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六十章黃金巨人!

第八百六十章黃金巨人!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3 18:38  字數:3719

當第一輪月亮在天穹緩緩浮現出來,秦烈便知道,這個世界不但有夜晚,而且還一定非常漫長.

炎日隱去,一輪月亮高懸,天色變得幽暗無比.

白晝時,令人血液都要燃燒的高溫,也緩緩褪去.

過了一段時間,他甚至覺得有些陰冷.

當又一輪月亮,也漸漸在天空浮現,從中投射出清冷月光以後,在這個世界,他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炎熱.

冷寂,陰涼,冰凍的氣息,如蔓延到天地的每一個角落.

這時候,他從山腳下走出,已在周邊數里開始活動.

他暗暗計算了一下,猜測出第一輪月亮和第二輪月亮中間的時間,差不多相當於靈域的一整天.

深夜時分,他在仰望天穹,去觀察月亮的時候,還注意到那些懸浮天空的巨石陸地,在極遠處有光熠閃爍.

他知道那些有光熠閃爍的巨石,離他恐怕極為遙遠,他覺得那些懸浮天空的陸地上,好像是建造了許多恢宏宮殿,可能有智慧種族在上面盤踞.

這讓他對這個世界越發好奇.

呼嚕……

斷斷續續的低沉聲音,從他左側方向傳來,像是有人在打呼.

他悄悄往那個方向靠攏.

走了十幾里路後,他在一片古樹遮天蓋地的森林中,看到一個金燦燦的巨人,背靠著一棵兩百米高的大樹,坐在地上正在沉睡.

他所聽到的聲音,就是這個黃金巨人在打呼嚕.

一團團金色氣流,隨著巨人的呼嚕聲,從他口鼻內冒逸出來,竟蘊含著風暴般的洶湧能量.

這個黃金巨人.比那些被他藏在落日群島深海內的神屍,明顯要高出一大截.

巨人如黃金澆築而成,渾身金光閃閃,皮層上還有著神秘的天然紋路.彷彿有著特殊的作用.

一根近百米長的金色巨棍.被他隨手仍在腳邊,從中釋放出令人心悸的血腥味.

秦烈仔細去看.發現金色巨棍上,沾滿了乾涸的血跡,有的血跡竟然是綠色和銀色,分明來自於某些稀罕的生靈種族.

離這個黃金巨人.還有數千米的時候,他便覺得胸口發悶,有些喘不過氣來.

那是被黃金巨人身上自然而然釋放出來的恐怖氣息給壓抑的.

巨人族,還是黃金巨人……這究竟是什麼鬼地方.

秦烈滿臉苦澀,下意識地一步步後退,盡量在不驚醒這個黃金巨人的前提下,趕緊從這兒離開.

他很清楚.巨人族也是太古強者之一,在當年神族沒有降臨靈域之前,巨人族乃是靈域一方霸主.

事實上,現今人族的各方勢力的劃分.便是從巨人族的力量等階衍生而來.

青石級,黑鐵級,赤銅級,白銀級,和黃金級,這是人族五種勢力的劃分方式.

巨人族也是如此,分為石巨人,鐵巨人,銅巨人,銀巨人,和金巨人.

巨人族的幼童,生下來就是石巨人,有著相當於人族煉體境和開元境武者的實力.

稍稍長大一點,等變成少年,石巨人就自然而然成為鐵巨人,這時候的巨人族少年,已經擁有萬象境和通幽境武者的實力.

真正成年以後,鐵巨人變成銅巨人,實力相當於人族的如意境和破碎境武者.

繼續長大,淬鍊身體,蛻變到銀巨人以後,戰力就等同於人族的涅槃境和不滅境武者.

一直修鍊,有一天從銀變成金,成為金巨人以後,他們的戰鬥力,便相當於人族虛空境和域始境的絕世強者.

也就是說,這個沉睡中不斷打呼嚕的黃金巨人,最弱……也是一名虛空境的強者!

而整個暴亂之地,如今也沒有一個人,能突破到虛空境.

眼中滿是的苦澀的秦烈,一步步後退,一直離那黃金巨人有數萬米遠,然後才長長呼出一口氣.

然後他意識到,前些日子所見的那隻朱雀,應該也非同小可.

朱雀,生下來就是七階,從那隻朱雀的模樣和氣息來看,應該也是九階左右.

九階的古獸族,也是虛空境級別的強者,也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招惹的存在!

要命啊……

他苦笑著搖頭,突然覺得這個世界,每一步都忽然變得兇險萬分,一個不慎,便可能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唯一讓他慶幸的是,不論是古獸族的朱雀,還是巨人族的黃金巨人,都不是擅長靈魂探查能力的種族.

不然,只要朱雀和黃金巨人以靈魂掃蕩周邊,他根本無所遁形,直接就會被揪出來.

真要是那些靈魂同樣強大的種族強者,他別說靠近黃金巨人數百米了,可能在千里萬里之外,就會被瞬間鎖定.

之後秦烈變得更加小心謹慎.

當又是一輪月亮高懸天空時,這個世界變得更加陰冷,他所在的區域也彷彿變得兇險重重.

他很快意識到,他傳送之地的位置,恐怕在這個.,!天地最為可怕之處.

他決定要儘快離開.

他確定了一個方向,一個避開朱雀和黃金巨人活動的方向,那個方向,也是有那些懸空巨石上有光熠閃爍之地.

——他覺得那些懸浮陸地上應該有智慧生靈存在.

然後他開始從此地離開.

途中,他還碰到一條近千米長的巨蛇,巨蛇蜿蜒行進間,在大地上犁出長長溝壑,如活著的山脈在遊動.

他知道巨蛇同樣是一個恐怖無比的生靈.

他一直縮在暗處角落,等那條巨蛇過去,許久後,才敢繼續往他制定的方向前進.

漸漸地,他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每當他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