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八十章均衡發展

第八百八十章均衡發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8-03 08:07  字數:3225

幽月族的族人,這時候也都心慌意亂,被下面血腥殘酷的場面嚇到,急忙分散開來。

隱藏在暗處的滕遠,也是滿臉驚愕,顯然同樣被震住。

只有暗影族的族人,短暫失神後,紛紛激動如狂的長嘯起來。

「幹得漂亮!」

「太好了!」

「殺的好!」

每多一個太陽宮的死者,他們就會減輕一份壓力,就能少犧牲一兩個族人。

在太陽宮決定除掉他們這個分支的那一霎,太陽宮,就成了他們的最大敵人。

他們自然希望敵人儘可能的多死一些。

「嗤嗤嗤!」

秦烈手中的雷魄刀,如電龍扭動著,狂暴的雷電長虹蜿蜒行進間,又有更多太陽宮武者被斬殺。

短短時間內,他落足的周邊,已經看不見太陽宮武者的蹤影。

秦烈氣勢如虹,忍不住長嘯,臉上滿是張狂。

連續殺了十幾個太陽宮武者後,他覺得酣暢淋漓,彷彿堵塞在胸口的一股氣,被釋放了出來。

他被滕遠折磨了太久,壓抑了太長時間,如今終於宣洩出來。

心神變動間,寒冰訣,天雷殛,還有地心元磁錄,三種靈訣的變幻沒有凝滯,三種不同屬性的力量,調用起來隨心所欲。

「以前天雷殛、寒冰訣修鍊太多,地心元磁錄沒有用心浸沒,使得三種靈訣失衡的太厲害,所以才會有凝滯感。」

「隨著地心元磁錄的加強,靈海三個元府蘊含的靈力,已經相差不多,讓靈海的三大元府,形成微妙的平衡。」

「平衡,均衡發展,對本身的實力,還有靈訣的運用。顯然有著難以估量的好處。」

秦烈暗暗感受靈海變化,得出這麼一個結論,然後決定以後將不忽視任何一種靈訣,會均衡的提升三種力量。

「給我宰了那個小子!」

狼狽的君鴻煊。半邊臉頰沾滿血漬,眼見第一波被他命令的太陽宮武者,全部死在那兒,立即再次發出號令。

臨近的,幾名如意境後期,還有兩個破碎境的武者,撇下了暗影族的對手,周身流轉著太陽光芒,耀眼而言。

幽暗的深夜,他們盡情釋放力量後。變得如小一號的熾烈太陽。

「與日爭輝!」

一片片紅燦燦、金燦燦的太陽光芒,帶著炙熱的氣息,像是滾滾熱浪撲面而來。

太陽光芒中,一件件精美的靈器,傳來刺耳的嘯聲。

「岩冰風暴!」

極寒氣息。凝為白蒙蒙的寒霧,結成一個巨大冰球。

冰球滴溜溜旋轉了一下,驟然爆碎,成千上百的冰刀冰塊飛濺著,旋轉成漩渦。

那一片片太陽強光,如被一個寒冰漩渦給一口吞沒,連帶著那些靈器。也倏地無影。

暴射的碎冰中,傳來一聲龍吼,旋即就見到一條血淋琳的長龍,厲嘯著撕咬向躲在太陽光芒後面的那些太陽宮武者。

「血龍吟!」

秦烈冷哼一聲,掌心中一滴滴本命精血匯入血龍,那頭本就凶戾的血龍。融入他的本命精血以後,渾身燃燒著洶湧烈焰。

「呼呼呼!」

不滅的烈焰,隨著血龍的扭動,閃爍的火焰光點如雨落下。

太陽宮的那幾人身體一下子被點燃。

「啊!」

他們動用太陽宮的靈訣,試圖將那些不滅烈焰掐住。卻發現不動還好,一調集苦修的靈訣,反而瞬間引爆了火山一樣。

他們身上的火勢變得更加兇猛,卻無法控制,就連他們丹田靈海內吸收太陽炎力形成的元府,竟也被一併點燃。

這讓他們發出了恐懼絕望的慘叫,吶喊著,希望獲得幫助。

可惜無人搭理。

於是,短短數十秒時間,這幾人都被燒成了焦黑的人形木炭。

炭火一般的身體內,還有零星的火苗,閃爍跳躍著,釋放著最後的餘力。

那頭血龍,從他們身旁沖飛過去的時候,他們身體突然散架,變成了一地木炭渣般的黑塊。

秦烈的本命精血,不但蘊含著神族的不滅烈焰,還在近期吸納了精純至極的太陽真火。

太陽宮修鍊的靈訣,就是從太陽上吸收炎能,納入靈海慢慢淬鍊成元府。

他們之所以那麼快慘死,純粹是因為秦烈的本命精血,點燃了他們元府,從內部燃燒焚滅了他們。

「這傢伙竟然還修鍊火炎之力!」

分散的幽月族中,藺婕,幽千蘭,還有那個中年美婦聚集在一塊兒,這時藺婕臉色深沉,黛眉已深深緊皺起來。

幽千蘭輕捂著嘴,眼中有著濃濃的驚異,「雷電,寒冰,大地,火焰,還有一種鮮血力量。就這麼一會兒,從他身上,已經展現出五種不同屬性的力量,這……他是怎麼修鍊到如意境後期的?」

幽月族的那個中年美婦,也是疑惑地看向藺婕,「不是修鍊的靈訣越多,越駁雜,往後面的境界突破,就會越艱難嗎?」

不管是人族,還是別的種族,修鍊的靈訣如果太多,以後的境界突破,就會越來越困難。

太陽宮的武者,還有太陰殿的武者,之所以竊取炎族和幽月族的血脈,是因為這兩族的血脈,和他們修鍊的靈訣不但不衝突,還能互補互益。

炎族血脈,能增強太陽宮武者的力量,幽月族的血脈,也能增強太陰殿武者的修鍊速度。

他們挑選血脈的時候,就知道雙方的力量和血脈,其實同宗同源。

這也是為了避免自身力量和血脈發生衝突。

秦烈,身上不同屬性的力量太過於駁雜繁多,按道理而言,每多一種靈訣,修鍊一途就比常人艱辛一倍。

明明很年輕的秦烈,身懷諸多不同屬性的靈訣,卻修鍊到如意境後期,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蹟,顯得很不可思議。

「不錯,修鍊的靈訣越多,越駁雜,境界的突破將會越困難。」藺婕也是滿臉驚異,「可是困難不代表不可能,他能如此年青,修鍊五種不同靈訣,還能達到如意境後期,必然有不同尋常之處。而且,這種人,往往心志堅韌,加上身懷五種靈訣,就算是沒有強大的血脈,也會極其的可怕,大家都要慎重對待。」

「他身上有銀月印記,算起來,就連月之力量他也掌控了。」幽千蘭又道。

此言一出,藺婕和那中年美婦,更是心驚。

她們也真正重視起秦烈。

「魔龍一族和袁家,要不了多久就會趕來,這次君鴻煊的計劃,就算是沒有姚天過來,也註定了失敗。」幽月族的中年美婦,臉色凝重,說道:「誰也沒有預料到,應該沒有什麼力量的這一支暗影族,竟然出乎意料的強大。君鴻煊很少失敗,可這次的確失敗了,姚天的到來,只是讓他的失敗顯得更加明顯,顯得更快罷了。」

「我們要趁著魔龍一族到來之前,將這個叫姚天的人帶走!」藺婕道。

「不,不能用強了。」那中年美婦搖了搖頭,說道:「暗影族沒有被滅,我們要強行帶他走,也沒那麼容易。事後,魔龍一族還是會暴怒追究下去,到時候我們也會有麻煩。」

「芸姨,那我們要怎麼做?」幽千蘭問。

幽芸蹙眉想了一下,無奈說道:「強的不能做,只能用軟的了。」

「我們倆試過了,條件隨便他開,也求了他,但是沒用。」藺婕嘆道。

「這次我親自和他談。」幽芸說道。

幽千蘭和藺婕,聽她這麼一說,都是眼睛微亮,似乎對她有些信心。

「少爺,魔龍一族和袁家人就要到了,這一次行動……已經敗了,既然事不可為,就下令撤退吧?」

這時候,一個太陽宮的強者,悄然在君鴻煊身旁浮現,誠懇地勸說。

「我們死了很多人!」君鴻煊眼中釋放出滔滔怒焰。

「戰鬥總有犧牲,這是避免不了的,如果少爺不想更多的兄弟死在這兒,還是儘早下令吧。」那人嘆息一聲,繼續勸道:「不然,等魔龍一族的人過來,我們傷亡更加慘重。」

「我知道了。」君鴻煊強忍著滔天憤怒,還是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這個命令的發出,意味著他承認了失敗,這對他的心境也會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

因為最近幾年他已經沒有品嘗過失敗的滋味。

……

ps:先來一章,早上五點半就爬起來碼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