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九十章第四太陽!(求一張月

第八百九十章第四太陽!(求一張月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06 20:03  字數:3769

秦烈默默退回石洞。

在洞內,他隱隱能聽到三間囚室內,華羽池和另外兩人,正抓緊時間,以他丟下去的靈石和丹藥恢復靈力。

石洞內隔絕了天地靈氣,使得囚室內三人的力量,處於即將枯竭的狀態。

他給出的那些靈石和丹藥,一個時辰內,遠遠不夠令他們恢復回來。

但多多少少可以讓他們擁有一些力量。

烈焰玄雷爆碎,炸掉這些囚室的前,他會立即離開,會去太陽神殿的主殿,摧毀太陽宮的秘境之門。

他要讓太陽宮的後續援軍無法過來。

那樣,暗影族將能平穩渡過一個難關,等艾迪、尤莉亞那些人恢復個七八成力量,等那位虛空境的族老恢復,暗影族有極大可能重返靈域。

他在暗暗合計著。

泊羅界的重力十倍於靈域,在這兒很多人想要施展「遁術」,都可能出現變故。

而他,經過滕遠一番痛苦摧殘,經曆數十倍重力的壓榨,他地心元磁錄進展迅猛。

他已完全適應了泊羅界的重力。

別人不能從容施展的遁術,他幾乎不受影響,這也是他能從暗影族避開太陰殿的眼線,輕而易舉的離開的緣故。

同樣的,他在這石洞內也感測過,也有自信可以在此地爆碎之前,直接以「血遁術」到達主殿的方向。

他在靜候那一刻的到來。

「太陽宮,九重天。六大黃金級勢力……」他眯著的眼瞳內,綻出冷厲如寒刀的光芒。

……

「什麼?你們竟然沒有將暗影族掃清。還損失慘重?」

靈域,一座入雲的雄闊宮殿內,君鴻煊的師傅曹苦公,眉頭皺成「川」字形。

君鴻煊跪在他面前,垂著頭,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講明,不敢有絲毫隱瞞。

「徒兒無能。」君鴻煊垂頭承認錯誤。

「你是太陽宮三大『火種』之一,你又是我的徒弟。你的錯誤就是我的錯誤。」曹苦公沉著臉,說道:「我將你安排在泊羅界,就是希望你能通過泊羅界證明自己的能力,超過另外兩個『火種』!只有這樣,你將來才能壓過他們,得到太陽宮更多資源的傾斜!如果你沒辦法通過泊羅界,讓那些老傢伙相信你的能力。你的將來不會再有希望,你甚至會被別人取代。」

「徒兒明白。」君鴻煊深深低頭。

「泊羅界事關重大,不僅僅我們太陽宮,還有很多勢力摻雜其中,但你必須要告訴所有人,在泊羅界我們太陽宮才是真正的霸主!」曹苦公想了一下。說道:「以我的口令,傳喚我麾下三大殿主,回泊羅界將那個暗影族族部徹底滅掉!巴雷特如果膽敢再次插手,你就讓三大殿主聯手對付他,三大殿主聯手的力量。足以讓巴雷特安分下來。」

「這次絕不會令師傅失望!」君鴻煊發誓。

「你要記住,你是我的臉面!你失敗了。丟的是我的人!」曹苦公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徒兒明白。」君鴻煊退下後,立即活動起來。

……

囚室中。

華羽池眼神漸漸明亮起來,在吞吃了大量的靈丹,吸收了一塊塊靈石內的力量以後,他自信恢復了不少。

「我準備動手了!」他突然說道。

石洞內,秦烈從靜坐著站起,說道:「我先走。」

「好!」華羽池沉聲道。

秦烈催動本命精血。

一滴滴本命精血,從他掌心內冒出來,如火焰血珠。

「蓬!」

突地,一團血光爆射,將他身子完全裹住。

血光中,秦烈的身影漸漸模糊,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

「泊羅界的重力,十倍於靈域,能夠在泊羅界施展遁術的人,一定精通大地之力。」華羽池嘀咕了兩句,「不知道為什麼,從這個傢伙的身上,我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

這般說著,他便將烈焰玄雷取出,著手準備。

「呼!」

秦烈的身影,突然在太陽神殿北區牆角冒出來,附近並沒有太陽宮武者活動。

沒人注意到他。

北區的太陽宮武者,很多都死在前一次的戰鬥中,所以人數很少。

他不可能直接遁離到主殿附近,以免引起主殿附近駐守武者的注意,這才在這一塊暫時停留。

他看向外面的廣場。

廣場上,一輛輛戰車從一些宮殿內開赴出來,停泊在那兒。

很多精神飽滿的太陽宮武者,被那些執事吆喝著,相繼上了戰車,磨拳霍霍的,就等君鴻煊帶領靈域強者到來。

他知道,一旦讓君鴻煊將太陽宮真正的巔峰強者,帶入泊羅界,到時暗影族必將遭受滅頂之災。

「太陽宮,九重天的盟友,很好!」他吸了一口氣,開始在心中默數,「一,二,三,四……」

數到九的時候,南方那個囚禁著華羽池等犯人的宮殿,地底突然傳來驚天動地的爆響。

伴隨著劇烈的爆鳴,烈焰,電光,還有暴雷聲此起彼伏。

然而,那座宮殿卻屹立不動,只是搖晃了幾下。

「果然……」秦烈神情不變。

他早知道,六枚烈焰玄雷齊爆,絕不可能摧毀整座太陽神殿,頂多將下面的囚室炸碎。

他開始擔心,不知道華羽池等人,能否從中逃離出來。

「有人侵入!」

「囚犯要逃了!」

「快過去看看!」

突地,所有聚集在廣場上的太陽宮武者,第一時間爆吼起來。

十二座太陽神殿。每一個神殿內,都射出一道道火焰般的身影。

就連那主殿內。也有君安,還有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