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七十六章瘋狂磨鍊!

第八百七十六章瘋狂磨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31 19:36  字數:3719

當秦烈意識到不可能從此地離開,徹底死心後,也就老實了下來。

他知道他必須要在老頭回來之前,儘可能恢復過來,這樣才能撐住下一輪的折磨。

他看向那頭被剝了皮,又被他喝光鮮血的紫睛炎獅王,然後默默地取出一塊塊天炎晶,點燃後,便以雷魄刀切割紫睛炎獅王的身子,將血肉架起來烤制。

烘烤過程中,他以靈魂意識來查探全身,不放過任何細微之處。

他眼睛突地亮了起來。

烙在他肩膀上的銀月印記,內部古陣圖核心處,竟有一輪月亮被充滿了月能,璀璨如鑽。

除此之外,另外還有一個月亮,閃爍著光芒,也悄悄浮現出來。

在這個內部核心中,一共有九個月亮圖案,本來只有一個被充能,一點點明亮。

據他估計,可能需要泊羅界的三個夜晚,也就是靈域的五十四天,才能將第一個月亮充滿月能。

然而,經過這老頭的一番摧殘,在他意識模糊的時候,第一個月亮的充能竟已經結束。

就連第二個月亮,也稍稍釋放出光芒,已經在開始聚集月能。

銀月印記內,九個月亮和泊羅界的九個月亮逐漸升起,一點點明亮的過程簡直一模一樣。

泊羅界的九個月亮,從第一個升起,到九個全部滿月,一共需要靈域九天的時間。

他肩膀上的銀月印記,第一個月亮的充能,就至少需要三個泊羅界夜晚,後面的……還不知道要多久。

但在那老頭的折磨下,他肩膀上銀月印記吸收月能的速度。至少快了數倍時間!

單單這一點,就讓他對那老頭的恨意和仇視,大為減輕。

他隨後又注意到丹田靈海和軀體。

靈海,明黃色的土球,縈繞著一縷縷渾厚純粹的土之靈氣。那些土之靈氣極度凝鍊之後,如一條條溪流。

至少有數百條溪流般的土之靈氣將土球環繞著。

這讓土球內蘊含的大地之力,提升了三倍左右!

整個匯聚土靈力形成的元府,在靈海內,本是最弱的一個。

這時候,從那土球內釋放出來的力量。竟逐漸趕上寒冰之力凝鍊而成的元府。

只不過,比起雷電元府來,還要弱上許多。

這是靈海。

另外,在他軀體內,尤其是渾身穴竅所在的地方,更是凝聚著大量的土之靈氣。

一個個小小的灰色漩渦。就在穴竅所在處,勢要衝擊穴竅,開闢出一個小天地出來。

這個發現讓秦烈更是大為震驚。

先前,那雷帝印牽引九天雷池的池水,將他這具身子煉了許久,也才開闢出三個穴竅,容納了一點點雷池之水。

隨後的戰鬥中。他才意識到那一滴滴雷池之水,以天雷殛施展開來,擁有著何等可怕的力量。

他當時就有一種直覺,若是有一天渾身的穴竅,都被開闢成小空間,都能容納雷池之水,他將會獲得恐怖的實力提升。

他沒料到,經過那老頭的一番璀璨,就在他渾身穴竅處聚集了那麼多的土之靈氣。

而且,在他的感覺之中。那些土之靈氣的存在,似乎就是為了強行開闢出空間!

這個發現讓他對那老頭再沒有一絲恨意。

也在此時,第一塊紫睛炎獅王的肉塊,已經被烤熟。

他開始大快朵頤。

一塊塊熟肉入腹,被他的腸胃迅速消化。形成濃郁的血肉精氣。

血肉精氣被他身體貪婪的吸收!

他這具軀體,在此刻,如一塊巨大無比的海綿,竟在瞬間將那些血肉精氣給抽離乾淨。

而此時,他萎靡不振的狀態,分明稍稍好轉了一些。

他身上那些淡淡的疤痕,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已經變得微不可查。

秦烈越發振奮。

然後,他終於意識到,那老頭對他或許沒有惡意。

他於是放開腸胃大吃。

一頭巨大的紫睛炎獅王,在他的兇猛攻勢下,沒有等月亮全部從天際隱去,就被他吃了個精光。

在他眼前只剩下紫睛炎獅王的晶瑩骨架。

空間戒一亮,這頭六階靈獸的骨架,也被收入空間戒,以後可以用來餵食火屬性的虛渾之靈。

「提升太明顯了,就算是被折磨死,我也認了!」他下定了決心。

當最後一輪月亮漸漸失去光亮,消失了一陣子的老頭,突然就在一根柱子下顯形。

老頭動了動鼻子,嗅了一口空氣,又望了秦烈一眼,嘴裡咕噥了兩句,然後伸手指向那幽暗深淵,準備丟秦烈進去。

然而,不等他動用力量,秦烈咧開嘴,露出一個英勇就義般的慘笑,竟主動一頭栽向那幽暗深淵。

老頭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才哼了一聲,「算你小子識相。」

在秦烈進入那幽暗深淵不久,最後一個月亮也沉落,隨後,只是一會兒功夫,沒有任何的緩衝,三個熾烈無比的太陽同時在天上高懸。

如要將整個泊羅界燃燒起來的炙熱太陽光芒,也照耀在大地上,像是一條條火焰。

老頭又怪笑起來。

只見一個個柱子上的棱形晶體,又吸收了眾多太陽光芒,將所有的太陽炎火聚集起來,凝在秦烈身上。

剛剛經歷了九月光芒洗禮的秦烈,緩過來沒多久,又被重新折磨起來。

極短時間內,秦烈的皮膚在那些凝鍊了數倍的太陽光芒的關照下,就被燒的潰爛起來。

秦烈的血脈不可控制地沸騰起來。

血脈之中,無數碎小的烈焰神文飛動著,血液中某種恐怖的力量,在聚集全身血肉精氣,強行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