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一十六章翻臉

第九百一十六章翻臉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9 02:46  字數:3077

姜鑄哲從來都不是善類。

他出道至今,一直伴隨著腥風血雨,將暴亂之地攪的天翻地覆。

千年前,稱雄天滅大陸的血煞宗,因為他走向邪道,以人血修鍊血靈訣,引得全天下討伐。

血煞宗最終因他覆滅。

他本人則是逃過一劫,潛藏在東夷興風作浪,暗中籌謀「神葬場」試煉,成功獲取眾多太古生靈遺骸。

他也因此實力暴漲。

多年後,他一進階到不滅境後期,又光明正大現身,入駐墟地向世人宣告他的歸來。

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當年不遺餘力地追殺他,但在他擁有了三層魂壇以後,忽然齊齊沉默。

這充分說明了此人的可怕。

和這種人合作,根本就是與虎謀皮,一個不慎便會萬劫不復。

「你是在利用我們破開幽影地宮的壁障。」秦烈神情陰沉。

姜鑄哲洒然一笑,並沒有遮遮掩掩,而是坦然承認,「外層當年黎昕凝成的結界,被地鬼族的族人用了兩個月時間破掉,內層卡爾弗特以九階邪龍力量形成的結界和壁障,被地鬼族以十萬幽魂一點點侵蝕,也差不多即將破開。」

「我要是不能在地鬼族之前,進入幽影地宮,那就沒辦法吸取這頭九階邪龍的鮮血。」

「利用吉爾伯特進入,對我而言,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手段。」

他笑看卡爾弗特,又道:「你當年被我們血煞宗第一代宗主重創,之後就被封印禁錮在幽影地宮,始終無法走出去,所以你一直沒有能恢復。」

「最近,地鬼族以十萬幽魂撕咬啃噬結界,你又在消耗力量不斷修復著結界,力量恐怕已經快要油盡燈枯了吧?」

卡爾弗特巨大的龍眼內,浮現出複雜的神色。他那釋放出來令人無比壓抑的氣勢,迅速收斂起來。

只是一霎,卡爾弗特龍軀上,便再也沒有令人由然生畏的恐怖氣息。

「卡爾弗特大人?您……您真的只是虛張聲勢?」吉爾伯特愕然。

這頭九階的邪龍。龍鬚如虯結樹根的臉上,流露出無奈之色。

「他說的沒錯,我被黎昕重創以後,始終沒有能出去恢復,也沒有人能破開結界壁障,為我提供豐沛的氣血力量。」

「這些年來,不斷有人試圖破開幽影地宮,我都暗中耗費力量阻止。」

「這次地鬼族十萬幽魂的侵蝕,更是快要將我的力量耗盡,我雖為九階邪龍。卻已真的就要油盡燈滅。」

姜鑄哲對他的情況已有準確判斷,卡爾弗特自知瞞不過,因為要保留僅剩不多的力量,來應付姜鑄哲這個巨大威脅,他也就不再浪費力量去醞釀氣勢。

他已經準備拚死一戰。

「你就是這樣對待盟友的?」秦烈喝道。

姜鑄哲笑了笑。心平氣和道:「我只要這頭九階的邪龍。除了他以外,幽影地宮內剩下的邪龍,甚至那些真龍國的皇族古屍,我都可以捨棄。」

「不能放手?」秦烈眼神陰冷無比。

搖了搖頭,姜鑄哲一嘆,道:「暴亂之地雖大,但能夠令我短時間破階的東西。實在是再也找不到了。」

「九階邪龍這種級別的存在,我可以在另外一個域界,幫你找到!」秦烈煩躁道。

姜鑄哲微微一笑,說道:「我很有自知之明,以我三層魂壇的境界實力,壓根不可能是這類級別存在的對手。天鬼族的布托。為虛空境初期的強者,如果我能殺死他,吸食他的鮮血,或許也有希望破階,可惜……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也只有這頭虛弱到了極致的邪龍。才讓我有機可乘,他也是我目前唯一的機會,你說我豈能放過?」

秦烈暴躁的如壓抑的火山即將噴涌烈焰。

「秦烈,我很看好你,所以我不會對你下殺手。此事過後,如果我通過這頭九階的邪龍,成功踏入虛空境,我還是會按照你我的約定,將三大鬼族還有三大家族和黑巫教一起滅殺。」姜鑄哲從容不迫,「我對事不對人,為了能突破到虛空境,這頭邪龍必須要為我犧牲。」

這般說著,他瀟洒往卡爾弗特行去。

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輪盤,如鮮血凝成的太陽,閃爍著妖異的血芒,陡然在他頭頂浮現出來。

「嗜血輪盤!」秦烈臉色驟變。

這血淋琳的輪盤,懸浮在姜鑄哲頭頂,隨著姜鑄哲的移動而移動,綻出萬丈血光。

霎那間,整個幽影地宮都被猩紅血光照射到,一種讓人鮮血失控,靈魂如浸沒在滔滔血海的氣勢,籠罩在地宮的每一寸角落。

「靳燾,苗兄,你們不要釋放魂壇出來,秦烈的虛渾之靈對魂壇有著毀滅性的破壞力。」

「秦烈,還有他帶來的兩位朋友,讓他們老實安分就行,不必痛下殺手。」

姜鑄哲邊走邊說。

靳燾恭敬點頭,旋即咧嘴猙獰一笑,沖秦烈道:「秦島主,這次多有得罪,還請包涵。」

蒲澤和白骨魔君這兩頭屍妖,渾身屍毛如鋼針直立,突然朝天厲嘯。

嘯聲中,濃稠刺鼻的血腥味,從兩頭屍妖體內轟然爆發。

一圈圈血浪,如血海蔓延出來的血水,向八方蕩漾開來。

屍氣和血氣混合後,兩頭屍妖的氣勢,竟然比生前還要恐怖。

就在吉爾伯特怒吼變身之際,屍妖蒲澤嘶嘯著,撕裂空氣而來。

艾迪臉色一變,然後就見屍妖白骨魔君,提著一柄巨大的白骨戰刀,一路划動著,闊步而來。

那柄近三米處的白骨戰刀,在地上划動著,竟將幽影地宮的堅硬石地割出一條狹長的溝壑。

白骨魔君的眼瞳深處,兩團蒼白的火焰跳躍著,如燃燒著死亡之炎。

「秦島主,如果你能約束他們,讓他們不要動手,那麼……我們和屍妖其實也都可以不動武。」靳燾看著秦烈,一臉的誠懇,「老實說,你和他們就算是動手,在這幽影地宮也改變不了什麼,不妨就袖手旁觀如何?」

「姜鑄哲,你真敢對這頭九階邪龍下手,事後我會讓虛空境強者將你魂飛魄散!」秦烈喝道。

從容走向卡爾弗特的姜鑄哲,聞言腳步頓了一下,回頭看向他,笑道:「秦烈,你還是太過於稚嫩了一點,這趟你如果將那個暗影族虛空境強者一併帶上,那我就真的只會取真龍國那些皇族古屍了。」

「呵呵,但你現在以虛空境強者威脅我,根本沒有一點作用。因為,等我將這頭九階邪龍鮮血吸食,我也有很大可能踏入虛空境。」

「一旦我姜鑄哲踏入虛空境,在這個暴亂之地,我還會懼怕誰?」

他放聲狂笑。

「滾開!」

吉爾伯特已變回邪龍之身,屍妖蒲澤到來之前,他張牙舞爪,朝著姜鑄哲吐出綠色焰火龍息。

龍息內有著恐怖的腐蝕酸毒。

如巨錨一般的龍爪,也閃爍著寒光,猛地抓向姜鑄哲的渺小人身。

「天羅血網。」姜鑄哲伸手指向頭頂。

血煞宗的至寶「嗜血輪盤」,霎那間放大十倍,呼呼旋動著,濺射出千萬血芒。

血芒在空中編織成巨大的血網,如撈魚一般抖動了兩下,就將吉爾伯特給裹縛住。

吉爾伯特龐大的龍軀,在那更加巨大的血網當中,如被漁網兜住的一條大魚,拚命的掙脫著,卻沒辦法沖離出來。

那些綠焰龍息,也被姜鑄哲身影一閃後,給從容避過去。

「戰不戰?」艾迪看向秦烈。

吉爾伯特被捆,一時無法掙脫,本要對付吉爾伯特的屍妖蒲澤,在靳燾的示意下,突然掉頭對向他。

除兩個屍妖外,尚有靳燾,還有得到屍之始祖傳承的苗風天。

以艾迪的經驗和智慧來看,這局勢根本沒有一點勝過的希望,他都覺得秦烈可能會認命,先在這裡忍耐,等事後再找姜鑄哲算賬。

然而,秦烈卻一言不發地取出了雷魄刀,喚出了六大虛渾之靈。

他以行動來回應艾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