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二十九章李牧的承諾

第九百二十九章李牧的承諾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5 19:43  字數:3028

「簡直沒有將我們放在眼裡!」

嚴冬臉色陰沉,在殿內目光閃爍著,彷彿在思量著什麼惡毒計策。

祖翔神情也不好看,「若非他們和炎日島來往密切,這趟天鬼族的族人,也不會在中途撇下天器宗和萬獸山,轉而攻擊我們。」

他們認為天劍山會遭受邪族的針對,皆是因為李牧、燕白衣和洛楠的原因,是他們為天劍山引來禍端。

「寂滅宗沉默了三年,許然在此時突然到來,未必就有好事。」王恩哲眯著眼,沉吟了一會兒,又道:「南老怪當時就放出話來,不會管別的勢力死活,以南老怪的脾氣,他不會出爾反爾,絕不可能會好心幫我們力抗邪族。就算是要幫忙,寂滅宗一定也有嚴苛的要求,絕對不會無償幫忙。」

嚴冬和祖翔也表示同意。

「那個炎日島的秦烈,身懷神族血脈,平白失蹤三年,這時候忽然冒頭,恐怕也心懷不軌。」王恩哲吸了一口氣,「當時我們極力要求南老怪交出他,他一定知道此事!」

「這麼說……許然和這個秦烈,是敵非友了?」嚴冬若有所思。

「我看不會是朋友。」王恩哲道。

三人眼神漸漸陰暗下來。

……

天劍山山巔。

「秦烈,你小子何時回來的?」李牧笑問。

「去將洛塵那小子也喚來。」燕白衣知會杜向陽一聲。

杜向陽笑嘻嘻飛身離去。

一行人在朝著雲海的岩壁處分坐下來,旁邊雲涌如龍騰,周邊參天大殿林立。

「剛回來不久。」在面對這些人的時候,秦烈不自禁流露出笑意,「各位前輩這三年可好?」

此言一出,李牧一行人皆是面露苦笑,搖了搖頭。

連段千劫都臉色一暗。

「情況很不好。」半響後,李牧嘆息一聲,道:「邪族比我們所想的還要難纏。關鍵是,不但最強的寂滅宗沒有參戰,各大勢力相互間還不能團結,各個都是單獨作戰。哎,以目前的局勢來看,想要依仗暴*之地的力量,將這些邪族驅趕滅殺,恐怕不太容易。」

「如果暴*之地有人能在短時間突破到虛空境,將布托的凶焰遏制,邪族就不敢這麼猖狂。」洛楠道。

「真能幹掉布托,邪族很快就能被滅殺乾淨,哪裡需要這麼頭疼?」燕白衣接話。

顯然,對所有魂壇強者而言,踏入虛空境的布托都是最難啃的那根骨頭。

布托不死,暴*之地各大白銀級勢力,都要面臨這座高懸虛空的巨山壓制。

許然沖秦烈一笑,道:「他們和我們其實都一樣。」

秦烈明白,之前寂滅宗懼怕的,同樣也是布托。

他終於意識到,一名遠超所有強者的存在,對這些強大的勢力而言,有著多麼可怕的震懾力。

區區一名虛空境的布托,在暴*之地,讓各大白銀級勢力無計可施。

然而,布托這個級別的存在,泊羅界卻可以找出十人左右。

靈域的中央世界,每一個能稱得上黃金級的勢力,都有數名虛空境坐鎮。

頂尖的黃金級勢力,更有達到域始境境的巔峰強者,而且還不止一個。

通過此事,他認識到了巔峰強者,對各大勢力的重要性。

「布托我可以找人解決。」秦烈突然道。

李牧眾人的反應,和寂滅宗那些人聽到此話的反應,如出一轍。

他們全部呆楞住。

「一個暗影族的大統領,五層魂壇,要對付布托輕而易舉。」不等他們追問,秦烈詳細道明魯茲的實力,隨後說道:「不久後,地鬼族和青鬼族就會攻入炎日島,到時我會讓這兩族吃個大虧!布托精通空間之力,他不來算他命大,他若是膽敢破空進入落日群島,我會讓他永遠留在落日群島!」

「布托若亡,邪族將不足為懼!」燕白衣轟然而起。

洛楠臉色也漲的通紅,顯得興奮異常。

李牧和段千劫兩人,眼睛亮了一下,神情便恢復了冷靜。

「你小子果然能帶來奇蹟。」李牧贊道。

「你們天劍山怎麼說?」秦烈問。

「只要能有人將布托拖住,我們甚至可以主動攻擊天鬼族!」燕白衣喝道。

「那邊三人如果不同意呢?」秦烈看向遠處大殿。

此言一出,洛楠和燕白衣都是臉色一暗,神情變得有些古怪。

便在此時,李牧皺著眉頭,眼中閃過一道鋒芒畢露的光芒,說道:「只要能制住布托,天劍山會響應你們和寂滅宗,會對邪族發動反擊。」

「唔!」燕白衣和洛楠驚呼起來。

「我手中有樣東西,能在天劍山遇到重大變故之時,將天劍山的決策權掌握在手。」李牧淡然道。

洛楠和燕白衣眼睛猛地明亮起來,神色很激動,他們顯然知道李牧話里的意思。

「去吧,只要布托出了事,天劍山會第一時間向天鬼族發動攻擊。」李牧向秦烈承諾。

「不愧是天劍山的第六天劍。」許然眼中流露出敬意,說道:「南老怪曾經說過,在整個暴*之地,你是最有可能在未來超越他的那個人。」

此言一出,段千劫眼睛眯著,一臉好戰之意。

燕白衣和洛楠兩人,則是目顯深思之色,似乎愈發重視起李牧。

「老祖過獎了。」李牧則是謙遜道。

這時候,杜向陽和洛塵並肩從遠處走來,洛塵冷冰冰的臉上,浮現出一個令人覺得意外的笑容,「你這三年去了何處?」

「去了別的域界。」秦烈笑著迎上去。

有些不自然的,和秦烈擁抱了一下,洛塵說道:「有空帶我們也去見識見識。」

「這小子已經突破到破碎境了!」杜向陽道。

洛塵神情一震,驚道:「怎麼這麼快?」

「誰讓他有神族血脈在身呢?」杜向陽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聽說在中央世界,不少人都懷有太古強族的血脈,生下來天賦就非同尋常。嗯,為了下一代,看樣子我也要找幾個邪族女子生個孩子了。」

「地鬼族如何?」燕白衣在他腦袋上瞧了一下,冷笑道:「要不要我去地鬼族找幾個女人給你配種?」

「地鬼族?算了,還是算了吧。」杜向陽苦笑不迭,「那些女鬼一樣的女人還是免了,我可吃不消。」

「秦烈,讓洛塵和杜向陽和你一起回炎日島吧,他們兩人悶了很久了。」李牧笑著說。

「好!」秦烈點頭。

洛塵和杜向陽也是欣然笑了起來。

「去吧。」燕白衣揮手。

和李牧有了默契,秦烈、許然沒有在天劍山繼續逗留。

他們重新藉助於空間傳送陣先回寂滅宗。

「如何?」雷閻詢問。

「天劍山的第六天劍承諾,只要布托被制住,天劍山會主動對天鬼族出擊。」許然道。

「李牧是個人物,他可比王恩哲那些傢伙靠譜多了,有他這句話事情就會輕鬆許多。」沈魁神情一松。

「炎日島,血煞宗,寂滅宗,再加上天劍山……」童真真思量著,說道:「只要布托不能構成威脅,這一股力量要和邪族拼殺,還真有很大取勝的可能。」

「我可能忘了告訴你們。」秦烈微微一笑,說道:「暗影族那邊,除了五層魂壇的大統領以外,還有十八個魂壇強者會配合我的行動。」

「什麼?」雷閻大驚失色。

許然呆了一下,旋即苦笑道:「看來從今以後炎日島才是暴*之地最強勢力。」

「那我們以後豈不是都要看他的臉色做事了?」雷閻愁眉不展。

「呵呵,這是好事,因為崛起的是炎日島,而不是黑巫教和天器宗這樣的勢力。」許然笑道。

雷閻等人仔細一想,也點了點頭。

……RS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