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七十二章老猿

第八百七十二章老猿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9 18:40  字數:3009

秦烈聚精會神地修鍊著地心元磁錄。

以前在靈域,他修鍊地心元磁錄的時候,從沒有感受到如此濃厚的土之元氣,也沒有過這麼快的進境速度。

可泊羅界的環境,十倍的重力,地心龐大的元氣,似乎對他地心元磁錄的修鍊,有著非常強大的增幅。

他意識深入靈海。

丹田靈海內,本來的九個元府三三結合,現在只剩下三個更加凝結精鍊的元府:寒冰元府、雷電元府、大地元府。

在他靈魂意識的觀察下,三個元府,雷電元府如眩目的雷電球,寒冰元府如晶瑩剔透的冰球,大地元府,則是明黃色的土球。

此時,就在靈魂內,他注意到一絲絲灰黃色的土之元氣,盡數逸入靈海,紛紛匯聚在那明黃色的土球。

土球滴溜溜旋轉著,釋放出土黃色的光芒,傳出不斷變幻的磁力。

秦烈仔細觀察,隱隱約約間,覺得這個明黃色的土球,內部似乎有微弱的波動傳來。

那波動,和他心臟的跳動,和泊羅界地心的動靜,好像非常的相近。

這個發現令他大為驚奇。

他旋即又注意到,隨著一層層灰黃色的光幕,將他身子包裹住,一股沉重的大地之力,以他為中心動蕩開來。

這股大地之力的形成,竟扭轉了他附近的重力,令重力場繼續攀升。

短短時間內,他身旁所在的區域,重力已比靈域強了三十倍左右!

「啪嗒!」

山谷內,一些不知名果樹上尚未成熟的果實,被突然暴漲的重力牽扯著,突然就跌落在地。

那些果實如炮彈,重重砸在地上,直接爆碎開來,綠色的果汁濺射了一地。

秦烈並不受影響。依然沉溺在自己的世界,繼續運轉著地心元磁錄。

周邊的重力場竟然還在穩步攀升著。

一塊巨石後,藺婕和幽千蘭明眸中泛出異色,一瞬不移地看著他。

她們已到了一陣子了。

就在此時。秦烈眉心一縷明黃色的光芒射出,不等藺婕、幽千蘭反應過來,她們就突然發現一個模糊的影子浮現出來。

那是一個巴掌大小,如袖珍穿山甲一般的小小生靈,這生靈倏一冒頭,眼睛便閃耀著明黃色的攝人光芒。

他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然後一下子融入地底,眨眼不見。

之後,兩女發現那個人族青年的身下,噴湧出更多濃郁的土之元氣。

這讓兩女面面相覷。臉色愈發驚異,對這個人族青年也有了更多的好奇心。

「有沒有覺得,他在修鍊的時候,和古獸族……那頭老猿的氣息有些相似?」藺婕有些忌諱莫深的說道。

幽千蘭一驚,旋即臉色微變。「經過你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有點相似。不過,這怎麼可能?那頭老猿……可是泊羅界最可怕的傢伙,他能直接調用泊羅界的地心力量,據說天生神紋,對大地規則的認知。已經深刻到無法測度的層次,這個人族青年……應該不會和他有關吧?」

「我也覺得不可能。」藺婕搖了搖頭,也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點可笑,「那頭老猿和我們不同,甚至和巴雷特都不一樣,他是最早一批到達泊羅界的古獸族族人。而且。據我所知,他自從來到泊羅界以後,就應該沒有離開過,也沒有和任何人族有過接觸。」

「或許是我們感覺錯了。」幽千蘭勉強笑道:「畢竟,我們也沒有親眼見過那頭老猿。只是在幽月族大典的時候,感知過他的氣息而已。」

「想來是我們弄錯了。」藺婕也同意她的說法。

同一時間。

在泊羅界古獸族族人盤踞之地,一個比秦烈降臨的秘境之門還要深的古山脈中,一座座光禿禿的石山如筆直的利劍刺向天穹。

古山脈中,有著一根根明黃色的柱子,柱子上布滿繁複神妙的花紋。

如果秦烈在此,會發現那些柱子上的花紋,就是書寫「地心元磁錄」的古文字。

他修鍊的「地心元磁錄」,是從冰帝封印的玄冰之地,一具巨大的猿類形態的骸骨上得來。

那些古文字,還是在鎮魂珠的光芒照耀之下,才從那巨獸潔白骸骨上浮現。

在他眼睛的注視下,那些古文字,一個個從巨獸骸骨上飛了出來,烙印在他心靈深處。

當所有文字烙印在他身體後,充滿著勃勃生機的巨獸骸骨,如突然經歷了億萬年時間的侵蝕,一下子失去了光澤,沒了力量,變得銹跡斑斑,布滿了裂痕。

此時,就在泊羅界古獸族生活的極深之處,那些屹立了不知多少年的珠子上,布滿了類似的花紋。

而且,那些花紋,此刻竟然閃閃發亮,在柱子上遊動著,似乎想要從柱面上飛出去。

一根根柱子中央,有一個通往地底深處,幽暗不見底的深淵,從中噴湧出濃郁無比的土之元氣。

在那些珠子上花紋閃亮的時候,從那幽暗深淵內部,隱隱傳來一聲低沉的呼聲。

不多時,一個比魔龍巴雷特還要龐大的身影,如一座灰濛濛的巨山,一點點從幽暗深淵浮出來。

那巨山般的身影,像是一頭巨猿,尚且沒有全部呈現,便急劇縮小。

數百米高的龐然大物,幾秒的時間,竟然收縮為一個米粒大小的光點。

光點驟然爆碎。

碎小光點,就在幽暗深淵外面重聚,很快變幻為一個瘦巴巴的人族老頭。

老頭臉色發黃,頭髮稀鬆,穿著一件普通的灰色袍子,灰褐色的眼珠子沒有光澤,好像沒睡醒一般。

他就這麼皺著眉頭,奇怪地看著柱子上的花紋,似在思考著什麼。

過了一會兒,他點向一根柱子。

一點明黃色光點如水中漣漪蕩漾。

下一刻,一條蚯蚓般的花紋,如被他解開了束縛,從柱子上飛了出來。

花紋呈一束光芒射向遠去。

這個瘦巴巴的老頭,一言不發,身影連連變幻,每變幻一次,便在數萬米之外重現。

像是一個幽靈。

「呼!」

暗影族村落附近,山谷內的秦烈,經過一番修鍊,長長吐出一口濁氣,神清氣爽地站了起來。

他發現經過這番修鍊,他靈海內那個曾一度被他忽視的元府,繚繞著一條條明黃色的氣流,如彩帶一般。

這個元府的內部,也隱隱有奇妙的波動傳來,像是和泊羅界的地心呼應。

到來之前,一直無法適應泊羅界的十倍重力,每次活動都會消耗巨大的他,彷彿已漸漸適應下來。

這讓他覺得一直壓在身上的一塊巨石,彷彿被突然放下來,就連腳步都突然變得輕盈許多。

「嗯?有人一直在暗處?」

土屬性的虛渾之靈,將一個念頭傳遞給他,令他立即謹慎起來。

稍稍調整了一下,他突然看向一塊巨石,冷哼一聲,道:「鬼鬼祟祟藏在暗處有何企圖?」

石後,幽千蘭和藺婕,見蹤跡暴露,一起走了出來。

「我試試他的深淺,你注意著,看看他身上有沒有和幽月族有關的東西。」藺婕輕聲說道。

幽千蘭點頭。

「如果我們真要對你不利,就會在你修鍊的時候動手,而不會等你醒來。」藺婕道。

「兩位有何貴幹?」秦烈再問。

「等會說。」藺婕輕笑一聲,不等秦烈多言,倏地如幽影從天際罩落。

一片銀燦燦的月光綻出,月光中,有許許多多月牙形狀的精美靈器,發出叮鈴鈴的響聲,從四面八方疾射而來。

天上月亮釋放的月光,如受到那些月牙靈器的吸引,一縷縷匯入進去,讓那些靈器變得更加靈動和凌厲。

藺婕的玉手,如突然伸長了數十倍,從那些月牙靈器的縫隙穿過,直直往秦烈胸口按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