」沈魁承諾。

「我們先回炎日島。」秦烈說道。

他和寂滅宗談話之時,杜向陽和洛塵兩人,都暫且留在寂滅宗那座大型空間傳送陣。

這時,他一表態要離開,童真真忽地說道:「秦烈,你回來後,有沒有去寒冰島看過林涼兒?」

「還沒有來得及。」秦烈坦然道:「最近事情實在太多。」

童真真表示理解,想了一下,說道:「她成長速度極為驚人,應該不久後就能突破八階,她在破階的時候……你最好能夠在身邊。」

「將三大鬼族解決後,我會去寒冰島看她。」秦烈點頭。

「這樣吧,一會兒我陪你一同去墟地,帶上林涼兒前往炎日島。」童真真笑了笑,溫聲說道:「我和林涼兒也算是一股助力。」

「你要去,我只能跟著了。」許然笑著說。

「那就一起好了。」童真真乾脆地說。

「也好。」秦烈同意。

旋即,秦烈和許然夫婦,從寂滅宗大殿離開,往傳送陣的方向行去。

途中,秦烈沉吟了一下,突然道:「童前輩,您應該是古獸族的……朱雀一脈吧?」

童真真輕輕一笑。道:「對呀。雷閻和沈魁他們都知道。」她一點沒有否認。

「您在八階的力量層次?」秦烈再問。

童真真微笑點頭。奇怪地說道:「怎麼會忽然問起這個?」

「沒什麼。」秦烈也不知道她和泊羅界的九階朱雀是否熟識,斟酌了一下,他還是說道:「不久前,我在別的地方……認識了一個九階的朱雀。」

「當真?!」童真真突然激動起來。

她竟下意識抓在了秦烈的臂膀。

本來還在往傳送陣行走的秦烈,不得不暫時停了下來,看著童真真眼中漸漸燃燒起來的火苗,他微微一怔,隨後道:「不單單有一個九階的朱雀。沒意外的話,那裡……應該是一個不小的朱雀族群。」

他清楚地記得,有幾隻低等級的朱雀,在那秘境之門所在的山腳下,將許多他從暴亂之地帶過來的靈材帶走。

童真真呼吸急促起來,「一個族群?」

「應該不會有錯。」秦烈道。

「在何處?她們在何處?」童真真著急起來。

「泊羅界,一個**的域界,離靈域相隔極遠。」秦烈沒有隱瞞。

「要如何才能過去?」童真真連著問。

「我掌握著一扇秘境之門,可以很方便過去。」秦烈回答。

這時候,一直沒有講話的許然。肅然道:「如果不是很麻煩的話,希望你能安排她過去一趟。此事對她很重要。」

他這是首次請求秦烈。

「沒問題。」秦烈沒有猶豫,一口應承下來,旋即說道:「你準備什麼時候過去?」

「越快越好!」童真真道。

秦烈想了一下,說道:「沒有我陪你過去,到那邊不一定方便。這樣吧,等炎日島的危機解除,我陪你過去一趟如何?」

「好吧。」童真真答應。

看她的架勢,恨不得秦烈撇下炎日島的事務,第一時間就陪她前往泊羅界。

但她也知道,此時的炎日島,很快就會被三大鬼族入侵,秦烈還真是無法馬上抽身離開。

秦烈注意到,童真真知道泊羅界有朱雀活動後,就變得魂不守舍。

她一路上始終沒有講話。

等眾人到達邪嬰島後,她才說道:「秦烈,我自己去寒冰島,我找林涼兒談一些事情,恐怕不能立即去炎日島。」

「許叔你呢?」

「我自然是陪她了。」許然很自然地說道。

「那好,就我們先去炎日島了。」秦烈點頭。

隨後,通過這座空間傳送陣,他和杜向陽、洛塵兩人,直接在炎日島現身。

這一次,他並未遮遮掩掩,而是以真容現身。

空間傳送陣的交織光芒逐漸消失以後,那些守在傳送陣附近的炎日島武者,便眼睛一亮。

「秦烈!」以淵驚叫。

「島主?他是秦島主?」

「見過島主!」

許多不認識秦烈的炎日島武者,得到以淵確認以後,紛紛恭敬吆喝著,全部躬身行禮。

「唔!」杜向陽看著這架勢,暗暗咂舌,說道:「炎日島比五年前要壯闊太多了!」

入目所見,皆是一座座宏偉的岩石宮殿,一股股驚人的氣息,在那些宮殿內涌動著,分明是眾多破碎境、涅槃境這種級別的存在。

天上,有不少巨大的飛行靈器懸浮著,將太陽的光芒都給遮掩,猛一看像是虛空巨獸一般。

海島旁邊,一艘艘船隻停泊著,上面同樣有不少強大武者走動。

杜向陽和洛塵兩人,稍稍觀察了一下,就知道今時今日的炎日島實力強悍無比。

「也就十來年時間啊……」杜向陽愈發震驚。

暴亂之地的老牌白銀級勢力,幾乎都是通過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發展,才漸漸形成氣候,擁有令人不敢小覷的實力。

就算是以靈器起家的天器宗,也用了一百多年時間,才逐漸在暴亂之地站穩。

炎日島,僅僅通過十來年時間,就有了如今的氣象和威懾,真的令他大跌眼鏡。

「先前過來的那些……前輩在何處?」秦烈和以淵打了個招呼,笑了笑後,詢問魯茲等人的動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