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六十二章魔龍血親

第八百六十二章魔龍血親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4 20:26  字數:3737

一塊塊赤靈龜的肉,被秦烈以銀叉串起來,架在火晶石釋放的火焰上燒烤。

很快,濃濃的肉香味兒,便從那些肉塊上散逸出來。

不時翻轉著手中銀叉,讓那些肉塊均勻被烤到,秦烈下意識舔了舔舌尖。

這段時日,他一直食用的都是那些儲藏在空間戒內的干肉熏肉,雖然也能果腹,能補充肉身之力,卻完全沒有口感可言。

干肉,和新鮮烹制的肉塊,味道相差甚遠。

「吃飽再說。」

山谷內,他暫時放下了心思,開始大快朵頤,嘴角吃的都是油漬。

一塊塊半斤重的烤肉,不斷被塞入口中撕咬咀嚼,迅速入腹,被消化成精純血肉精氣,恢復著他身體的力量。

他注意到,散逸在體內的血肉氣息,一絲絲隱沒向全身血液。

修鍊血靈訣的他,敏銳的感覺到他的血脈之力,似吸收了絲絲最為精純的血肉精氣。

「這裡的靈獸,血肉中蘊含的精氣更加精純,也渾厚許多,看來有助於血脈的強大。」他眼睛微亮。

小半個時辰後,他一連吃了至少五十斤烤肉,竟依然覺得飢餓。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食量就大,來到這兒後,食量竟然又暴漲了。」

他從赤靈龜的身上,割下更多的肉塊,繼續燒烤,他覺得他恐怕能夠將半隻赤靈龜吃下去。

他在大吃特吃的時候,也沒有敢放鬆警惕,還時不時以靈魂念頭感知周邊的靈魂和生命動向。

「咦?」

過了一會兒,在他的感知中,他發現有兩個傢伙悄然而來。

從那兩人的身上,他感覺到極為強勁的生命氣息,這說明過來的兩人,體魄一定非常可怕。

「不是暗影族的族人。」

他站了起來,一邊繼續烤制著赤靈龜的肉,一邊打足精神,暗暗小心起來。

數分鐘以後,兩個足足有兩米高,體形如黑塔一般的人族青年男子,咧嘴嘿嘿笑著而來。

在秦烈的眼中,這兩個傢伙像是兩頭人形暴熊,身上釋放出極為暴躁的氣息。

兩人身穿極為考究的靈甲,靈甲呈青黑色,覆蓋了他們腰間,胸口,還有胯部等等要害。

靈甲上布滿繁複神秘的花紋,在月光的照耀下,兩人身上靈甲透出烏黑的亮光,光芒非常純粹。

在他們靈甲胸口的部位,有著一個猙獰的魔龍頭圖紋,那魔龍頭張開大嘴,似在咆哮,單單看著圖案,秦烈便覺得氣血上涌,自己也彷彿要控制不住暴躁起來。

兩人模樣相似,應該是親兄弟,手上都帶著精美的空間戒,闊步而來的時候,山谷的大地似乎都在微顫。

「兄弟,借點赤靈龜的肉吃吃。」

前面的青年,咧開嘴笑著,大大咧咧走到前面,也不等秦烈答應,伸手就將一塊燒的通紅的銀叉抓住。

銀叉入手,他粗糙的手心傳來一陣「嗤嗤」聲,似高溫在灼手。

他卻渾然不覺疼痛,張開嘴,一口將銀叉上串著的兩斤肉塊都給吞掉。

當銀叉從他牙縫內抽出來後,上面的肉塊,連一絲都不見了。

後面的青年,走過來以後,並沒有馬上動手,而是笑嘻嘻看向秦烈,從頭到腳將秦烈看了一遍。

他似在防備秦烈突然出手。

他在打量秦烈的時候,秦烈也眯著眼,心中暗自推測兩人實力。

秦烈心中覺得有些奇怪。

在暴*之地的時候,那些境界弱於他,甚至強過他一個等階的武者,他都能一眼看出境界深淺。

可是從這兩個青年,他卻沒辦法一眼看出實力。

他總覺得這兩個青年,境界應該和他相差不大,估計也就如意境和破碎境這個級別的境界。

但是,比起暴*之地如意境和破碎境的武者,兩人卻給他一種極為危險的感覺。

他感覺,即便兩人也是如意境,真正的實力,必然也不止於此。

這一點就像他本人一樣。

「兄弟,這一塊居住著一個暗影族的族部,暗影族對我們人族可是向來沒好感,一見面就會瘋狗一樣衝上來撕咬。你敢在這一塊活動,還活的好好的,看來是有兩把刷子的。」大口撕咬著赤靈龜肉塊的青年,似乎話比較多,性格也大大咧咧,他招呼著那個站著不動的青年,吆喝道:「小川,別這麼緊張,坐下來吃點東西,這位兄弟真要動手,也不會等到現在了。」

被他喚作「小川」的青年,呵呵一笑,沖秦烈點了點頭,這才放鬆下來。

他沒有去取火架上的肉塊,而是從旁邊赤靈龜的屍體上,重新割了一大塊肉下來,從自己的空間戒內取出叉子夾著那些肉,自己動手烤了起來。

「我叫袁山,這是我弟弟袁川,我倆是上面袁家的人。」這般說著,那嘿嘿笑著的青年,伸手指了指天上。

「上面?」秦烈目顯異色。

「當然是上面。」袁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們人族絕大多數都在上面啊。」

「朋友,我看你面生的很,身上也沒有任何家族和勢力的徽章,你……從何而來?」一直沒講話的袁川,微微眯起眼,突然問道。

他比他哥哥要謹慎細緻,剛剛他仔仔細細將秦烈看了一遍,從秦烈的身上,他沒有看到任何勢力的標誌。

「咦!」袁山也發現了蹊蹺,驚奇地望著秦烈,說道:「你不會是誤闖進來的吧?」

「嗯。」秦烈思量了一下,說道:「我發現了一扇秘境之門,進去後,便來到這兒。」

「一扇未曾被標註的秘境之門!」袁山來了興緻,滿面紅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