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九十九章淵源

第八百九十九章淵源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11 00:55  字數:3800

山腳下的村落中。

華羽池和補天宮的兩名武者,等候著秦烈的到來,三人頻頻看向暗影族生活的石洞,心裏面都在思量著秦烈身份。

「這個姚天應該不是我們補天宮派過來的人。」華羽池突然說道。

他的兩名追隨者,洪鐘,還有那個名叫樊永福的邋遢老者,都默默點頭。

三人也都想明白了。

秦烈真要是補天宮的人,只需知道華羽池被太陽宮囚禁在泊羅界,補天宮的宮主華天穹能有十幾種手段,逼太陽宮交人。

而且太陽宮還要因為此事付出慘痛代價。

另外,補天宮和太陰殿沒有過節,秦烈不需要將太陰殿也給摧毀。

最後,太陽宮和太陰殿把守著通往靈域的兩扇秘境之門,太陰殿也被粉碎,意味著秦烈將他們返回靈域的道路給堵死了。

這些情況聯繫起來,讓華羽池明白了一個事實——秦烈只是順帶將他救了出來。

「他怎會和暗影族關係密切?」洪鐘皺著眉頭,沉吟了一下,說道:「當年和幽冥大陸交好的人族勢力,幾乎被我們補天宮連根拔起。他真要是那些勢力的後人,別說救你出來了,他不想盡辦法折磨死你才怪。」

「那他會是什麼身份?」華羽池困惑不已。

「鬼知道。」洪鐘搖頭。

三人還在講話的時候,秦烈走出一個洞口,從半空飛落下來。

他對泊羅界的十倍重力早已適應。突破到破碎境以後。能輕鬆翱翔天際。

望著底下的華羽池。秦烈眼神有些複雜,思考了一會兒,他決定繼續隱瞞身份。

他依然帶著狐皮面具,繼續以姚天的身份,來面對華羽池。

如今的秦家,早已不是九大頂尖黃金級勢力之一,他也已經「死去」,他相信他爺爺也不希望他過早暴露出身份出來。

華羽池要是知道了他的身份。等返回靈域中央世界,只要說漏嘴,就可能為他迎來滅頂之災。

「多謝姚兄救我。」華羽池一躬到底。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秦烈奇道。

「補天宮乃中央世界八大頂尖黃金級勢力,泊羅界的六大人族勢力,有一支和我們是同盟。」華羽池微微一笑,「我找了人,稍稍打聽了一下,就知道了姚天是誰。不過……我並沒有說你去過太陽宮。」

「那一支和你們是同盟?」秦烈再問。

華羽池猶豫了一下,說道:「袁家。」

秦烈目光閃爍了一下,訝然道:「袁家?和魔龍一族為血親的袁家?」

「對。」華羽池點頭。

「袁家和你們是同盟?」秦烈一臉驚愕。

「我們和袁家的關係……有點複雜。」華羽池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因為,就在三百年前。袁家還是依附秦家的十二勢力之一。」

「秦家從九大頂尖勢力除名以後,依附秦家的那些勢力,被那些各大黃金級勢力聯手衝殺滅門。」

「十二大勢力,損失慘重,很多就此消失。不過,也有幾個勢力,逃離到一些不知名的域界存活下來。」

「而袁家,則是在我爺爺的邀請之下,選擇投誠到我們補天宮。」

「和我們補天宮走到一塊兒,袁家才擺脫那些頂尖黃金級勢力的鎮壓,就怎麼生存了下來。」

華羽池解釋。

秦烈更是目瞪口呆。

三百年前,袁家竟然是依附他們秦家的十二大勢力之一,因為秦家的滅亡,才被迫加入補天宮,從而躲過那些頂尖黃金級勢力的鎮壓和針對。

「三百年前……」他在心中喃喃自語。

這一刻,他終於知道他「死」了三百年,然而,在他的印象中,他只有二十來歲的生命。

「袁家既然以前是秦家的附庸,他們知不知道曾經向你們補天宮求情的那人,就是秦山?」他再次問道。

「袁家的家主袁立庭應該知道,但第二代的袁文治那些人,未必就知道。」華羽池說道:「因為在袁家和魔龍一族結成血親不久後,袁家就說泊羅界有一個暗影族的分支,和他們血親魔龍一族生活在一起,還徵求我們補天宮的意見。」

「因為山爺爺的原因,我們並沒有想要對幽冥界種族趕盡殺絕的意思,所以允許這一支暗影族繼續存活在泊羅界。」

「魔龍一族也才敢繼續收留暗影族。」

華羽池的一番話,讓秦烈久久無語,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就在他縮著頭眉頭苦思的時候。

魔龍巴雷特,還有袁文治三兄弟,一同從外面飛落而來。

一頭頭魔龍的氣息,也在村落外面傳來,令秦烈心神壓抑。

「你換個樣子做什麼?」巴雷特一來,瞪了秦烈一眼,哼道:「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是好東西!」

秦烈帶著狐皮面具,能瞞過別人,卻沒辦法騙過這頭老龍。

「姚兄,你現在的樣子,不是你?」華羽池驚異起來。

秦烈臉色深沉起來,他看了看袁文治等人,心中念頭電閃而過。

上次袁文治等人過來的時候,他是以本來的面目相見,那時候袁文治三兄弟並沒有特別反應。

這說明三人不認得他。

按照華羽池的說法,袁家曾是秦家的附庸,那麼……袁文治三兄弟不可能不認得他。

除非他如今的面貌,和三百年前的那個他,有著巨大的差異!

他心中理清了頭緒。

他也知道,如今的他在氣質方面和以前肯定截然不同,加上神族血脈覺醒後,他的樣子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但長高了一截。也從以前的俊逸。變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