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八十五章獨闖虎穴!

第八百八十五章獨闖虎穴!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05 04:46  字數:3653

遮天蔽日的蒼古奇樹,將魔龍山脈覆蓋,刺目的陽光只能零星半點地照射下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一頭頭數百米長的魔龍,懶洋洋浸泡在龍潭,有的則是躲在洞穴內,眯著眼打盹。

變化為人的巴雷特,臃腫的身子,如肉團塞在巨大的獸椅上。

「這太陽神輪是天級六品的靈器,就算是在太陽宮內,也不可多得。」巴雷特肥大的指頭,把玩著一個金光燦燦的輪盤,隨手扔給了袁文斌,「去一趟太陽宮,將這件靈器還給他們,還有……就說我們不會再管暗影族的族人,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暗影族敢欺騙我們,的確是死不足惜。」袁文治說道。

「太陽宮不容易對付,他們又掌握著秘境之門,算是卡住了我們的咽喉,沒足夠大的利益,我們沒必要和他們撕破臉。」袁文良也說道。

「就這樣吧,反正暗影族的那些傢伙,還有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子死定了。」巴雷特不耐煩地說道。

他憎惡別人騙他。

在他眼中,暗影族早就和秦烈背後的勢力私通,一直都在利用他們,壓根沒有想要和袁家結盟的想法。

這讓他對暗影族再沒有一絲好感。

「暗影族和那小子死定了。」袁文治點頭道。

得罪了太陽宮和太陰殿,又沒有強大勢力在後面支持,這一支尚且沒有恢復全部戰鬥力的暗影族分支,哪裡還有活下來的希望?

……

和暗影族相隔三百里的一個山洞內。

幽芸,幽千蘭,還有藺婕等武者聚集在一塊兒。

山洞周邊,停泊著一輛輛精美的月牙形飛行靈器,這些太陰殿和幽月族的武者。則是鑽入山洞,躲避太陽的炎熱和光芒。

「你的人在附近巡視著吧?」幽芸詢問。

藺婕點了點頭,說道:「有一百二十個太陰殿的武者,將暗影族那一塊隱隱包圍住。那小子沒辦法無聲無息離開。」

「他如果使用遁術呢?」幽芸還是不放心。

「泊羅界的重力。比靈域可怕十倍,而他是從靈域過來的。短時間根本不可能適應此地的十倍重力,冒然以遁術逃離,他反而會重傷自己。」藺婕解釋,輕鬆地說道:「他試過一回。就會發現全身四分五裂般痛苦,而且還是在原地不動,不用擔心。」

「真是這樣的。我第一次去靈域的時候,無法適應那兒的重力,走起來身子都會飄,好像動一下就會飛起來,很多族內的秘術都受到影響。」幽千蘭也道。

「那就好。」幽芸這才放下心來。旋即臉色冰冷,哼了一聲:「不識抬舉的東西,等太陽宮滅掉暗影族,將他生擒後交到我手上。我必然會讓他嘗嘗我的手段!」

藺婕和幽千蘭兩人,看著她眼中的厲色,心中都泛出一絲寒意。

她們知道幽芸曾經對一個人族男人動過情,那男人曾答應她,將會永遠留在泊羅界陪她。

然而,那男人最終移情別戀,沒有知會她一聲,就悄悄離開了泊羅界。

從此之後,她便心性大變,很多身懷幽月族血脈的太陰殿男性武者,在幽月族只要稍稍頂撞她,都會被她狠辣的教訓。

有不少前來幽月族要進階血脈的太陰殿武者,甚至被她弄的遍體鱗傷,不但沒有完成血脈的進階,還身負重傷被送回太陰殿。

為此,幽月族的幾位長老,都嚴厲懲治過她。

如果不是因為她天賦極佳,而且幽月族也需要這一類強勢極端的人物,她恐怕會被囚禁起來。

「等我從他身上將聖器拿到,這個人必須交給我處置!」幽芸嘴角浮現出凌厲之色,「他和那個負心人有一兩分相似!」

藺婕和幽千蘭忽視一眼,越發覺得秦烈將來的命運,恐怕是生不如死。

……

炎日下。

一塊赤紅色的懸空陸地上,一座座宏偉至極的宮殿聳立著,宮殿上到處都是太陽的圖案。

一輛輛紅彤彤的戰車,如火焰一般停泊在那些宮殿中央,很多人族武者頂著炎日,正在修鍊著秘訣。

「呼呼!」

君安和君鴻煊兩人,帶著十幾個渾身是血的太陽宮武者,駕馭著搖搖欲墜的戰車,轟然落下來。

宮殿的廣場上,還有很多宮殿內部,走出許許多多太陽宮武者。

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身上有著天然火焰花紋,眼睛內閃爍著火苗,全身如在燃燒的炎族族人。

他們也都驚愕地看向君鴻煊和君安。

「安叔!你坐守此地,我立即回靈域,找我師父稟報此事!」君鴻煊說道。

「好。」君安點頭。

君鴻煊沒有向其他人解釋,飛身進入最大氣壯觀的那座宮殿,立即通過秘境之門離開。

「安大人,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你們的行動失敗了?」

「不可能吧?就暗影族那些人,那麼低微的力量,行動怎會失敗?」

「到底怎麼了?」

很多太陽宮的武者,還有那些炎族的族人,都過來追問。

君安臉色難看,不耐的丟下一句話:「暗影族比我們所想的麻煩很多!」然後就匆匆返回自己的修鍊區。

眾多太陽宮的武者都是驚異不明。

之後,陸陸續續的,又有一輛輛有著太陽標誌的戰車回來,那些戰車都破破爛爛,分明遭受過重擊。

另外還有一部分太陽宮的武者,連戰車都沒有,就怎麼渾身浴血的回來。

通過後來的這些人,太陽宮的武者,漸漸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他們也都明白,因為君鴻煊的錯誤判斷,加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