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七十三章不為心動

第八百七十三章不為心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9 18:40  字數:3064

陰森森的靈力從藺婕指尖飄逸而出,像是一條條冰蛇,靈巧穿過靈器縫隙,先一步滲透向秦烈胸口。

藺婕玉手尚未按下來,秦烈便臉色一變,發現體內多了五條冰冷的寒氣。

寒氣在他血肉內繞來繞去,讓他心煩意燥,不但不能集中精神,還覺得越來越冷。

眾多月牙靈器,如殘月飄動著,也從八方呼嘯而來。

藺婕的身影,在他眼中,反而漸漸模糊虛幻,如要隱匿起來一般。

「血之爆裂術!」

秦烈心神變動,眼中綻出血光,體內兩百五十滴本命精血隨心而動。

十來滴晶瑩如血瑪瑙般的本命精血,從他掌心飛出,猛地爆碎。

數十條猩紅血芒,以他為中心,如璀璨的煙花綻放。

血光中,碎小的烈焰神火釋放出來,還蘊含太陽的炎能,將他身子罩住。

幾乎同時,他稍稍沸騰血脈,濃烈的炎熱氣息也從體內滋生。

五條陰森的寒氣,被他體內的滾滾熱量一衝,發出「嗤嗤」的聲響,一下子消散乾淨。

影響他心境的太陰氣息也被滌盪一空。

秦烈眼神瞬間恢復清明。

「重力遞升!」

突然間,他周邊十米處的重力場,暴漲了十倍。

諸多月牙靈器中,藺婕隱匿在月光中的身影,受著重力場的影響,忽然往地面沉了一下。

秦烈猛地轉身,立即鎖定了她的身影,揚手便抓了過來。

五指如鉤,一個血淋琳的巨大鬼爪成形,馬上就要扣在藺婕頭頂。

「這人怎這般凶戾!」觀戰的幽千蘭,黛眉微皺,俏臉微寒。

若非知道藺婕的實力,她恐怕會忍不住,或許要出手相助了。

「好一個狠辣的傢伙!」藺婕也一臉不悅。

諸多飛旋的月牙靈器。隨著她的一聲輕喝,呼呼地迎向泣血鬼爪。

以血之靈力凝結而成的泣血鬼爪,被那些月牙靈器射到,竟瞬間濺射為漫天血光。

更有三個精美的月牙靈器。如飛輪轉向秦烈高揚的右手,似要將秦烈一隻手斬掉。

「莫名其妙突然動手,竟然還怪我凶厲,難道要我站著不動,任你宰割不成?」秦烈冷哼一聲。

幽千蘭、藺婕兩女,躲在暗處看人修鍊,這本身就是犯忌的事情。

被發現以後,不但沒有任何的歉意,藺婕還馬上動手,這讓秦烈更加不爽。

加上他也看不透藺婕的境界修為。根本不敢隱藏實力,一動手便全力以赴。

「暴雷錘!」

他兩手由鉤形握拳,體內靈力源泉一變,拳頭內驟然傳來一聲狂暴雷轟。

一條條青幽的電虹,在他拳頭上跳躍不定。滂湃的雷霆力量也洶湧待發。

在那些月牙靈器飛來的時候,他兩手如錘,狠狠地砸了下去。

穴竅內的雷池之水,也有兩滴飛逸出來,融入在拳頭之中。

「轟!轟!」

兩聲爆裂的轟鳴聲,從他拳頭上爆發,藺婕釋放的月牙靈器。竟被打的一陣叮咚脆響,器物似乎被錘的變形。

「哐當!」

那些月牙靈器,落在地上,光澤黯淡,再沒有明熠的月光釋放。

藺婕明眸泛出一絲驚異,臉上也滿是不可思議。似乎覺得那月牙靈器的變形不太現實。

幽千蘭也微微一怔。

她知道那一個個月牙靈器,其實是一套,組合起來可以形成精密的陣形,發揮出很可怕的力量。

只是,藺婕沒有要置秦烈於死地的意思。所以一開始就沒有動用全力,也沒有將這件靈器真正強大的一面展現。

即便如此,那件靈器也是天級二品,煉製的材料極其稀罕,也不該被秦烈以拳頭轟擊的變形。

所以她也覺得奇怪。

「你不是泊羅界六大人族勢力的任何一方,這一點我可以肯定。」藺婕停下了攻勢,明亮的眼睛凝視著秦烈,悠然說道:「你應該也不是從太陽宮和太陰殿的秘境之門過來,因為,這段時間太陽宮的秘境之門沒有開啟,而我們太陰殿的秘境之門進什麼人過來,我都有留意。」

秦烈見她沒動手,也沒有主動進攻,面沉如水道:「那又怎樣?」

藺婕眼睛倏然一亮,如發現新大陸一般,「你承認你不是從太陽宮和太陰殿來泊羅界的?」

「你不是已經有答案了?」秦烈不耐道。

這時候,連幽千蘭都驚異起來,同樣深深看過來,眼睛奇亮。

她知道很早之前,泊羅界和靈域連接的秘境之門有很多,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有些種族主動摧毀了那些秘境之門,以防止仇敵追逐過來。

譬如魔龍一族,他們是擔心巨龍一族追殺過來,所以摧毀了通道。

後來的那些種族,為了躲避搏天族的入侵到來,也註定破壞了秘境之門。

很多年後,當搏天族遠遁域外,這兒和泊羅界連通的秘境之門,才被重新挖掘出來。

那時候,太陽宮和太陰殿率先掌握了秘境之門,然後大範圍尋找,將隨後找到的秘境之門一一破壞。

最終,泊羅界只剩兩個秘境之門,分別在太陽宮和太陰殿手中。

從此,任何進出靈域的人族和異族,都需要向太陽宮和太陰殿繳納昂貴的傳送靈石。

這兩個勢力單靠秘境之門就獲取了豐厚的財富。

如果真有一扇新秘境之門出現,那麼,勢必影響太陽宮和太陰殿的利益,讓他們無法最大程度的賺取財富。

「這麼說你果真是從別的秘境之門過來!」藺婕明眸有著一絲喜色,「我就知道!泊羅界當年和靈域連通的秘境之門,應該不可能被全部破壞,一定還有未知的通道,只是沒有被發現罷了!」

幽千蘭也激動起來。

藺婕回頭,以含有深意的目光看向她,輕輕點頭,說道:「那件事有希望成功。」

幽千蘭抿著嘴,重重點頭,然後充滿期待的看向秦烈,說道:「能否告知我們那扇秘境之門的位置,我們……願意花費大價錢使用,就只使用一陣子!」

「你們太陰殿不是有么?」秦烈不明所以。

幽千蘭臉色苦澀,「不能用,那個不能用。」

「太陽宮也有。」秦烈又道。

「也不能用,那兩個都不能用,總之,我們需要第三個秘境之門。」幽千蘭急切道。

「不好意思,我過來的那扇秘境之門,在我進來的那一霎,就直接爆碎了。」秦烈聳了聳肩,一臉的愛莫能助。

「啊?怎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幽千蘭黯然神傷。

藺婕則是深深看向秦烈,明眸內光熠閃爍著,似乎看出了秦烈在說謊。

三人講話的時候,土屬性的虛渾之靈,從地底飛逸出來,急匆匆進入秦烈眉心。

「有個很可怕的傢伙在過來!」他向秦烈傳訊。

秦烈愕然,急忙看向附近,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這樣吧。」藺婕沖秦烈看了一會兒,輕笑一聲,說道:「就算是那秘境之門爆碎,我們也很有興趣知道它的確切位置,或許……我們有修復的辦法。」

幽千蘭眼中又重燃希望。

「我憑什麼告訴你們?」秦烈不客氣道。

「你如果肯告訴我們,我們幽月族,一定會付出讓你滿意的酬勞,肯定不會讓你失望。」幽千蘭心急道。

「我對泊羅界不熟悉,過來後,胡亂闖蕩了一陣子,不太記得那個位置在什麼地方了。」秦烈擺明了不想多言。

藺婕眉頭皺了起來,「你說說你想要得到什麼,大家可以好好談一談,什麼條件都好說的。」

「沒什麼好談的。」秦烈神色不耐,打定主意絕不會透露秘境之門的絲毫消息,轉身就向谷外走去。

他走到山谷口的時候,看到一個乾巴巴的老頭,在一棵老樹下站著,以一種令他心悸的目光,從頭到腳地在打量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