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零五章返程

第九百零五章返程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3 19:00  字數:3005

古獸族地界。

滕遠和九階的朱雀,在一個白骨皚皚的山谷等候著,過了一會兒,一條身長千米的巨蛇,從遠方林間蜿蜒行進過來。

巨蛇離山谷還有百米遠的時候,蛇頭高高昂著,渾身青幽能量光暈如電流竄動。

他龐大的身形一點點收縮起來。

十幾秒過後,這條巨蛇消失不見,一個身上布滿蛇紋的中年大漢,闊步而來。

「尼維特,你遲到了。」滕遠懶洋洋地說道。

「我剛去了修羅族一趟。」尼維特咧開嘴,一條猩紅的蛇信子在他喉嚨內,如赤紅閃電般伸縮不定,「那些修羅族的傢伙,這些年在我疆域附近動作很大,我也在他們修羅族遊盪了一圈,毀了他們六個族部,感覺很好!」

「在接下來的一百多年內,我們可以動作更大一點,逐步收回被蠶食的領地!」九階朱雀說道。

滕遠眯著眼,嘿嘿一笑,「談談正事吧。」

尼維特和九階的朱雀,停止了談笑,神情凝重起來。

「那個身懷神族血脈的小傢伙,希望能夠保留最後一扇秘境之門,要和我們古獸族進行長期的貿易合作,你們倆如何看待此事?」滕遠問道。

尼維特和九階的朱雀,眼睛都亮了起來,顯得都有很強的興趣。

「我們泊羅界在各大域界當中,都算不得富饒,和主世界靈域更加不能比。」九階的朱雀,想了一下,說道:「靈域作為浩瀚星空的中心,有著連通各大域界和秘境的出入口,幾乎能找到所有修鍊的靈材。炎族,還有幽月族,另外那些和靈域人族來往的傢伙,能發展起來。積累起力量,也都是依仗和靈域的連通。」

尼維特重重點頭。

太陽宮和太陰殿的秘境之門,大多數的時候,只對和人族六大勢力有來往的炎族。幽月族,修羅族,魔龍族,木族,海族這六大種族開放。

古獸族,巨人族,還有黑獄族,想要借用太陰殿和太陽宮的秘境之門,極為的困難,而且限制重重。

只有那些等階極低的三族族人。繳納了比那六族多數倍的靈石,才能用一下秘境之門。

他們明白,這是太陰殿和太陽宮故意限制他們,免得他們能通過秘境之門交易到緊缺的靈材,從而提升了全族實力。

因此。以前泊羅界雖有太陰殿和太陽宮的秘境之門,可對他們三族而言,其實是屬於封閉狀態。

他們深知能和靈域連通的秘境之門,對這些泊羅界的種族而言,能發揮多麼大的作用。

「連接靈域,交易我們緊缺的進階材料,這對我們百里無一害。」九階的朱雀。很謹慎,她想了一下,又道:「不過,一定要保證安全,如果有靈域超級強者到來,對我們會是噩夢。」

滕遠笑了笑。說道:「我仔細了解過,這個神族小子目前所在的暴亂之地,壓根沒有虛空境的強者存在。」

九階朱雀眼睛於是一亮。

「另外,他承諾過,這一扇設立在我們古獸族地界的秘境之門。以後……將徹底交給我們把守!」滕遠又道。

尼維特振奮起來,「此言當真?」

滕遠輕輕點頭。

「太好了!」尼維特顯得很高興,「這麼一來,以後巨人族和黑獄族,如果要借用這一扇秘境之門,要從靈域換取適合他們的進階靈材,不也要通過我們?」

「就是這樣。」滕遠笑道。

「只要安全,我自然沒有反對的理由。」九階朱雀表態。

「我同意!」尼維特也發話。

古獸族的三大強權人物,就此達成默契,將會和暴亂之地連接起來。

……

夜空下,十幾頭魔龍,如巨大的雲團往古獸族領地而去。

其中一頭魔龍的身上,秦烈和魯茲,艾迪,還有尤莉亞等人坐在一塊兒。

「尊者還好嗎?」暗影族的大統領魯茲,臉上有著明顯的敬畏之色,「三千年前,是尊者親自在幽冥大陸,將我們這一支族部送到泊羅界。沒有尊者為我們求情,補天宮絕不會罷休,我們幽冥界的三大強族,將會被屠戮乾淨,所有的子孫後代,都會永世為奴,甚至徹底被抹殺。」

「我也不知我爺爺是否還好。」秦烈苦澀一笑,「我是在角魔族塔特的安排下,從暴亂之地的一扇秘境之門,來到的泊羅界。」

「塔特?那傢伙還活著?」魯茲驚訝道。

「他活的很好。」沉吟了一下,秦烈又說道:「如今幽冥大陸已重新開放,沒意外的話,不少幽冥界的強族族人在那兒又開始生活了。」

「這一切都是尊者的恩賜。」魯茲感嘆。

「你們返回靈域以後,我想塔特會有安排,他可能會送你們去幽冥大陸。」秦烈道。

「是時候回去了……」魯茲喃喃道。

「大統領,聽說今時今日的秦家……已今非昔比。」艾迪輕聲道明他在泊羅界打聽到的消息。

「三千年前,秦家就是靈域中央世界九大頂尖黃金級勢力,老家主乃靈域第一煉器師,新家主秦浩我也有幸見過一面,那是真正稱霸浩瀚星空的人雄!」魯茲臉色肅穆,「尊者還健在人世,新家主也沒有證明隕滅,那秦家就依然還是九大頂尖黃金級勢力之一。我相信,尊者這些年來暗中活動,一定集結著另一股勢力,來日秦家和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必有一戰!」

「那一戰,我們幽冥界的三大種族,必然會是尊者最堅實的盾牌!」

這是魯茲給出的承諾。

秦烈聽的熱血澎湃,通過魯茲這番話,他也隱隱猜測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