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一十九章神器之威!

第九百一十九章神器之威! (1/3)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20 14:42  字數:4490

對苗風天而言,血之靈力凝成的血龍,雷霆閃電之力,都算不得什麼。

雷霆力量,對陰魂惡鬼有著天生克制力,血靈訣對血肉精氣濃烈的生靈,同樣有著可怕的殺傷力。

然而,修鍊屍之始祖傳承的他,對這兩種力量偏偏有著超強的抗性。

也只有至陽至烈的力量才能重創甚至煉死他。

那些由秦烈血脈之力凝結的不滅火焰,帶著泊羅界三個炎日獨有的恐怖炎能,恰恰就是他最為懼怕恐懼的力量。

一簇簇敘苗,燃燒之際,讓他只能痛苦怒喝。

「秦烈!你若是再敢亂來,我絕不會繼續手下留情!」苗風天厲聲咆哮。

「你只要站著不動,就不會有事。」秦烈臉色深沉。

這番話,正是先前他被濃濃屍氣裹住,苗風天對他說的。

一滴滴剔透晶瑩的血珠,內部烈焰神文閃爍著,傳來熾烈的炎能,悄然聚集在苗風天身旁。

那些血珠都蘊藏著他血脈內的不滅之火。

他也看出來了,苗風天根本不怕他的血靈訣,也不怕天雷殛,他的寒冰訣和地心元磁錄,因為他本身境界的不足,也絕不可能威脅到此人。

只有烙印在血脈內的烈焰,純粹的血脈之力,才能真正對苗風天造成傷害。

他於是捨棄了破碎境所擁有的種種力量,只是以五階血脈內的不滅烈焰,來威脅這個修鍊陰邪屍力的傢伙。

滴滴紅寶石般的晶瑩血珠,懸浮虛空的雨水般,環繞包圍在苗風天周邊。

每一滴鮮血之中,都蘊藏著令苗風天深惡痛絕的炎日氣息,讓他不敢輕易動手。

同時,六個虛渾之靈,也悄然在他頭頂浮現出來。

只要他膽管釋放出魂壇,動用魂壇之力破掉眼前不利局面。有「魂壇吞噬者」惡名的虛渾之靈,一定會對他的魂壇下手。

這讓苗風天突覺束手束腳。

「你也不要試著以靈魂意識來直接衝擊我的識海。」秦烈眼神凌厲如刀鋒,嘴角綻出一個殘酷的笑容,「我修鍊雷帝的傳承。我的靈魂識海,乃狂暴的雷霆閃電。即便是你境界遠遠超過我,你的靈魂意識膽敢闖進來,也勢必被雷霆閃電轟成湮滅!」

苗風天臉色陡然驚懼起來。

如果沒有秦烈這番話,他或許下一步就會以不滅境的靈魂意識,凝成靈魂風卞擊秦烈識海。

但現在他趕緊止住自己的妄想。

雷霆閃電之力,能殛滅所有生靈的魂魄,就算是他不滅境的靈魂,也休想在雷霆閃電的轟擊下安然無恙。

他很清楚,如果秦烈所言不虛。他冒然以靈魂意識硬闖秦烈的識海,當真被漫天雷霆閃電劈射,他必然無法全身而退。

靈魂一旦重創,想要恢復就絕非一朝一夕的時間,會漫長的令他境界不進反退。

苗風天眼瞳深幽。皺著眉頭衡量著得失,十幾秒後,他臉上浮現出一個頹喪神情,點頭道:「算了,我不再插手,你想怎樣就怎樣吧。」

他真要不顧一切出手,或許會被包圍他的不滅之炎燃燒一部分力量。會受上不輕不重的傷。

但他還是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在短時間內重創甚至擊殺秦烈。

可他也知道,不論是他,還是姜鑄哲,都需要秦烈活著。

只有秦烈活著,暴亂之地的局勢,才可能朝著他們設想的方向衍變。

他和姜鑄哲一樣。都不想將秦烈得罪死,不想將秦烈逼的太厲害。

於是他選擇放手。

「多謝。」

秦烈深深看向他,凌厲的眼神,漸漸收斂了鋒芒。

「你還是無法改變什麼。」苗風天淡漠道。

秦烈回頭,以背對向苗風天。將視線聚集在靳燾和姜鑄哲的身上。

他立即知道了苗風天話里的意思。

靳燾帶著屍妖蒲澤,還有屍妖白骨魔君,全力出手對付艾迪。

本來能從容應付兩頭屍妖的艾迪,在靳燾加入以後,明顯就落在了下風。

種種幽冥界的詭秘法決,雖掀起了滔滔魔雲波濤,但靳燾和兩頭屍妖合力之後,還是顯得很從容。

只有二層魂壇的靳燾,實力比全盛時期的白骨魔君還要可怕,這個跟隨了姜鑄哲多年,同樣經歷了血煞宗覆滅的強者,本來……就是血厲和姜鑄哲的同門師弟。

通過修鍊極端的血靈訣,以吸食鮮血不斷強大自己的靳燾,一直都是姜鑄哲身邊最強大的助手。

姜鑄哲能夠施展的血典各大殺招,碧血天河,天羅血網,泣血鬼爪,血龍吟等等秘術,他也運用的嫻熟無比。

除此之外,兩頭屍妖體內的濃烈血氣,也能被他輕易調動,配合他施展的種種血煞宗秘術,令艾迪左支右絀。

只恢復了六七成實力的艾迪,展現出來的戰鬥力,已經令秦烈覺得驚嘆。

可是,以目前的情形來看,艾迪還是不可能勝過靳燾和兩頭屍妖。

他的視線越過艾迪這一邊,又看向被天羅血網罩住的吉爾伯特,發現吉爾伯特依然被捆縛的緊緊的,始終無法掙脫出來。

吉爾伯特後面,姜鑄哲頭頂著「嗜血輪盤」,釋放出碧血天河,令兩條綿長猩紅的交匯血河,一起落在九階邪龍卡爾弗特銀光燦燦的龍身上。

兩條血河,如血紅色的彩帶垂下,從中湧現的血之靈力瘋狂滲透向邪龍的體內。

這頭力量幾乎消耗殆盡的邪龍,沒有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而是低聲嘶嘯,他那銀亮的鱗甲縫隙內,綻出寒晶一般的冰光。

絲絲冰光和血河內的血之靈力交匯在一塊兒,激烈爭鬥著,血光迸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