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八十七章華羽池

第八百八十七章華羽池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06 20:03  字數:3686

半個時辰後。

一幅由虛渾之靈鮮血為墨汁,緩慢勾勒而出的繁複神妙靈陣圖,就在這間修鍊室半空浮現出來。

整個靈陣圖由數千條血線組成,但在最為關鍵的四十幾個交叉點,都掛著一枚烈焰玄雷。

猛然一看,這一幅靈陣圖,好像一張懸在半空的漁網。

那一枚枚烈焰玄雷,則是像漁網捕到的一尾尾魚兒,隨著漁網的抖動,那些烈焰玄雷也彷彿在掙扎著,想要從漁網內掙脫出來一般。

秦烈長長呼出一口氣,望著他耗費心血和精神繪刻的靈陣圖,眼中有著幾分疲憊。

火屬性、雷屬性的虛渾之靈,滴出鮮血後,此時正拚命吞吃他取出的靈材,試圖儘快恢復過來。

通過兩個虛渾之靈的傳訊,他知道經過這番的施為,漁網般裹著烈焰玄雷的古陣圖,將能釋放出遠超烈焰玄雷齊爆的威力。

他相信這一幅漁網陣圖,一旦在太陽神殿的主殿引爆,必然能形成驚天動地的威勢。

或許,那一扇太陽宮扼住各族咽喉的秘境之門,也會被瞬間摧毀。

只是,一個新的難題也隨之浮現出來——該如何將這漁網般的古陣圖在主殿引爆?

漁網一般的古陣圖,血線為虛渾之靈的鮮血,這倒是可以虛幻隱匿起來。

可是烈焰玄雷卻沒辦法隱藏。

如果令漁網變成虛無,眼前這漁網般的古陣圖消失,就會使得四十九枚烈焰玄雷浮動在天上。

想要操控著四十九枚烈焰玄雷,令其落在太陽宮的主殿,這根本不現實。

太陽宮主殿附近。一直都會有武者駐守,他們不可能眼看著四十幾枚金屬球當空落下不採取行動。

就算是他悄悄接近主殿,也要那一塊駐守的太陽宮武者不在,他才能在無人注視的情況下,將這幅由烈焰玄雷連接的古陣圖貼在主殿牆壁上。

而且。他還要在引爆之前,趕緊抽身離開。

否則他也必死無疑。

「不好弄啊……」

他又深深皺起眉頭,思量著應該通過什麼手段,不引起注意地到主殿旁邊,還要避過所有駐紮者的耳目,將其弄到主殿上。又從容離開。

他絞盡腦汁想著。

不知過了多久。

「七室!黃閑!」一個響亮的聲音,從外面長廊傳來,「出來!」

還在為如何接近主殿頭疼的秦烈,精神有些恍惚,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石門傳來不耐煩的叩擊聲,他才意識到他如今的身份。就是「黃閑」。

「來了!」他急忙回應。

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看了一下自己的相貌,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以後,他忙推門走了出去。

「劉楓,趙野,王虎……」

長廊外,一個太陽宮的執事。手持點名冊,在大聲吆喝著。

然而,除了秦烈所在的房門打開,其餘的房門全部緊閉著。

那執事又叫喊了一會兒,發現還是沒有人冒頭以後,他嘆了一口氣,視線聚集到秦烈身上,說道:「看來這一區只有你活了下來。」

秦烈流露出「悲痛」之色,垂著頭,沒有答話。

「安大人下達命令。在天黑之前,我們會重新組織武力衝擊暗影族。因為先前損失慘重,本來看守囚室的那些兄弟,將會被調集出來作戰。而你們……雖然存活了下來,卻一個個力量消耗巨大。短時間沒辦法發揮出實力,所以你們會取代看守囚室的兄弟,替他們照看照看囚室那一邊。」

這個執事隨意解釋了一番,就沖秦烈說道:「跟我走。」

秦烈亦步亦趨跟著。

走出北區,他注意到從別的宮殿內,也陸陸續續被帶出十幾個臉色蒼白,顯然還沒有恢復過來的太陽宮武者。

幾個從不同宮殿喚人的執事,交流了一番,就帶著他們往一個偏僻的宮殿行去。

秦烈跟隨著大部隊,進入那宮殿,走向一個通過底下的梯階,深入數百米以後,來到太陽宮囚禁重犯的要地。

常年駐守此地的太陽宮武者,在他們下來的時候,和他們錯身而過,磨拳霍霍地往外界而去。

他們將會被阻止起來,等君鴻煊從靈域請來援軍,然後一同殺入暗影族。

「這裡的重犯很關鍵,他們的身份不能在靈域曝光,所以被囚禁在泊羅界。這些人,身上都有著秘密,我們太陽宮需要他們活著,才能慢慢套出所需要的秘密,因此你們要好生照看著。」

一個執事揚聲吩咐著,安排不同的人負責不同的片區,告訴他們需要盡什麼義務。

秦烈默然聽著。

他很快明白過來,知道自己只需要守著三間囚室,然後每隔三個時辰,送上吃喝之物即可。

「泊羅界一天雖然漫長,但如果這麼耗費下去,君鴻煊還是會帶著靈域內太陽宮的強者降臨,到那時就麻煩了。」他暗暗著急。

他必須儘快到達主殿,將烈焰玄雷引爆,摧毀秘境之門,讓太陽宮的強援無法過來。

他不能長時間逗留在囚室。

只是,他此時的身份為黃閑,如果冒然亂來,在太陽宮的老巢他恐怕會死的很慘。

他只能暫時忍耐。

那些帶領他們過來的執事,說清楚他們的責任以後,就先後離開。

每一個被分配了任務的人,都被安排在他們負責的囚室外面,只要看著裡面的人,定時送上吃喝之物,防止他們尋短見,避免出現什麼意外就行。

被囚禁在此的人物,在看不見希望的情況下,會心煩意燥,可能會做出自毀的事情出來。

他們最主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