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七十五章意識模糊

第八百七十五章意識模糊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31 05:56  字數:3625

「什麼?一個來路不明的人族青年,不但可能掌握著泊羅界第三個秘境之門,身上還有一個銀月印記?」

一個發須皆白的幽月族老叟,拄著一根拐杖,滿臉都是驚異。

在他身前,幽千蘭和藺婕都畢恭畢敬,垂著頭不敢多言。

這是幽月族的聖地。

一座直插雲霄的山巔,地面上有著九個月潭,每一個月潭的池水,都彷彿由月光凝鍊而成,澄凈透亮。

一個個月潭,將天上月亮映現出來,只見那月亮在潭水靜止不動,似在嚮往釋放著月能。

清涼,寧靜,令人靈魂安詳的銀燦燦月光,不時從潭水表面蕩漾出來。

只是站在那些月潭旁邊,擁有幽月族血脈的藺婕,就覺得靈魂舒泰無比。

她的血脈還泛出點點銀色碎光。

隱隱約約間,她彷彿能通過體內的血脈之力,進入幽月族的「混沌血域」,去找尋自身血脈中的秘密。

「你還不夠資格浸泡在月潭,開啟血脈之謎,去『混沌血域』探知自己的天賦。」幽月族老叟輕哼一聲。

藺婕一下子醒轉過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停止血脈的動靜,只是自然而然呼吸著此地清涼空氣。

「那個人族青年人在何處?」老叟看向幽千蘭。

「不知道。」幽千蘭垂著頭,「我們追過去的時候,碰到一個瘦巴巴的人族老頭,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勸說,那老頭哼了一聲,我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她解釋清楚。

「找到他!必須要找到他!」幽月族的老叟五指用力握著拐杖。有些聲嘶力竭地說道:「以人族之身,能夠在體內形成那樣清晰的銀月印記,只有一種可能性!」

「什麼可能性?」幽千蘭問道。

「他身懷我們幽月族遺失的一件聖器!」老叟沉喝。

「什麼?」幽千蘭和藺婕同時驚呼出聲。

她們一致認為幽月族傳承下來的聖器,只有兩件,且都在他們一族。

「我們。也僅僅只是幽月族比較強大的一個分支,而不是全部的幽月族!」老叟哼了一聲,說道:「浩瀚星空中,還有別的幽月族分支,整個幽月族的聖器,也一共有五件!而我們。僅僅只擁有兩件聖器而已!」

他這麼一說,藺婕和幽千蘭馬上明白了過來。

「五件幽月族聖器,只要我們能得到三件,我們就是幽月族正統,可以召喚更多族人依附我們,可以佔據大義。」老叟眼睛發亮。

幽千蘭和藺婕認真聽著。

「你們一會兒召集族人。去暗影族附近搜查,哦,還可以稍稍向外面擴散一點,我會和巴雷特溝通。」老叟急切道。

他很快就吩咐下去,安排大量的幽月族族人出發,要他們將秦烈搜出來,帶到這兒。

一時間。眾多幽月族的族人,都趁著月亮還在,急匆匆活動起來。

……

古獸族深處。

秦烈所在的幽暗深淵旁邊,那些豎立的一根根巨大柱子上面,突然多出一面面幾米高的棱形晶體。

那些棱形晶體像是一面面鏡子。

棱形晶體被調成不同的角度,以斜角朝向幽暗深淵,全部照耀向一個點。

「差不多了。」瘦巴巴的老頭捏著下巴怪笑起來。

他兩手不斷變動,只見一道道明黃色的光芒,如靈蛇纏繞在那些柱體上。

霎那間,柱體上神秘的古文字。齊齊如蚯蚓蠕動起來,便釋放出強烈的光芒。

那些光芒紛紛鑽入棱形晶體。

突地,天上一輪輪月亮的光芒,如被強行抽離下來,瘋狂灌入那些棱形晶體。

不多時。從那些棱形晶體內,便射出一束束最純粹也是最純凈的月光。

所有的月光都匯聚向深淵的一點——秦烈的身體!

「嗷!」

秦烈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被那些月光一照耀,感覺身體一下子爆炸了。

右肩膀處,那銀月印記變得璀璨奪目,像是一個漩渦瘋狂吞咽著那些月光。

然而,他身體卻彷彿吃不消如此強烈可怕的月能照射,血肉迸裂,密密麻麻的傷口,就像碎裂的瓷器,在他全身浮現出來。

一滴滴鮮血,從那些傷口內滲出來,就像是清晨墜在草葉上的雨滴,晶瑩透亮。

他痛的不斷慘叫著,死去活來,可那些血滴子並沒有從他身體上滴落。

相反,還有大量渾厚的土之靈氣,繼續洶湧鑽來,鑽進他的身體,還有身上一滴滴鮮血。

他在痛不欲生的時候,依然感覺這具身體,在被瘋狂壓榨著潛力。

他下意識地運轉著「窮極升華術」。

「唔?」

深淵外沿,那乾瘦如材的老者,正咧嘴怪笑,突然笑聲止住。

他彷彿能穿透一切的目光,投射到深淵內,如在細緻觀察著秦烈皮肉下的臟腑微小動靜。

「不錯,還有逆境中強大天賦的本領,神族的天生強大,加上人族後天的睿智和潛力……有可能出現傳說中的完美之血。」老頭喃喃自語。

他沒有停止對秦烈的摧殘。

隨著一輪輪月亮,接連在天空浮現,那些棱形晶體內射出的月光,更加的純粹和龐大。

秦烈,則是承受著加倍的痛苦,全身劈開肉裂,如被人凌遲了一般。

可還是沒有一滴血滑落。

幽暗深淵內的重力,比靈域可怕百倍,這樣恐怖的重力場,就算是不滅境的強者進入,都會被瞬間扯落下去。

根本不可能凌空飛翔。

可秦烈就定格在中央,身上一滴滴鮮血,也絲毫不受重力影響,沒有往下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