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零四章神器

第九百零四章神器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3 19:00  字數:2951

清冷的月光下,秦烈凌空站著,冷冽的眼睛環顧四周。

九輪月牙般的鐮刀,以無匹的鋒芒,向旁邊聚集的幽月族族人划去。

眾多幽月族族人屍首分離,被切成一塊塊,血肉橫飛。

幽甫眼中流露出濃濃的悲痛和悔恨之色。

剛剛蘇醒的暗影族族老魯茲,也是滿臉殺機,盯著那些幽月族族人,想要痛下殺手。

反倒是巴雷特,這時候皺起眉頭,「可以了!」

他伸手去抓一片月牙般的鋒芒。

「哧啦!」

從銀月印記飛逸出來的月芒,砍在巴雷特布滿了鱗甲的左手上,竟在他左手上留下一道狹長見血的傷口。

巴雷特臉色驟然一變。

「這件幽月族的聖器,恐怕……達到靈域神級靈器的層次了。」袁文治驚嘆。

他深知巴雷特這具經過數萬年淬鍊的軀體,有多麼的強壯,那「月淚」在破碎境初期修為的秦烈手中,能傷害到巴雷特,絕不是因為秦烈本身有多厲害。

必然是因為這件器物鋒銳至極。

「神器!」華羽池低喝。

洪鐘和樊永福,也是眼睛一亮,看向秦烈身旁九輪月亮的表情,愈發凝重。

就算是在靈域的中央世界,神器……也僅僅掌握在那些頂尖的黃金級勢力手中,他們深知一件達到神級的靈器,一旦善用起來,將能發揮出何等恐怖的破壞力。

神器,乃是黃金級勢力,域始境強者都會垂涎的奇物。

在他們來看,被幽月族稱呼為「月淚」的這件器物,應該達到了神器的高度。

「咦!」

眼見巴雷特出手,處於興奮狀態的秦烈,稍稍冷靜下來。

心念一動,一輪輪月牙般的月芒。接連從八方飛逸回來。

九束皎潔的月光,相繼隱沒銀月印記,重新在印記核心的陣圖內變化為明月高懸著。

從九個月亮內,依然傳來隱秘神妙的符文法決。將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技烙印向他靈魂識海。

「你已經從他們身上得到了很多東西。」巴雷特站在那些幽月族族人身旁,皺著眉頭,說道:「更何況,你得到的『月淚』也是他們幽月族的聖器,不論怎麼說,你和幽月族都有了淵源。這一支幽月族的族人,能在泊羅界存活至今並不容易,在秘境之門破開後,黑獄族不會放過他們,你就別將事情做絕了。」

巴雷特求情。

他看得出來。秦烈憑藉著「月淚」,能夠對幽月族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如今,古獸族、巨人族、黑獄族變成泊羅界最強的勢力,幽月族就算是沒有這次重創,也會舉步維艱。

秦烈真要將聚集在此地的幽月族精銳。給一次性斬殺乾淨,那幽月族很快就會被黑獄族滅族。

這並不是巴雷特想要看到的結果。

「好,我給你一個面子。」秦烈深深看了巴雷特一眼,從那些幽月族族人聚集之地,緩緩飛了回來。

途徑幽芸的時候,他停了下來,咧嘴一笑。道:「你還想不想生擒活捉我,對我進行一番殘酷折磨,好奪取聖器,逼問出秘境之門的位置么?」

幽芸眼中滿是恐懼,垂頭哀求道:「請你饒過我們幽月族。」

九個月亮充滿月能,釋放出神秘異力後。秦烈身上自然而然生出一種能震懾幽月族族人的氣勢。

在這種氣勢面前,幽芸壓根生不出抵抗之心,只想要跪下來臣服。

這是幽月族傳承聖器「月淚」對幽月族族人根深蒂固的威懾力。

「你們好自為之。」冷哼一聲,秦烈從幽月族族人聚集處,飛回到地面。

「姚天。這是我們暗影族的大統領,魯茲大人!」艾迪連忙介紹。

「見過統領大人。」秦烈鞠身行禮。

魯茲深深看向秦烈,他已通過艾迪和尤莉亞的解釋,知道了秦烈的真實身份,「你和你身後那人,對我們暗影族還有整個幽冥界種族所做的一切,我們會銘記於心!」

此話一出,秦烈也馬上知道,魯茲什麼都清楚。

「嗯,有什麼話,等我們回到靈域再說。」秦烈道。

魯茲輕輕點頭。

之後,眾人沒有理會那些幽月族族人,隨著一頭頭魔龍衝上天空,這些在此地生活了很多年的暗影族族人,踏上了歸途。

許久後。

幽甫,幽芸,還有眾多幽月族的長者,無力地從天上下來。

他們落到先前魔龍一族的所在地。

「他,他明明不是我們幽月族的族人,為何能御動聖器?」幽千蘭垂著頭,情緒低落,弱弱地問道。

幽甫等人臉色深沉,也是生出極深的挫敗感,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聖器對我們有壓製作用,必須要通過別的勢力,將此人擊殺奪回聖器!」幽芸一臉陰毒地說道。

「啪!」

幽甫揮手甩了她一巴掌。

「族老?」幽芸眼神錯愕。

「你做的好事!」幽甫咆哮起來,「我最初吩咐你們的時候,是讓你們將他請回我們幽月族的族地,而不是讓你們得罪死他,不是讓你們將他擒拿過來!都是你擅作主張,將他給得罪盡了,我們才不得不強行出手!」

「我……」幽芸捂著紅彤彤的臉,心裡憋屈的要命,她在強行動手的時候,明明請示過幽甫,幽甫也同意了。

如今,幽甫將一切責任都怪在她頭上,好像自己從沒有做出錯誤決定一樣。

「回到族地以後,你會被關押在地牢九年,九年不能見到一絲月光!」幽甫冷哼。

不等幽芸反駁,他深吸一口氣,又道:「月淚不僅僅是一件聖器,內部還有著我們幽月族的傳承秘法,我們幽月族最精華最神妙的記憶和秘術,都在月淚之中!」

眾多幽月族族人,聞言都是神情大震,眼中流露出濃烈的渴望。

「對他……我們不能再用強硬手段,千蘭,藺婕,你們倆給我好好想想,我們通過什麼樣的方法,才能扭轉他對我們幽月族的態度?」幽甫摸著下巴,眼神閃爍著,說道:「權利,美女,豐厚的物資,還有什麼?什麼可以打動他的,只要我們幽月族擁有的,你們都可以拿給他!就算是我們從他的手中,將月淚奪回來,我們至少也要他將裡面的九大秘技和傳承法決告知我們!」

「九大秘技和傳承法決,不僅僅對我們幽月族,對你們太陰殿也有巨大好處!」

藺婕和幽千蘭猛然一震。

她們很清楚,幽月族雖然也有血脈之力,但幽月族並非最古老的那一類太古強族,所以她們並沒有自己的「混沌血域」。

沒有「混沌血域」,就意味著這個種族的族人,無法通過血脈獲取自古傳承下來的秘技和法決。

這一支生活在泊羅界的幽月族族部,修鍊的血脈之力,知曉的秘技和法決並不全。

真正精髓的傳承,自古以來,都是由擁有「月淚」的幽月族族長把持。

只有得到真正的傳承秘技和法決,幽月族的族人,才能在力量進階上獲得更大的成長。

這也是幽甫知道秦烈得到「月淚」後,會激動到無以復加的原因,因為「月淚」不僅僅只是一件器物。

「我會想盡辦法讓他改變對幽月族的看法!」藺婕認真道。

「我也會儘力!」幽千蘭暗暗發誓。

「他就要離開泊羅界,你們要儘快有個主意,只要能得到九大秘技和傳承法決,我們幽月族可以做出任何的犧牲!任何!」幽甫喝道。

「任何的犧牲……」藺婕眼神幽幽,她看了看幽千蘭,又想了一下自己,嘴角忽然逸出苦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