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零三章蘇醒的族老!

第九百零三章蘇醒的族老!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2 21:52  字數:3002

眼看肩上銀月印記內,九輪月亮,僅僅只剩下最後一輪沒有充溢月能,秦烈突然活動開來。

他往幽月族強者聚集之地而來。

途中,幽甫,幽芸,還有幽千蘭等人,精神萎靡,明顯體內月能被抽離了七七八八。

他們在秦烈周邊的時候,身上僅存的那些月能,被一股無形力量壓抑著,竟沒辦法沖秦烈下殺手。

這讓他們憋屈無奈的要命。

「避開!」

年老的幽月族族人,眼見秦烈到來,一臉慌亂。

眾多幽月族族人如見鬼魅般閃避。

一時間,秦烈乘勢而來,竟沒辦法鎖定目標群。

山腳下的村落內,巴雷特和艾迪等人傻眼了,獃獃望著秦烈一人追逐幽月族全族,都生出荒謬絕倫的感覺。

區區初入破碎境的武者,依仗著幽月族的聖器,逼迫的幽月族全族如此狼狽,這場面……顯得很滑稽。

幽甫等人臉上,更是湧現出非常明顯屈辱,他們眼中幾乎噴湧出憤怒的火焰。

可秦烈視而不見。

「血遁術!」

一團蒙蒙血光將他裹住,血光漸漸變淡,直至最終消失。

「咻!」

數十名達到涅槃境和不滅境這個層次的幽月族族人,聚集之地傳來異響,旋即一道血影凝現。

血影一出,燦燦銀亮光幕如碧波蕩漾開來,紊亂他們體內月能的奇異力量,將他們一下子籠罩在內。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他們就覺察到體內的月能,如開閘後的洪水,滔滔湧向秦烈肩上的銀亮印記。

這些人眼瞳內的神采彷彿都在迅速變淡。

此刻,所有幽月族的族人,都開始惶恐不安。

他們發現他們的族老,族內的聖器。甚至苦苦凝鍊積累的月能,在面對秦烈的時候,突然變成了負擔,變成了突破口。

「五大聖器之首的『月淚』。怎會如此恐怖?」袁文治暗暗咂舌。

巴雷特也緊皺眉頭,搖了搖頭,說道:「幽月族等階森嚴,和我們還不太相同,據說……幽月族的族長,對所有的族人都有生殺予奪的權利。族長持有的聖器,分明要高出別的聖器一個等階,隱隱還有克制和震懾作用。另外,就連對那些修鍊奇妙的法決的族人,『月淚』也彷彿能產生約束力。這件聖器彷彿能主宰整個幽月族。」

「太可怕了。」袁文治感嘆。

「有的種族就是如此,族長擁有獨立無二的身份地位,比人間的帝王還要能主宰全族。」巴雷特道。

兩人講話之時,一股冥冥浩浩,悠遠蒼古的氣息。從暗影族白晝龜縮的洞穴口傳來。

巴雷特猛地回頭,龍眼當中,閃爍出驚異光芒。

所有暗影族的族人,目顯狂喜之色,紛紛回頭去看。

「魯茲族老蘇醒了!」

「太好了!」

「族老終於醒來!」

很多暗影族的族人,都朝著洞穴口方向聚集,臉上滿是激動。

也有不少年幼的暗影族族人。眼中滿是茫然之色,顯然不知魯茲是誰,還在四處追問。

「我們就是在他的帶領之下,從靈域到達泊羅界,最初的時候,我們能夠和古獸族血戰數次不敗。也是因為他在!」一個年齡稍大的暗影族族人,向這婿生在泊羅界的孩子解釋,「我們能在古獸族的追殺下,一路來到這兒,也是因為他的庇護!魯茲大人。當年在靈域的時候,就是我們暗影族的鐵血統領,就連補天宮的虛空境強者,他都曾擊殺過三個!」

眾多暗影族的青年,聽到他的講述,油然而生敬意。

「竟然是他……」華羽池旁邊,名叫樊永福的老者,渾濁眼睛閃過一絲驚駭之色。

「福叔,你知道這個魯茲?」華羽池低聲問。

樊永福輕輕點頭,以極低的聲音說道:「此人乃當年暗影族的六大統領之一,我們和暗影族決殺時,他就是一根難啃的骨頭。如今已經貴為我們補天宮十二宮主之一的寇子平,三千年前曾和此人交手,還吃了不小的虧。當然,現在寇宮主已經是虛空境巔峰,離域始境也只有一步之遙,自然遠遠強過此人了。」

「當年寇子平都不是他的對手?」華羽池驚叫道。

樊永福表情有朽澀,「少主,三千年前和幽冥界三大強族的血戰,我們動用了所有的力量,但也僅僅只是慘勝而已,你萬萬不要小看了幽冥界三大強族的任何一支!」

「他們真有這麼強?」華羽池還是不太相信。

「你別看現在幽冥界的種族已逐漸被人遺忘,但在三千年前,他們絕對是最可怕的太古強族之一!」樊永福沉吟了一下,又說道:「而且,當年和我們血戰的幽冥界種族,還缺少了幽冥界最強的陰冥族!而陰冥族,才是幽冥界真正的皇族,是角魔族、鬼目族、暗影族都要乖乖聽命的幽冥界真正霸主!」

「那為什麼陰冥族沒有參戰?」華羽池駭然。

搖了搖頭,樊永福說道:「這就不清楚了,但你爺爺曾說過,當年如果陰冥族也參與此戰,我們補天宮……未必就能贏取最終的勝利。」

華羽池終於開始正視暗影族的實力。

也在此時,艾迪、尤莉亞等暗影族的族老,一起聚集到山腰的洞口。

他們擁護著一個比普通暗影族族人要高了一個頭的灰發老者,從洞口飛躍下來,就在巴雷特前方落定。

那個灰發老者,模樣普通,卻在舉手投足間,給人一種曾稱霸過天地的強大自信。

他一落下來,就沖巴雷特拱拱手,說道:「這些年多虧你幫我照應小輩們。」

巴雷特哼了一聲,揮了揮肥大的手,說道:「免了。當年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會收留他們,惹來一身的麻煩。」

「我魯茲會記得你巴雷特對我們這一支族部的恩惠!」灰發老者鄭重道。

「誰媳。」巴雷特咧嘴怪笑。

「那是怎麼一回事?」魯茲看向不斷追逐幽月族族人的秦烈。

艾迪嘿嘿怪笑,低頭將事情解釋了一番。

魯茲眼中閃爍著異光,盯著秦烈的身影深深看了一會兒,隨後目光落到幽甫的身上。

他眼中迸射出強烈殺機。

幽甫和另外一個手持聖器的族老,心中陡然一寒,突然意識到此次暗影族一行,恐怕招惹了大麻煩。

他們一直以為魯茲早已身亡,誰也沒有料到,在這個重要的關頭,魯茲竟然冒了出來。

幽甫曾聽說過,當年這一支暗影族族人進入泊羅界的時候,和古獸族發生過激烈的衝突。

魯茲,就是那時候的領頭者,他和古獸族的強者曾進行過數次激烈爭鬥。

雖然魯茲很快就沒了蹤影,並在不久後傳出身死的消息,可幽甫卻知道此人非常可怕。

這時,他們幽月族最強的幾個人,紛紛被「月淚」將月能吸取了大半,這要如何對抗醒過來的魯茲?

更何況,還有魔龍一族的,也在一旁虎視眈眈。

幽甫開始懊悔起來。

「第九月亮!」

另一邊,主動沖入幽月族強者聚集之地的秦烈,突然仰天長嘯。

嘯聲中,一輪輪圓盤般璀璨耀目的月亮,從他肩膀上的銀月印記內飛逝出來。

一輪輪月亮,如奪目的銀盤,圍繞這秦烈飛旋著。

「咻咻咻!」

九輪月亮如死神的鐮刀,帶著冷冽,鋒銳,陰寒的氣息,在周邊飛動了一圈。

十幾個幽月族的族人,被那些月亮穿透了身體,鮮血狂涌,瞬間慘死。

同時,一段段隱秘深奧的符文法決,從每一個月亮內傳遞過來,流入秦烈的腦海。

那是幽月族的九大傳承秘技和法決!

……

ps:明天補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