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二十一章神秘主人

第九百二十一章神秘主人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1 01:15  字數:2441

「姜兄,為什麼會突然收手?」

城外密林中,苗風天從樹洞內鑽出,終於忍不住問出心中疑惑。

靳燾也愣愣地看了過來。

他跟隨姜鑄哲多年,知道這個師兄認準的事情,從不會輕易放棄。

他不認為姜鑄哲收手是因為懼怕秦烈。

事實上,只要姜鑄哲決定繼續下去,秦烈十有**阻止不了他對九階邪龍的吸食。

靳燾和苗風天都知道,秦烈完全是憑藉著一件神級靈器,才將吉爾伯特解救出來。

他們很清楚當姜鑄哲有了準備,秦烈那件神級靈器,壓根不可能對他造成真正威脅。

他們想不通姜鑄哲為何突然改變主意。

「你們留在這裡等候他們出來,我一會兒回來。」姜鑄哲沒有解釋,丟下這麼一句話,他化為一束血光遠去。

苗風天和靳燾愈發疑惑不解。

過來前,他們和姜鑄哲就此事深入交流過,姜鑄哲明確表示過,他此行目的就是為了九階邪龍。

除此之外,他在天滅大陸應該沒有別的事情。

他們不明白姜鑄哲為何要撇下他們匆匆離去。

「咻!」

一道血光,在離靳燾兩人五百里以外的荒寂山谷凝現,正是姜鑄哲。

他以龐大的靈魂意識感知了一番,確定周邊三百里以內,沒有任何智慧生物在活動。

那條先前化身血妖的血河,從他體內飄蕩出來,注入谷內一個乾涸的石池。

石池慢慢被注滿血水。

姜鑄哲眼神凝重起來,他通過一種詭秘的秘法,以本命精血繪刻著一幅古樸神秘的陣圖。

陣圖凝成之後,突然落在注滿血水的石池,一陣扭動空間的龐大力量,陡然在血水中湧現。

血水沸騰著旋轉,越來越湍急。越來越兇猛。

姜鑄哲突然單膝跪下,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血水,看著一股宏大的意志從不知名的虛空緩緩降臨。

飛旋的血水,一點點浮升凝鍊。最終形成一個沒有面目的高大血人。

「主人。」

姜鑄哲眼中厲色,一點點消失,一臉謙卑,畢恭畢敬地行禮。

「何事?」血人飄渺的聲音,如隔著一層層空間,慢悠悠傳盪過來。

「秦烈是主人的什麼人?」姜鑄哲垂頭詢問。

「嗯?」血人聲音微冷。

姜鑄哲沒有抬頭,而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地向血人描述了一遍。

他重點說起剛剛幽影地宮的一戰,說起他眼中凝成的血芒,就在刺向秦烈眉心之際。被一枚漆黑珠子的力量化為虛無,而他則是突然靈魂爆震,魂壇如要粉碎的恐怖經歷。

「主人曾說過,以十五種太古強族精血凝成的『天血神芒』,在暴亂之地無人能擋。連寂滅老祖都不能直面鋒芒,只有……和主人有血緣關係的人才能不被滅魂。」姜鑄哲深吸一口氣,頭垂的更低,「秦烈不但沒有受『天血神芒』的影響,而且,他眉心的珠子,甚至差點令我魂壇破碎。我能感覺到。那珠子差點將『天血神芒』的毀滅之力,導引向我的魂壇。」

話到這兒,姜鑄哲的眼角,又有一絲血跡流淌出來。

垂著頭,他的肩膀,卻輕輕顫抖了一下。回憶起先前的經歷,他依然深深為之驚懼。

「我可曾叮囑過你,不要妨礙他做的事情?你敢無視我的警告,對他動用『天血神芒』,這便是不聽話的下場。」血人冷哼一聲。又道:「你可知道,你還能站在這裡已經很幸運?」

姜鑄哲不敢反駁。

「你所做之事,和他的事情沒有衝突,你為何會下殺手?」血人又問。

「他阻礙了我吸食九階邪龍的鮮血。」姜鑄哲老老實實回答。

「你才築造出第三層魂壇不久,即便你修鍊的血靈訣特殊,也不應該這麼快更進一步。」血人似流露出譏誚之色,「他阻止了你,反而幫了你,否則……等你真的將九階邪龍的鮮血吸食,你會和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黎昕的下場一樣。」

「您知道第一任宗主的下場?」姜鑄哲駭然。

「我看著他暴體而亡。」血人淡然道。

姜鑄哲心生恐懼,垂著頭,恭敬問道:「我下面應該怎麼做?」

「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血人沉吟了一下,說道:「秦烈的未來,不會被定格在暴亂之地,他早晚會離開這裡。我答應過你,將來你和血煞宗,會是這片天地的主人,你和他將來的方向不會有衝突,你可明白?」

「我知道怎麼做了。」姜鑄哲誠懇道。

「那就好。」血人不再多言。

由血水一點點匯聚浮升的血人,在那龐大靈魂意識離開後,重新融在血池中。

姜鑄哲默然站了許久,才將那些血水收回身體,無聲無息離開。

另一邊。

秦烈和那攜身為人的邪龍,通過石道回到城外樹洞處,他一眼看到苗風天、靳燾和兩頭屍妖都在。

只是姜鑄哲不見蹤跡。

先前在幽影地宮內,雙方爆發了激烈衝突,如今再次見面,彼此都覺得氣氛有些尷尬。

雙方都沉默起來。

「秦烈,那姜鑄哲隨時會改變主意,我想我們應該趁早返回墟地。」艾迪說道。

「等我們這些兄弟恢復過來,一定會找你們算賬!」吉爾伯特張牙舞爪威脅。

不止是卡爾弗特,另外七頭沉睡的邪龍,當年也被黎昕轟成重傷,狀態比起卡爾弗特還要差。

他們在蛻變為人以後,身上的生命波動,比起如意境武者都要弱上一籌。

秦烈知道這些邪龍的戰鬥力如今極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