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六十七章說客

第八百六十七章說客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6 20:39  字數:3713

炎日逐漸沉落。

隨著天色的灰暗,深藏在洞穴內的暗影族族人,悄悄從洞口冒頭,等待了一會兒,當天上不再有太陽光芒閃爍,這些縮在石洞十二天的暗影族族人,接連從那些石階走下去。

大多數暗影族的年輕族人,都重回山腳下的村落,在商議著往何處捕捉靈獸。

稍稍年老的那些人,則是準備照看照看藥草,去那些開採礦石的區域工作。

如艾迪這類有著不滅境修為,已習慣了石洞內的幽暗的老頭,不會在夜幕降臨後外出活動。

活動,也需要消耗體內,消耗力量,他們向來是能省則省。

當第一輪彎月,緩緩在虛空浮現以後,秦烈右肩膀便重新感受到清涼感。

那個烙在血肉上的銀月印記又在開始吸收月能。

就在此時,依然不夠明亮的天空,突然有一個明熠的金色光團耀出。

那些金色光芒,還帶著太陽的炎熱,令灰暗的天空變得明亮起來。

許多剛剛返回村落的暗影族族人,看著突然閃現的金色光團,都眯著眼,臉上浮現出驚恐不安之色。

山洞內,艾迪凝神看了一下,也是臉色微變,喝道:「太陽戰車!」

秦烈也驚詫起來。

不多時,一輛金光燦燦的戰車,如有黃金澆築而成,揮灑著點點金輝,從天上降落下來。

一名身穿金色靈甲,有著一頭火紅色長髮的青年男子,張開嘴,露出燦爛陽光的笑容,大步從戰車上走下來。

金燦燦的戰車上,有著一個個太陽的圖案,那些圖案似在燃燒著火焰。

青年相貌英俊,身上的金色靈甲有著許多精美花紋,襯托的他愈發英偉不凡。

在他身後。有六名同樣身穿金甲,金甲上有著太陽宮標誌的武者,沉穩如山站著。

「我乃太陽宮的君鴻煊,今日特來拜見暗影族的各位長者。還請諸位降尊一見。」

高大陽光的青年,人站在暗影族那個村落中央,卻高高仰著頭,看向山腰處的石洞。

他顯然知道暗影族真正的主事者,並不是村落的那些年輕族人,而是縮在山洞的那些老頭。

「君鴻煊!」艾迪表情凝重起來。

「此人是誰?」秦烈沉聲道。

自報姓名的這個君鴻煊,在他的感覺當中,估計也就是破碎境的修為。

然而,不知為何,只是在山洞的暗處遠遠看著此人。時間久了,他竟覺得眼睛有些艱澀難受。

此人彷彿始終在向外釋放著強光。

那是一種強烈的自信和驕傲。

秦烈立即意識到,這個君鴻煊雖然只有破碎境的修為,卻一定比暴亂之地那些同等級的破碎境武者強大得多!

他從此人身上感覺到一種很強的壓抑感。

這種壓抑感,他只有在遇到涅槃境和不滅境的武者。才能感覺到。

「君鴻煊乃是太陽宮最可怕的青年高手,他身懷精純的炎族血脈,還修鍊著太陽宮的靈訣,如今已是破碎境中期武者,在泊羅界也是極為強勢的人物。」艾迪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些年來,太陽宮一直都在栽培此人。很多泊羅界的事務,還有靈域的事情,都開始交給他處理。君鴻煊往來在靈域和泊羅界之間,許多次太陽宮的戰鬥,他都是參與者和執行者,表現出來的能力很矚目。深得太陽宮那些老傢伙的喜愛和信賴。」

「此人年輕雖輕,據說手段極為毒辣,非常難惹,不知道他為何前來我們暗影族。」一名老者接過話,眉頭深鎖。憂心忡忡。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我下去見見他。」艾迪嘆了一口氣,然後回頭看向秦烈,說道:「你暫時呆在洞內,不宜暴露出來,以免引起此人注意。」

秦烈點了點頭。

艾迪走出石洞,稍稍調用几絲冥魔氣,從數百米的洞口飛身跳躍下來。

「嘭!」

他在君鴻煊身前十米處站定,先躬身行禮,謙卑道:「老朽暗影族的艾迪,見過太陽宮的君公子,不知君公子前來我們小小的暗影族所為何事?」

「自然是天大的好事。」君鴻煊張開嘴,笑容無比燦爛,顯得很是熱情歡快,說道:「我太陽宮深知你們這一支暗影族在泊羅界生活艱難,我太陽宮的宮主於心不忍,特來提攜你們暗影族一把。」

這般說著,君鴻煊瀟洒地打了個響指。

他身後的一個太陽宮的武者,上前一步,從空間戒內倒下近五萬塊晶瑩剔透的靈石。

那些靈石嘩啦啦滾落在暗影族的村落石地上。

「靈石!數萬靈石!品質比魔龍一族給我們的好很多!」

「天!數萬塊靈石,夠我們修鍊很久了!」

眾多暗影族的年青族人,一生之中,也沒有見過這麼多的靈石,馬上都激動起來。

艾迪望著那些靈石,臉色平靜,顯得有些無動於衷。

他知道,要是在秦烈沒來之前,沒有將數十萬高品質的靈石丟盡幽冥池,沒有告訴他還有七百萬靈石可用,他一定不會如此的鎮定。

君鴻煊深深看向艾迪,眼中有過一絲訝色,心裏面也為艾迪的淡定敬佩。

「不愧是曾經敢和補天宮血戰的老傢伙,三千年前,這些老鬼在靈域也曾見識過大場面,曾坐擁享用不盡的財富,自然不會因為這些靈石而亂了心。」

君鴻煊暗暗想。

「君公子,你弄這麼多靈石出來,不知究竟有什麼深意?」艾迪平靜問道。

「我知道你們這一支族部,當年因為和補天宮的血戰,被迫流落到泊羅界,並且終生不能返回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