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八百五十八章離開

第八百五十八章離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4-07-22 12:09  字數:3033

深夜。

秦烈忽然醒來,別頭看向旁邊的宋婷玉,眼中閃過一絲不舍的光芒。

這是黑曜石宮殿後面的一棟石樓。

決定要依照他爺爺的安排,暫時離開暴亂之地一段時間後,他這兩天一直和宋婷玉呆在一塊兒。

熟睡中的宋婷玉,嬌艷欲滴的臉蛋上,還有著春潮未褪盡的痕迹。

她窈窕曼妙的**身子,如八爪魚一般,還死死纏繞在秦烈身上。

秦烈生怕驚醒她,輕手輕腳,費了一番功夫,才將她的玉臂和美腿從身上挪開。

藉助窗沿的清冷月光,秦烈靜靜看了她一會兒,嘆了一口氣,悄然出了房間。

夜色下他如一道電光般飛逝到黑曜石宮殿前方。

塔特已在等候。

「明天正午時分,才到三天時間,你還可以多逗留一陣子。」見他走來,塔特嘿嘿笑著,神態悠然道。

「我可不想大家一起來目送我離開。」秦烈搖了搖頭。

「怎麼?捨不得那女人?」塔特調笑。

「我離開後,怎樣才能回來?」他避開了這個話題。

「這一枚印記給你。」塔特遞來一個白骨冥靈壇印記,印記也只有巴掌大小,以一種玉石材質製作,入手微涼,「你達到之處,便是你以後返回之地。等你想要返回時,以這一枚印記,按在你傳送的地方,就會浮現類似於這兒的秘境之門。」

等秦烈接過印記後,塔特又仔細講解了一番使用方法,然後繼續說:「這裡的虛空之蟲,在此次開闢秘境之門,將你跨界傳送離開以後,至少一年時間不能開啟。」

「這一年,虛空之蟲需要通過不斷吸食魔神一股的精血能量,才能慢慢恢復過來。」

「另一邊。應該也是類似的情況,那兒的虛空之蟲,同樣需要至少一年時間的恢復期。」

「也就是說,你這次離開後。至少一年時間內,你不能回暴亂之地。」

「我爺爺讓我待多久?」秦烈問道。

塔特搖頭,「尊者沒有說具體時間,說一切由你自己做主。」

沉吟了一下,塔特又說道:「據我估計,暴亂之地至少要動亂五年,五年後,此地才能慢慢平穩下來。」

「我大概有數了。」秦烈點頭。

兩人講話的時候,李牧,還有段千劫。幽靈一般冒了出來。

「跨界的空間傳送,我也沒有見過幾回,利用虛空之蟲的傳送,更是一次沒見。」李牧笑著行來,興緻勃勃看向那一扇秘境之門。「我特意來見識一下。」

「也不知道會通往何處。」秦烈苦澀一笑。

「浩瀚星空,我們靈域乃是最為獨特的一片天地,被眾多異族和生靈稱呼為天界、靈界、神界等等。靈域的環境能適合幾乎所有種族生存,這裡有充沛的天地靈氣,有各種各樣的靈材,還有能連通各界的秘境之口,可以說是天地中心。」李牧一笑。悠然道:「不過,無窮無盡的天地,許許多多環境惡劣的輔世界和秘境,也別有風景。」

「能見識不一樣的風景,在不同的天地征戰磨礪,對武者來說可是彌足珍貴的經歷。」

「至少。我們暴亂之地的任何勢力,都無法向門人和親傳弟子提供這種武道的磨礪。」

「就連我們自己,想要跨越域界空間,去其它天地走動都幾乎不太可能。」

李牧誠懇道:「秦烈,也只有你爺爺這樣手段通天的人物。才能為你安排這樣特別的修鍊機會。」

「看來我還真要好好珍惜了。」秦烈摸了摸鼻子。

「嗯,等你回來後,我也要好好問問,看看你去的地方有何神奇之處。」李牧笑道。

「等我突破到虛空境,你我兩人,也能跨界翱翔天地。」段千劫冷聲道。

李牧燦然一笑,「我之所以忍受你的臭脾氣,願意和你走到一塊兒,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哈哈!」

段千劫哼了一聲,眼中也逸出一絲笑意,似乎想起了和李牧之間從仇敵變摯友的有趣經歷。

「秦烈,尊者吩咐過,等你踏過這扇秘境之門,你最好也不要告訴別人你的真名和真姓。」塔特繼續囑託。

「哦。」秦烈目光閃爍了一下。

塔特想了想,又叮囑了一番事情,然後吸了一口氣,指向秘境之門,說道:「去吧。」

「在我走後,兩位前輩如果方便的話,還請幫我照看照看炎日島。」秦烈最後說道。

李牧笑著點頭。

段千劫想了一下,冷著臉,也微微頷首。

秦烈徹底放下心來。

「多謝!」

丟下這麼一句話,然後在塔特、李牧和段千劫的注視下,他一頭鑽入那一扇秘境之門。

許許多多扭曲蠕動的虛空之蟲,在那白骨冥靈壇形狀的秘境之門上,迅速瘦弱起來。

一個個拇指粗細的蟲子,瞬間被抽離了絕大多數能量一般,蟲體變得乾癟下來。

一圈圈弧光,從秘境之門上蕩漾開來,形成許多圓環。

圓環中心,一股洶湧的空間吸力傳來,扯著秦烈的身影,一閃而逝。

秦烈化為米粒一點,徹底消失後,那些爬到秘境之門上的虛空之蟲,才艱難地蠕動著身子,慢慢走開。

黑曜石牆壁也隨即恢復原樣。

「呼!」

一道妖嬈身影,在秘境之門消失後,突地急匆匆趕來。

「他……走了?」宋婷玉落定後,臉色黯然,幽幽問道。

「嗯,他應該是不想你目送他離開。」李牧收斂笑容,淡然說道:「也就三五年時間,他自然還是會重返暴亂之地,那時,希望炎日島在你的手中,已蛻變成白銀級勢力。」

「我會竭盡所能!」宋婷玉聲音很輕,語氣卻極為堅定。

李牧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沒多久,在炎日島,李牧,還有墟地邪嬰童子,暝風老祖等人的授意下,秦烈離開暴亂之地的消息,迅速被散播出去。

邪嬰童子和拉普等人,甚至邀請那些墟地的邪魔和異族,去招魂島仔細查探。

邪嬰島,七目島,還有暝風島,也被那些邪魔和異族光顧了一番。

結果,他們發現整個墟地秦烈能去的地方,果真沒有任何他存在的痕迹。

炎日島那邊,宋婷玉散播出消息後,也有人明裡暗裡在島上查探。

也是沒有發現秦烈的動向。

在有心人的推動下,秦烈遠離暴亂之地,不知所蹤的消息,被所有暴亂之地的勢力知曉。

那些敵視秦烈,自發糾集起來,要誅殺神族餘孽的各方勢力,發現失去目標以後,慢慢潰散。

沒多久,三棱大陸的天鬼族族人,得到寂滅宗的傳話,在布托恢復後,突地轉移目標。

天鬼族的族人,沒有向寂滅宗的方向滲透,而是轉過頭來,往天戮大陸黑巫教的方向攻擊。

臨近的天滅大陸,繼續被地鬼族瘋狂襲殺,幻魔宗那邊,也被青鬼族殺的節節敗退。

各大白銀級勢力,和三大鬼族的戰鬥,又一次掀開。

血腥的種族大戰開啟不久後,許多不死心,一直在明麗暗裡找尋秦烈蹤影,試圖將秦烈揪出來的勢力,久久沒有發現後,也逐漸放棄。

秦烈身懷神族之血一事,在暴亂之地沸沸揚揚鬧了一陣子,隨著三大鬼族的強勢殺戮,也漸漸平息下來。

所有的注意力,都從秦烈一事轉移,投入到了三大鬼族身上。

一些宵小之輩,本欲趁機對炎日島動手,等發現「炎魔」唐北斗竟在灰島坐鎮,被連續殺了幾批人後,很快就老實下來。

被三大鬼族弄的焦頭爛額的勢力,意識到烈焰玄雷的重要性,又紛紛放低姿態,重新求到炎日島。

炎日島在動蕩不寧的時期,迅速積累著財富和力量,提升著煉器方面的造詣,穩步發展。

……