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零九章歸來

第九百零九章歸來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5 22:55  字數:3609

招魂島。

數千暗影族族人,在魯茲、艾迪的帶領下,穿過秘境之門,聚集在那座黑曜石宮殿前方。

「咻!」

一道電光閃過,秦烈也最後一個回來,在那些暗影族族人中間站定。

此刻暴亂之地也是深夜時分。

天上一輪清冷的月亮,釋放出銀燦燦的亮光,照耀著大地。

「好清新的空氣!」

「這裡的天地靈氣很純凈,應該很適合幽冥界植物的種植,好地方!」

「島上南邊,有一片種植著很多幽冥界植物的區域,那裡現在就有冥魔氣可以修鍊!」

「終於逃離泊羅界那可怕煉獄!」

眾多暗影族族人,一來到招魂島,臉上都流露出激動莫名之色。

秦烈看向那些暗影族族人,又觀察著周邊,發現離開了一陣子後,黑曜石宮殿附近雜草叢生,似乎沒有人在附近生活。

「有人過來了。」魯茲眉梢一動,眼神閃過一絲欣然,「是鬼目族的族人。」

「拉普!」秦烈神情一動。

果然,一個周身繚繞著濃郁冥魔氣的身影,從遠處飛逝而來。

「暗影族!這麼多暗影族族人!」拉普老遠就叫嚷起來。

「鬼目族族人9是生長出八目的鬼目族!」艾迪神情振奮。

「是我。」秦烈揚聲笑道。

一聽到秦烈的聲音,拉普頓時驚喜起來,禁不住長嘯一聲,立即就朝著秦烈靠來。

與此同時,生活在招魂島的十四頭邪龍,也在吉爾伯特的帶領之下,匆忙飛馳而來。

「是邪龍。」尤莉亞愕然。

「都快三年了,你總算是重返暴亂之地了!」拉普神色激動,又看向那些暗影族族人。道:「你難道去了幽冥界?」

「不是。」秦烈笑著搖頭,向拉普介紹:「這位是魯茲前輩,暗影族曾經的大統領……」

「您就是魯茲大人?我聽過您的名號?」拉普驚叫道。

魯茲微微一笑。

角魔族,暗影族。還有鬼目族,乃幽冥界最強的三大種族,多年來三族一直來往密切,三千年前也是合力同補天宮血戰。

三大幽冥界種族的尖端強者,在幽冥界都是聲名赫赫,魯茲作為暗影族六大統領之一,即便過了三千年,名字依然讓人如雷貫耳。

看到鬼目族的拉普,生活在這座海島,魯茲心中也放心了。

本來。他對秦烈的身份,並不是百分百信任。

直到此刻,見著幽冥界的族人,他才相信秦烈所說的那邪。

「塔特前輩呢?」秦烈追問。

「塔特不在招魂島,他留下了傳訊方法給我。我一會兒就通知他。」拉普急忙說道:「你離開不多久,李牧,段千劫,還有塔特也都相繼從招魂島飛走。這三年來,只有炎日島的宋小姐、唐小姐,有時候會過來。除此之外,只有我和邪龍一族長期生活在此。」

「三年……不知不覺間。又是三年過去了。」秦烈喃喃道。

「我們這些族人怎麼安排?」魯茲隨意問道。

「招魂島可以安排一部分,另外,我以前生活的七目島,也可以安排。」拉普主動攬下此事,沖魯茲解釋:「七目島上,我種植了很多幽冥界的植物。也有魔甲蟲活動,那兒冥魔氣也很充盈。在這招魂島上,我也開闢了一片天地,同樣有著充足的冥魔氣可以修鍊。」

「艾迪,你和他一起安排族人。我需要儘快將實力恢復。」魯茲點了點頭,然後對秦烈說道:「我的這些族人,還希望你多多費心,我們已經太久沒有返回靈域,對這裡還很陌生。」

「沒問題。」秦烈欣然應承下來。

隨後,在拉普和艾迪的安排下,一部分暗影族的族人趁著夜色,悄悄去了七目島。

魯茲,艾迪,尤莉亞這一類境界精湛者,則是在拉普的要求下,都呆在拉普生活的那片冥魔氣濃郁的區域。

以吉爾伯特為首的邪龍,早早過來,見秦烈一直在忙碌,就沒有打攪。

等眾多暗影族的族人,都被安排妥當了,秦烈和吉爾伯特交談了幾句,便和拉普匆匆離去。

他拿著盛放了古獸族眾多稀缺靈材的空間戒,依舊以姚天的模樣,在拉普的帶領下,輕而易舉達到邪嬰島。

在沒有弄清楚暴亂之地現今局勢之前,他並著急暴露身份。

拉普這些年和駐守邪嬰島的炎日島武者早已熟悉,很快又通過那座大型的空間傳送陣,直接傳送到炎日島。

「我要見宋小姐。」拉普一到炎日島,立即就表明意圖。

「我立即安排!」葛榮光就在附近,一聽說拉普親臨炎日島,馬上行動起來。

他知道拉普一直生活在招魂島,也知道宋婷玉早就有吩咐,只要拉普求見,必須第一時間稟報。

在葛榮光去稟報宋婷玉的時候,秦烈觀察著炎日島,發現三年後,整個炎日島已經沒了一處空地。

一座座宏偉的宮殿群,如山林一般,將炎日島填滿。

在這些石林般的建築物中央,秦烈都覺得自身有些渺小,他放開靈魂意識略一感應,發現整個炎日島至少有數萬名武者。

其中,達到破碎境的武者,竟然都將近千人!

在他感知周邊的時候,一縷縷遊絲般的靈魂氣息,從那些宮殿內飛逸出來,也將他給巡視了一番。

他馬上知道,那一縷縷靈魂遊絲的主人,境界一定超出他一籌,應該都是涅槃境的強者。

「九人,竟然有九個涅槃境!」他愈發驚異。

這僅僅只是炎日島。

他很清楚,在灰島和血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