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九百零二章噴涌的月能!

第九百零二章噴涌的月能!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2 21:52  字數:3027

幽甫等幽月族的族人,視線全部集中到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眼睛炙烈。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平南「聖器之首的月淚!」

又有一名幽月族的族老,禁不住驚呼出聲,他把持的另外一件聖器,隨之從他胸前飄飛出來。

這是一個銀亮的輪環。

同幽甫持有的月盤一樣,這個銀亮的輪環,也是他們把持的聖器之一。

兩件幽月族的聖器,從他和幽甫手中冒出來,如瞬間牽引了大量的清冷月光。

只見一束束純凈的寒月光芒從天垂落,紛紛匯入他和幽甫手中的幽月族聖器,兩人忽視一眼,同時朝秦烈走來。

同一時刻。

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內,那兩輪袖珍型的明月,突然閃爍著璀璨炫目的光芒。

霎那間,一片片銀燦燦的光幕,以他為中心擴散開來。

以一縷心神逸入銀月印記中央,他注意到構成印記核心的那一幅玄奧複雜的古陣圖,如涌動的星河緩緩運轉開來。

他猛地一震。

他知道,在肩膀形成的銀月印記,乃是由那個「月魔」的靈魂,融入他的精血和魂力,然後被鎮魂珠通過某種未知的手法煉製而出。

在這個銀月印記之前,鎮魂珠曾煉製出六大虛渾之靈,向秦烈證明了它的神奇之處。

秦烈很清楚,這個被幽月族的族人,當成他們種族聖器之首的「月淚」,已經過鎮魂珠的二次淬鍊。

他不敢肯定這東西還是不是「月淚」,但他可以肯定。這東西一定極其神妙。並且只會為他所用!

因為。那是由他的魂力和精血凝鍊而成,那相當於他的本命靈器。

「轟!」

就在他暗暗思量的時候,狂猛的吸扯力,從他肩上的銀月印記而來。

由銀月印記綻放的燦燦銀亮光幕,彷彿凝成凶魔巨獸的血盆大口,要吞沒天地間所有月光一般。

往他走來的幽甫,還有另外一個手持聖器的幽月族族老,頃刻間身影頓住。

下一刻。兩人手中把持著的聖器,如決堤的江河一般,宣洩出精純如匹練般的銀月光芒。

銀亮月光如涌動的長河,以他們的聖器為起點,湧向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

猛一看,彷彿從他們的身上,飛出了兩條能量紐帶,一端連著他們,一端連接向秦烈。

磅礴洶湧的精純月能,第一時間從他們手中的聖器內流失出去。他們還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就發現有一成的月能。已被秦烈吸扯離去。

幽甫和那個族老駭然失色,兩人眼中滿是恐懼,虛空坐下來,打出許許多多月牙般的神秘符決,要阻止月能的流逝。

月牙般的符文,像是閃耀著的蝴蝶,圍繞著他們翩然起舞。

一件月盤,一件銀亮輪環,同時流露出晶亮亮的銀光,他們伸手想要捂著銀光,防止繼續泄露。

然而,面對洶湧流失的月能,他們的堵塞顯得力不從心。

依然有大量的月能,不受他們的控制,迅速流向秦烈的肩膀。

地上的秦烈,眼中光芒大亮,臉上浮現出莫名的驚喜。

他以神識感知,清晰地看到,他肩上銀月印記內,第三個月亮迅速充盈來月能,變得燦爛明亮起來。

隨著第三個月亮的充能完成,他肩上形成的對月能的牽引力,似乎更強的強勁。

那印記吸收月能的速度變得更快。

第四個月亮,也一點點閃耀著,也被迅速充能。

反觀幽甫和那個幽月族的族老,眼中已充滿了恐懼,他們張開嘴,大聲叫喊著,要幽月族的族人攻擊秦烈。

幽芸,幽千蘭,甚至擁有幽月族血脈的藺婕,聽到命令以後,就在試圖接近秦烈之時,一個個體內月之力量都變得紊亂不堪起來。

她們突然發現自己失去了對體內月之力量的掌控。

秦烈肩上,那小小的銀月印記,在大放光明以後,似乎對這片天地形成了恐怖的影響。

所有幽月族的族人,甚至擁有幽月族血脈的太陰殿武者,全部束手束腳,在拚命遏制體內月能的竄動。

「族,族老!我們體內的月之力量也被牽扯著!我們無法控制!」幽芸尖叫起來。

她再次看向秦烈的時候,臉色已變得蒼白,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此刻,秦烈肩膀的銀月印記,對她們所有人而言,彷彿都是一個吸收月能的恐怖大漩渦。

每一個擁有幽月族血脈的生靈,只要敢稍稍靠近秦烈,就會被牽引體內月能。

幽千蘭,幽芸,藺婕,還有十幾個幽月族的族人,離秦烈近千米的時候,就感受到那股無法抗衡的可怕吸力。

「第四個了!」秦烈眼中光芒大亮。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銀月印記內第四個月亮就充滿了月能,變得閃亮耀目。

同時,第五個月亮,也初現蒙蒙月光。

兩件聖器,幽月族的兩個族老,還有數十個境界不等的族人,在臨近他以後,都被他迅速吸收著月能。

這些月能比天上月光純粹龐大了太多太多。

本來,藉助於泊羅界的月光,他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一點點將九個月亮充滿能量。

然而,通過那兩件幽月族的聖器,還有這些幽月族族人,他的效率提升了千倍都不止。

最可怕的是,這些幽月族的族人明明知道正發生著什麼,就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任何人,一旦敢靠近他,就會和幽千蘭、幽芸一樣,體內的月能會立即紊亂,也被淪為被吸收月能的犧牲品。

此刻,他的敵人,也僅僅只是這些幽月族的族人。

「這……」

地下,望著秦烈突生奇變,以肩上的銀月印記,將整個幽月族制衡住,魔龍族和暗影族族人都愣在那兒。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華羽池愕然。

「好像他擁有能夠令整個幽月族都無可奈何的器物。」洪鐘沉聲道。

「他肩上的銀月印記是什麼?」袁文治詢問巴雷特。

「裡面應該存在著『月淚』,據說『月淚』乃幽月族五大聖器之首,對其餘的聖器,包括幽月族的族人,都有著強大的約束力。」巴雷特活了數萬年,見多識廣,眼神肅穆地解釋:「看來傳說的確是真的,『月淚』對其餘的聖器,對幽月族的族人,果然都有強大的震懾力。只是,這個傢伙明明只是人族族人,體內也沒有流淌著幽月族的血脈,他怎能御動『月淚』,令幽甫這些人都無計可施?」

「幽月族聖器之首的月淚!」袁文治深深地被驚到,「他怎會擁有這種奇寶?」

巴雷特也困惑不已。

「第五個!」

「第六個!」

「第七個!」

「第八個!」

短短一個時辰內,就在這暗影族的村落,秦烈肩上銀月印記的月亮,接連被充溢了月能。

泊羅界的天穹,第一個月光尚未滿月,在他肩上的印記核心,竟有八個小小的月亮浮升出來,釋放出皎潔明凈的月光。

而此時,幽甫和那人手中的聖器,已變得黯淡沒有光澤。

那兩件聖器內的月能,在一個時辰內,竟被秦烈肩上的「月淚」給吸了個乾乾淨淨。

另外,就連幽甫本人,也是眼眶深陷,臉色沒有光澤,彷彿精神氣都被抽干。

幽芸,幽千蘭,甚至只是擁有幽月族血脈的藺婕,一個個也變成了霜打過的茄子,顯得無精打采,萎靡不振。

「還差一點,就還差一點……」

秦烈喃喃自語,望著那些如被吸干月能的幽月族族人,他突然凌空而起。

他主動沖向幽月族族人聚集地。

「避開他!避開他!」有人失聲驚叫。

所有幽月族族人,只要還能活動的,如見惡鬼殺來,恐懼地躲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