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八十四章力求一線生機!(求

第八百八十四章力求一線生機!(求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05 04:46  字數:3796

「幽月族和我們一樣,極其不適應烈日暴晒,所以外面不會有幽月族的族人防備。」

「太陽宮被重創後,肯定不敢留下來,只會返回天上宮殿,回靈域求援軍。」

「也只有太陰殿的人族,能承受炎日的照射,會留一部分在附近看守。」

「應該也只是防備你一個人逃逸。」

「不過,太陰殿的人族武者,因為是以月能作戰,他們在白天實力會有所減弱,這對你是很好的機會!」

一個暗影族的老者,仔細分析,認為三個太陽升起以後,秦烈如果小心一點,很有希望從此地離開。

「我們肯定要被滅族,但你不應該和我們一道兒,去吧。」

更多人勸說。

秦烈臉色凝重,沉默著一言不發。

他很清楚,失去袁家和魔龍一族的庇護,又得罪死了太陽宮,如今太陰殿和幽月族的人,也隱約和太陽宮達成了默契……這一支暗影族的族部,的的確確再沒有一絲存活的可能。

「呼呼呼!」

突地,從岩洞的深處,傳來一聲聲呼嘯。

三股渾厚的力量,從洞內深處爆發,卻在極短時間內,又迅速衰竭。

那三股力量屬於艾迪等人。

一眾勸說秦烈的暗影族族人,都皺眉感知,下一刻,他們臉上的神情更加難看。

「應該是……失敗了。」

「我就說太勉強了,他們三個還沒有恢復七八成的力量,強行要喚族老醒來,遭反噬的可能很大。」

「這可真是雪上加霜。」

他們眼神黯然,深深嘆息著。垂著頭品嘗失敗的苦澀。

果然。

沒多久,艾迪,尤莉亞,還有那個暗影族的老者,就臉色蒼白地走了回來。

三人眼中的精氣神如潰散了,走回來的步伐都有些蹌踉。彷彿耗費了太多太多的力量。

艾迪的嘴角和鼻孔,不時有血跡流淌出來,他只是隨手將血跡擦拭掉,也不管那些鮮血漸漸染紅他的袖口。

「天要亡我們,我們只能認命了。」尤莉亞回來,臉上的皺褶內。彷彿都蘊藏著死氣和絕望,「我們未能將族老喚醒,自己反而遭受反噬,力量不足兩成。」

「徹底玩完了。」一起回來的那人無力的依靠著石壁坐下來。

「你們先前的談話,我也聽到一些。」艾迪深吸一口氣,以悲痛的眼神看向秦烈。「我們肯定無法返回靈域了,秦烈,但你不能陪著我們一起死,你真的還有希望活著。另外,你是尊者的孫兒,尊者為我們幽冥界的種族做了太多太多,如果你隨著我們一起死去。我們……就算是在黃泉九幽,也會覺得愧對尊者!」

「就算是為了讓我們能死的瞑目,你也要離開這裡,找機會重返靈域!」尤莉亞猛地抬頭,有些歇斯底里的低喝。

「大家以半個時辰的時間,將自己想要留給子孫的話寫下來,有可能的話……請秦烈交給暗影族。」艾迪臉上突顯一絲期望,「當年我們這些人到了泊羅界,可我們還有子孫,那些子孫應該回了幽冥界。秦烈。你要是活著回到靈域,將來有機會在幽冥大陸見到暗影族的族長,就將我們的書信交給他,他會安排的。」

「不錯,我們自己是不可能見到他們了。希望你能幫我們實現這個小小的心愿。」尤莉亞也道。

「好。」秦烈輕輕點頭。

眾人眼中同時綻出喜色。

秦烈的點頭,不僅僅意味他已經被眾人說服,會悄然離開獨自回靈域,也意味著他會給眾人帶回一個希望回去。

未來,那些暗影族的強大族人,知道他們在泊羅界的遭遇後,應該會找太陽宮和太陰殿替他們報仇。

這讓他們稍稍看到了一點希望。

於是,洞內的這些暗影族族老,神情振奮起來,一個個奮筆疾書,向自己的後代子孫書寫著關切的話語,還有不能親眼看著他們成長的遺憾和愧疚。

「有可能的話,請幫我們交給暗影族的現任族長,我們暗影族全族都會感激你。」艾迪將所有的書信收集起來,鄭重地交到秦烈手中,然後用力握緊他的手,眼睛泛紅道:「保重!一定要活下去!」

「我盡量吧。」秦烈苦澀一笑,在這些暗影族老者期待的目光下,孤身走向洞外。

天早已亮了。

他在踏出洞口的那一霎,一抬頭,就看到三個熾烈的太陽,又在釋放出恐怖的光和熱。

炎浪滾滾,強烈的太陽神光照射下的大地,如在燃燒一般。

可他的心卻冰冷異常。

這個暗影族的族部,有數千人之多,卻未必能活到天黑。

沒意外的話,他們恐怕再也看不到九個月亮滿月的瑰麗景色,也永遠沒有返回故土的可能。

而他,則是寄託著他們全部的希望。

他冰涼的心,如灌了鉛水,沉悶壓抑的難受。

就在三個太陽的強光之下,他昂起頭,看著遠方炎日之下一塊塊懸浮的陸地,焦躁無奈的眼瞳內,漸漸滿溢暴戾和嗜血。

「未必就沒有希望!」他突然看向手上的空間戒。

此刻,他做出了一個決定,冰涼的內心,也變得無比堅硬。

「我會竭力為你們求得一線生機!」

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本命精血,從他毛孔內飛逸出來,紅水晶般的血滴,就在他胸口部位爆碎。

一團猩紅血光將他整個人裹住。

血光逐漸模糊,迅速變淡,一會兒功夫就被炎熱蒸發。

秦烈就在洞口消失。

數百里之外。

「咻!」

一道血影驟然閃爍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