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二十四章只會是添頭……

第九百二十四章只會是添頭……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3 02:52  字數:3182

泊羅界夜晚的第七個月亮升空。

幽月族族地一座山川峰頂上,秦烈將一個個不規則的古符,刻畫在石地上。

這些古符已烙印在他記憶深處,他只是不明白具體含義,他將古符刻意打亂順序以後,全部刻在地面上,要幽千蘭向他逐個解釋。

從「月淚」得來的幽月族九大傳承秘義,一共包括六萬多符文,其中大多數都是重複的,這些重複的古符有五千多個,剩下不重複的生僻符文,僅僅只有兩千左右。

也就是說,他只需要掌握七千多個古符,就能弄清楚幽月族的九種傳承秘義。

他相信這不會耗費他太多時間。

七千多古符文,密密麻麻刻在石地上,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無比清晰。

「你只需要告訴我這七千古符文的具體含義就行。」

所有符文依照記憶刻畫出來以後,秦烈往後退了幾步,將那片區域騰出來,等候幽千蘭詳述。

幽千蘭認真看向那些古符。

秦烈所刻畫的古符,和幽月族如今常用的文字,已經有了很大的區別。

除了幽甫這一類年歲悠久的族老,還有專門學習過這類古符的她,現今大多數幽月族的族人都恐怕不認得這些符文。

不是幽月族的族人,根本不可能識得這些古文,所以她馬上明白秦烈一定是從「月淚」內獲知的這些文字。

她也就知道秦烈真正得到了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術。

「我將這七千幽月族的古符,對應靈域你們人族的語言,直接翻譯出來給你吧?」幽千蘭徵詢道。

秦烈點頭,「如此甚好。」

幽千蘭於是蹲了下來,以玉指為刻刀,就在那一個個符文旁邊,刻畫出對應的人族常用字。

她身穿銀白宮裝長裙,長裙緊貼著窈窕身子,這讓她蹲下的時候曲線愈發玲瓏。

一雙月牙形的明亮眼眸。在月光閃亮著,令她充滿了一種清冷聖潔的氣質。

她專註地將那些幽月族的古符,以精美的人族文字刻畫出來,又給人一種優雅的書香之氣。

過了一會兒。她在每一個幽月族的古符旁邊,都刻出對應的人族常用字。

「好了。」她輕聲道。

「行了,你可以走了。」秦烈冷淡道。

「請你能夠將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義告知我們,我們……什麼樣的代價都願意付出。」幽千蘭輕咬著下唇,認真地請求。

「我自然會考慮。」秦烈揮揮手,一臉地不耐煩。

他對這個女人沒有什麼好感。

不久前,幽千蘭和藺婕兩人,還有那個幽芸,帶著幽月族和太陰殿的人趾高氣昂而來。

言辭中充滿了威脅,逼艾迪他們交出自己。態度極為惡劣。

當時幽千蘭神態也是冷傲無比,看他和暗影族的眼神,就像是公主看著乞丐,讓他很不舒服。

所以他對幽千蘭、藺婕還有那個幽芸一直很不爽。

如今風水輪流轉,他不但持有幽月族的傳承之寶。還得到了古獸族的友誼,在泊羅界算是站穩了陣腳。

反觀幽月族,因為兩座秘境之門被摧毀,得不到太陰殿的援兵,他們就將面臨黑獄族的入侵。

這麼一來,急切需要提升族人力量的幽月族,便需要求到他的頭上。

幽千蘭這才放下一貫的倨傲冷漠。開始改變態度,以下位者的身份求他。

但在當時幽月族佔據上風之時她卻並非如此。

「我族很需要九大傳承秘義,請你幫幫我們,求你了。」幽千蘭哀求。

「我說我會考慮!」秦烈冷哼。

旋即,他便不再看向幽千蘭,將注意力放在面前那些對應的人族常用字上。

「沙沙……」

他忽然聽到衣衫從肌膚上慢慢滑落的聲音。

「你如果肯將九大秘義告知我們。我可以,可以……」幽千蘭聲音顫抖。

秦烈抬頭。

身姿窈窕的幽千蘭,已將身上銀白宮裝長裙褪下,**著身子,就這麼俏生生站在他面前。

月光下。她潔白的酮體,如晶瑩的玉石,似閃爍著柔和迷人的光澤。

她一隻手攬在胸前,一隻手蓋在小腹之下,將身上最私密之處遮住,一雙令人怦然心動的眼睛,就這麼怯怯看向秦烈,身子輕輕發抖。

秦烈眼神很平靜,嘴角勾起譏誚的笑意,嘲弄道:「你可以怎樣?」

幽千蘭身子猛地一顫,咬了咬牙,兩手依然捂著私密之地,步履有些僵硬的慢慢走來。

她垂下了冷傲的頭,不敢去看秦烈,屈辱地說道:「我可以服侍你。」

秦烈心中冷笑,搖了搖頭,道:「不必了。」

「為什麼?」幽千蘭急切地抬頭。

「你覺得你的身子,能抵得過九大傳承秘義?」秦烈譏笑。

「我,我還沒有過別的男人,我這具身子是聖潔的。」幽千蘭身子輕顫,眼睛充滿了哀求,聲音卻顯得有些無力。

秦烈搖了搖頭,冷淡道:「穿上衣服離開這裡。」

幽千蘭俏臉蒼白起來。

「再加上我呢?」太陰殿的天之驕女藺婕,從遠處緩緩走來,身上青翠色的勁裝,如剝蔥般一一褪下。

她尚未走到秦烈身前時,已不著一縷,真正的**下來。

同幽千蘭不一樣,她沒有遮遮掩掩,她兩隻玉臂垂在腰側,將高聳的酥胸,還有美腿間的茵茵草地都給完全呈現出來。

她和幽千蘭膚色相近,也是白璧無瑕,只是體態略豐腴一點,這讓她胸挺臀圓,要更加性感撩人一點。

她就這麼落落大方地站在幽千蘭身旁,臉上沒有任何屈辱和勉強之色,眼神淡然平靜,說道:「我和千蘭一起侍候你如何?如果還不夠,所有幽月族的女子,還有我們太陰殿的一些丫頭,你可以隨便挑,隨便多少個,怎麼樣?」

「藺姐?」幽千蘭驚呼。

她只想犧牲自己,沒料到藺婕會來,更加沒有料到藺婕不但**裸而來,竟然還另外開出了條件——幽月族、太陰殿的女人隨便秦烈挑。

她覺得這樣太沒有底線了。

藺婕以眼神示意她不要多言。

幽千蘭神情黯然,欲言又止,最終垂頭。

她心裡明白,藺婕敢說出這番話,一定是得到了幽甫那些族老的授意。

為了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義,為了種族的興盛,那些族老顯然沒有將她們的少女貞潔當一回事。

秦烈眯著眼,似笑非笑地看著藺婕**的身子,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評頭論足道:「身材很不錯,配得上你的臉,聽說你在靈域中央世界也有不低的人氣,有不少黃金級勢力的青年翹楚對你頗為愛慕?」

「我要能重返靈域,才能有人氣,不然等黑獄族殺過來,可不會懂得欣賞,只會幹脆利落將我斬頭。」藺婕語氣很平靜,「黑獄族對太陰殿仇視異常,他們過來後,會在對付幽月族之前,將我們這些攪弄泊羅界是非的外來人剷除。我想活下去,要麼找機會返回靈域,但即便回到中央世界,因為太陰殿的秘境之門爆碎,我也會受到牽連,在太陰殿也不會再獲重用。」

「除非……」

「除非幽月族強大起來,不但能擋住黑獄族的攻勢,讓你免掉殺身之禍,還能讓你憑藉幽月族對你的信任,讓太陰殿繼續重用你?」秦烈接過話。

藺婕驚異地看向他,點了點頭,很坦然的說道:「你說得全對。」

「所以,為了能活下去,為了將來能逃脫干係,繼續獲得太陰殿的器重,你可以犧牲一切?」秦烈笑問。

「不錯。」藺婕道。

秦烈想了一下,微微一笑,說道:「你們先下去吧,我要將這些古符含義記下來,把幽月族九大傳承秘義真正弄透。」

「那我們?」藺婕眼神急切。

「把你們的身子給我留著,等我什麼時候想和幽月族交易了,我會找幽甫談。」秦烈眯著眼,淡淡的說道:「我想到了那時,你們的身子……也只會被當成添頭贈送給我,而不會是條件的主要部分。」

幽千蘭和藺婕一臉屈辱。

……

ps:呃,抱歉,失言了,今天只有兩更,遇到點突發事件,汗顏,汗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