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一十七章血脈天賦

第九百一十七章血脈天賦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9 18:14  字數:2466

「秦島主,何必呢?」靳燾苦笑。

他並不想將秦烈得罪死,也同樣知道炎日島已變成暴亂之地最可怕的勢力,更加清楚以後秦烈註定會是這方天地的稱霸者。

姜鑄哲有令,他又不能將秦烈擊殺,此事過後,秦烈早晚要尋仇報復,所以他希望能盡量不動武解決此事。

「這小子從來就不是一個理智的人。」苗風天眯著眼,道:「你和屍妖對付那個暗影族的傢伙,我來看著他就是。」

靳燾乃血煞宗姜鑄哲一脈,他知道以後和秦烈應該還有打交道的時候,本來就不想和秦烈動手。

見苗風天主動承擔對付秦烈的苦差事,他自然樂得放手,忙從秦烈眼前飛身離開。

他果真和兩個屍妖圍向艾迪。

「得罪了。」苗風天淡然道。

一張人皮製成的暗黃色幡旗,從他袖口飛逸出來,幡旗迎風一抖,森白屍氣如濃霧淹沒向秦烈。

「你只要站著不動就不會有事。」

苗風天眯著眼,知會了秦烈一句,便將目光移開,看向了有著三層魂壇修為的艾迪。

他理所當然地認為秦烈不可能掙脫那屍氣濃霧的範圍。

「咦!」

他將注意力落到艾迪身上以後,眼中乍現驚異之色,表情也凝重起來。

實力只恢復了七八成的艾迪,一見秦烈毅然決然要戰,立即第一時間將魂壇釋放出來。

他的三層魂壇,冥冥茫茫,如九幽煉獄般陰森怪異。

無數稀奇古怪的幽影,在三層模糊不清的魂壇內涌動著,彷彿千萬游魚。

一圈圈陰寒魔光,從那三層魂壇蕩漾開來,將屍妖蒲澤和白骨魔君的屍氣衝擊的潰不成軍。

白骨魔君那柄巨大的白骨戰刀,拉出一道近兩百米的白森森刀芒。如要將空間都要斬碎,但在落在艾迪的暗影魂壇之上,卻如泥牛入海,竟沒有泛起一絲波瀾。

屍妖蒲澤利爪撕扯而來。也被艾迪冷哼一聲,以三個栩栩如生的幽影給纏住。

苗風天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這兩頭以魂壇強者淬鍊的屍妖,被他和姜鑄哲分別賦予屍之始祖和血之始祖的力量,耗費了無數靈材和氣血,實際的戰鬥力比生前還要強上一籌。

而且屍妖不怕重傷,不怕死,不知疼痛疲憊。

他相信兩頭屍妖合力之下,大多數三層魂壇的強者,都要費一番功夫,才能逐漸找到應付的方法。

可艾迪卻在瞬間就壓制了兩頭屍妖的鋒芒。

「此人很棘手。靳燾,千萬不要大意。」苗風天陰惻惻地提醒。

同樣修鍊血靈訣,從千年前就和姜鑄哲並肩作戰的靳燾,乃是新晉的二層魂壇強者。

他也在暗中觀察著艾迪,眼見艾迪很輕鬆地就將兩頭屍妖給壓制住。他也心神一驚。

「傳言幽冥界的三大強族,曾經在靈域中央世界有過一段時間的輝煌期,沒料到他們還真是如此可怕。」靳燾暗暗道。

他發現他也小覷了艾迪的。

靳燾也終於認真對待艾迪。

另一邊。

被濃濃屍氣裹住的秦烈,如深陷淤泥沼澤,那些屍氣仿若陰森冰冷的泥蛇緊緊纏繞在他身上。

絲絲屍氣順著他毛孔滲透向他血肉筋脈。

他立即發現,他手中的雷魄刀如變得重逾萬鈞,顯得無比沉重。

隨後。他發現他整個身子,都漸漸使不出力來。

人皮製成的那一面幡旗,靜靜懸浮在他頭頂十米處,白茫茫的屍氣如瀑布從幡旗內飛瀉落下。

他周邊天地被屍氣徹底淹沒。

「血脈之力,蛻變!」他低吼道。

霎那間,他全身血脈沸騰。如噴涌著烈焰的火山,眾多烈焰神文閃爍而出。

狂暴的血脈之力如充滿了四肢百骸。

「喀喀喀!」

骨骼一陣爆鳴,他身子硬生生拔高了幾寸,一頭烏黑的長髮,竟在短短時間變成如火焰似鮮血般的赤紅色。

這座幽影地宮內。所有人都知道他身懷搏天族血脈,在此地他根本無需遮遮掩掩。

於是他第一次恣意激發血脈之力。

短短十息時間,他搏天族血脈的狂暴力量洶湧而出,令他渾身充盈著彷彿無窮盡的力量。

那些順著他毛孔,滲透他體內的屍氣,就在這一瞬間,已被沸騰的血脈力量燃燒乾凈。

絲絲火苗夾雜著閃電,不斷在他體表激射閃動著,令他這一刻的氣勢攀上巔峰。

「雷池之水!」

蘊藏在穴竅內的一滴滴雷電液體水,隨著天雷殛的瘋狂運轉,一一落入雷魄刀內。

「九雷轟!」

雷魄刀旋動著,如攪動出毀天滅地的雷霆風暴,九個碩大的雷電光球,就在濃濃屍霧內璀璨而出。

「轟隆隆!」

九個雷電球同時傳來震天裂地的轟鳴。

無數閃電如長龍遊盪八方。

淹沒他的屍氣,伴隨著雷轟和電芒,被滌盪一空。

與此同時,一條由雷霆閃電凝鍊而出的光柱,狠狠撞擊在苗風天胸口。

注意力放在艾迪身上,剛剛反應過來的苗風天,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動作,就被炫目雷電光柱轟擊正著。

他當真如被參天石柱狠狠撞到,身軀猛地倒飛,後背重重撞擊在幽影地宮的石壁結界上。

「嘭!」

苗風天轟然巨震,酸麻的身子,爬滿了交織的閃電。

而雷電光柱依然頂在他心口部位。

他被光柱兩腳懸空頂在石壁上,森白的臉上,浮現出很奇異的神色。

他愣愣地看向秦烈。

他彷彿不敢相信,不敢相信他是被秦烈給擊中,給弄的這麼狼狽。

他注意到,秦烈的一頭黑髮,變成了赤紅如血的顏色,本來精鍊的身軀,變得雄壯無比,個子也長了一截。

一股無法抑制的狂暴炎熱氣息,彷彿從秦烈的每一個毛孔向外宣洩著,讓他此刻的氣勢強大的根本不像一個初入破碎境的武者。

「血龍吟!」

在他的注視下,秦烈怒喝而來,無數血光從他全身毛孔飛射而出,突然就凝成一頭血淋琳的長龍。

血龍身上,一簇簇夾雜著烈焰神文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苗風天從那火焰之中,嗅到一種危險的氣息,他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