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二十八章分歧

第九百二十八章分歧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5 09:20  字數:3078

能橫跨五塊大陸進行傳送的空間古陣,只掌控在頂尖勢力手中,寂滅宗就是這樣的勢力。

通過寂滅宗的傳送陣,秦烈和許然兩人,瞬間就在天劍山現身。

一座座如利劍一般直插雲霄的山峰間,許多天劍山武者守護在傳送陣旁邊,神情肅然。

當秦烈和許然在傳送陣浮現的時候,那些人徒然緊張起來,甚至握緊了手中之劍。

待到他們發現出來的乃是兩個人族以後,他們明顯鬆了一口氣,不再那麼如臨大敵。

「怎麼回事?」許然皺眉看向這些人,說道:「天鬼族沒那麼快過來吧?還有,只有天滅大陸跨大陸的傳送陣,落在邪族的手中,你們擔心什麼?」

「前輩是誰?」一人上前詢問。

「寂滅宗,許然。」

「原來是許然前輩!」那人暗暗動容,神態明顯恭敬起來,「前輩來天劍山所為何事?」

「商討如何力抗邪族。」許然淡淡道。

那人眼睛一亮,分明激動起來,「前輩跟我來!」

所有天劍山的武者,都知道天鬼族的族人,已從天裂大陸往這邊開赴而來。

三年來,邪族肆虐暴亂之地,令各大白銀級勢力損兵折將。

幻魔宗更是直接被攻破山門覆滅!

強如天器宗和萬獸山,在天鬼族的攻勢下,也只能以防守姿態應對。

天劍山如何才能力抗越來越強大的天鬼族?

突然間,許然代表寂滅宗而來。要商議對抗邪族一事,這立即令天劍山武者激動起來。

於是。秦烈跟隨著許然,被這些天劍山的武者隆重地請向巍峨如雲的天劍山的山頂。

「咦!秦……」

山頂處,杜向陽站在雄闊的宮殿門前,正要進去稟報要事,他一眼看到許然身旁的秦烈。

杜向陽眼睛一下子炙烈起來,他沒有將秦烈的名字道出,生怕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而是第一時間衝到秦烈身旁。在秦烈重重捶了一拳,低喝道:「你怎麼來了?」

「杜師兄!他是寂滅宗的人,你別亂來啊!」領路者急忙叫道。

他還以為杜向陽和秦烈有仇。

「不關你的事,你下去吧,剩下的我來安排。」杜向陽揮揮手,眼神漸漸平靜下來,說道:「我認識他們。」

「哦。這樣啊。」那人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

他一走,杜向陽忙道:「天劍山不是所有人都歡迎你,你過來幹什麼?」

三年前,王恩哲。祖翔,還有嚴冬三人對秦烈擁有神族之血一事很關注,他們不顧洛楠、燕白衣的態度,堅決和其餘七大白銀級勢力聯手逼寂滅老祖交人。

洛楠和燕白衣和他們在天劍山很多事務上分歧很大,這次由因為天鬼族入侵之事。剛剛爭吵過。

這個關口上,秦烈突然過來。杜向陽擔心他會惹來王恩哲等人的出手。

「我是懷著誠意而來,希望能和天劍山在力抗邪族上達成默契,你不用擔心。」秦烈緊緊擁抱了杜向陽一下,也有些激動,「這幾年怎麼樣?」

「我突破到如意境中期了。」杜向陽自信道。

「厲害。」秦烈隨口贊了一句,道:「我剛踏入破碎境。」

「你個變態!」杜向陽又狠狠在他胸口轟了一拳,羨慕道:「不愧是擁有神族之血的傢伙。」

「誰在外面?」就在此時,王恩哲的聲音,從杜向陽身後那座雄闊宮殿傳來。

杜向陽臉色一沉,沖秦烈打了個眼色,示意他最好回去。

許然則是微微一笑,已率先走向殿內,揚聲道:「寂滅宗許然,特來拜見各位天劍山的同仁!」

「放心吧,今時不同往日,我不會有事。」秦烈拍了拍杜向陽肩膀,也大模大樣走向天劍山的大殿,喝道:「炎日島秦烈,來天劍山和各位商討力抗邪族之事!」

殿內,五大天劍神情一震,反應不一。

李牧和段千劫忽視一眼,臉上有著一分驚異,似也為秦烈的到來好奇。

三年前,他們兩人和塔特一道兒,目送秦烈從招魂島跨界離開。

當時,通過塔特的口風,兩人知道秦烈重返暴亂之地的時候,神族血脈的麻煩就能迎刃而解。

三年後,暴亂之地九大白銀級勢力,已被三大鬼族壓的喘不過氣來,恐怕還真就不會去管他身上的神族之血。

只是,他們還是覺得奇怪,因為王恩哲等人對秦烈並無好感,他們不清楚秦烈的突然到來會不會適得其反。

就在殿內眾人的驚異目光下,秦烈和許然走了進來,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叔!段叔!」進來後,秦烈也神情一震,微微鞠身,立即向李牧和段千劫行禮。

李牧一笑,擺擺手,示意他不必客氣。

段千劫漠然點了點頭。

「兩位前輩別來無恙。」他又沖燕白衣和洛楠致意。

燕白衣和洛楠也是微笑點頭。

之後,他才將視線挪移到王恩哲、嚴冬和祖翔的身上,背脊挺的筆直,言辭之中沒有絲毫敬意,淡淡道:「三位便是天劍山的另外三大天劍吧?」

他在對待李牧和段千劫的時候,態度最是謙卑,對待洛楠和燕白衣的時候,也是充滿了敬意。

然而,在對待王恩哲的時候,他連晚輩對前輩的最起碼虛偽客套都沒有。

王恩哲三人的臉色幾乎馬上陰沉下來。

「秦島主是吧?」嚴冬冷笑一聲,「最近幾年炎日島發展迅猛,聽說已有兩名一層魂壇的武者,看起來實力很不錯。身為炎日島的主人,秦島主現在不得了啊,連我們這些前輩都不放在眼裡了?」

「在天劍山,誰是真正的主事者?」秦烈突然問道。

「我們五大天劍都是主事者!天劍山所有重大事宜,由我們五人投票決定,秦島主所為何來?」祖翔臉色陰沉,不耐道:「如果是來求援,很抱歉,我們天劍山不會對你們炎日島伸出援手。」

他以為秦烈過來是尋求幫助。

「求援?」秦烈啞然失笑,搖了搖頭,說道:「炎日島不需要向任何人求援!」

「到底是什麼事?」李牧問道。

沉吟了一下,秦烈說道:「李叔,段叔,還有燕前輩和洛前輩,我希望能和你們五人單獨談談。」

眼見王恩哲、嚴冬、祖翔三人對他依然有成見,秦烈連和他們交談的興緻都沒有了,很乾脆地將他們排斥在外。

「天劍山的事,一旦我們三人意見一致,就必須無條件執行。」王恩哲淡淡的示威。

秦烈摸著下巴,看了一眼旁邊沒有講話的許然,道:「許叔,你說我應該求他們,還是他們應該求我?」

許然皮笑肉不笑,道:「你覺得沒他們也無所謂。」

「許兄!你這話什麼意思?」嚴冬臉色陰沉。

許然臉色淡然,道:「難道你們認為天劍山的實力,比萬獸山和天器宗聯手還要強大?連萬獸山和天器宗在天鬼族的攻勢下,都已損失慘重,只能龜縮在宗門禁地不出,你們還能勝過天鬼族不成?」

「我們不能贏,難道你們可以?!」嚴冬漲紅了臉。

許然笑了笑,看向李牧段千劫等人,說道:「要不,我們出去談?」

「好。」段千劫點了點頭,率先往殿外行去,邊走邊說:「我是受李牧邀請而來,我心情若好,便幫你們天劍山殺幾個天鬼族族人。我若心情不好,指不定我會殺幾個天劍山的人。」

他回頭看了王恩哲三人一眼。

王恩哲三人臉色難看,卻不敢吱聲,因為他們知道段千劫脾氣臭的要命,一言不發就會馬上大開殺戒,百無禁忌。

面對這種聞名整個暴亂之地的瘋子,他們會忍耐,不敢多說什麼。

「出去聊聊吧。」李牧看向洛楠和燕白衣。

兩人略一猶豫,也在段千劫之後,往殿外行去。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